奇言又鬼混了。现在在他面前的这个女孩子不过二十岁左右,很迷人。眼睛虽然不大但却闪烁着另人迷醉的光。

  两个人穿好衣服,还恋恋不舍的拥吻着。

  “留个纪念吧!咱俩合个影”奇言拿出拍照手机,搂着那女孩,举到两个人对面,按下了拍照键。

  奇言的手机里储存有很多类似这样的照片。每次和陌生女孩子上床后,他都会留下照片。这是他的习惯,也是在朋友面前炫耀的资本。

  这次奇言遇到的女孩叫楚佳。

  其实,对方叫什么名字甚至名字的真假对奇言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种新奇的刺激和那种征服欲被满足后的胜利感。

  但这个女孩奇言觉得她和别的女孩子不一样,和她在一起有种很特别的感觉。但具体什么地方不一样奇言却说不清楚。

  楚佳走了,走之前还给奇言留下一个地址,说如果想她了随时可以去这个地方找她。

  都快一星期了,奇言的脑海里还停留着和楚佳在一起时的画面。

  他拿出手机,在照片储存夹里找到了和楚佳的那张合影。

  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奇言惊呆了。照片里,紧紧依偎在他身边那个女孩子的脸竟然干瘪了。就象一只布满了褶皱的被扎破的气球。

  奇言揉了揉眼睛,还是一样。那张干瘪的脸还是在手机里清晰的微笑着。

  看着照片,奇言突然感到一阵难以克制的恶心……

  奇言决定去找这个叫楚佳的女孩看个究竟,他按照她留下的地址来到了一处棚户区。

  顺着一条幽深的小巷,奇言走到最里面的一处院门前。门上贴着两副门神象,因为风雨的侵蚀,那画早已经班驳不堪了,这又让奇言想到了那张干瘪的脸,那一瞬间,他觉得在扇这门里面好象有双苍老的眼睛正在死死的注视着他……

  犹豫了一下,奇言还是抬起手敲响了门。

  过了好一会儿,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个老妇人。她真的很老了,老的连腰都直不起来了。奇言看到,自己面前这个老人那张苍老的脸……竟然和手机中那张照片上的脸一模一样。

  “你找谁?”老妇人冷冷地问,她在仔细端详着面前这个目瞪口呆的男人。

  “我……我找楚佳。这是她家吗?”

  “你是谁?你找她有事吗?”她的口气还是那么冰冷。

  “没什么事。我是她一个朋友,来看看她。您是……?”

  “朋友?你不知道吗?”老妇人用怀疑的眼光盯着奇言,这眼神让他很不自然。

  “知道……知道什么?”奇言回避开了老人的目光,看着她身后的那间小屋子,很黑,看不清楚里面的陈设。

  “楚佳是我的女儿,已经死了”老人的目光里流露出一丝的忧伤。

  “什么?死了?什么……什么时候?”奇言觉得面前这个老人的脸变得是如此的诡异。

  “半个月前”老人似乎一个字也不愿多说了。

  “什么?半个月前?可一星期前我们还……”奇言的大脑一片空白,他已经说不出来话了。

  奇言是怎么回到家的连他自己都记不得了。当他开门时,突然想到一件事。

  自己和楚佳在一起的那天,也就是一星期前。应该是10月17日,那天也正是自己死去的妻子一周年祭日……

  想到这儿,奇言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这时,他看到了更加恐怖的一幕。在客厅墙上的那副大照片是奇言和妻子的结婚照,照片里的妻子微笑着,看着站在屋子里的奇言。

  而照片里妻子身旁的奇言那张年轻的脸,竟然变得干瘪了,就象一只布满了褶皱的被扎破的气球……

-234 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