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的日子,总是很快就过去,痛苦,却迟迟徘徊不走。不过,好在虽然心理上觉得难熬,时间,毕竟还是一分一秒的走着。
   说快不快,但毕竟新学期又开学了。
   新学期的开学大会没赶上,当女教师白芳赶到教研室时,发现同事们都以怪怪的眼光看着她。白芳不以为意,她知道,自己的沉默寡言,在教研室里本来就鲜少知音。坐下来翻开备课本,然后去科长的桌上找今年的教学任务分配表,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接到新的授课任务。这是怎么回事?又回到办公桌前,坐在对面的王霞忍不住了,说:“小白,今年,学校把你安排到南校区了。”
   南校区?小白的心里一沉。眼前不由得又浮现出张校长那样长着老鼠须、老鼠眼的脸来。那双眼睛,总是从眼镜的边上看人,看得人心里直发慌,不由得要生出厌恶来。早知道,不应该这么顶撞张某人了,现在竟然以安排自己到南校区上班作为报复。不过,心里虽然不好受,表面上却也不能露什么痕迹。回答说,“哦,我知道了。什么时候过去呢?”王霞说,“这个,具体的安排,你可以跟南校区的钱科长联系。”
   心里尽管很不高兴,也只能服从安排。谁让自己在这座关系网层层密结的公司里没有任何依傍,并且上学期末又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嫁给张校长姐姐做媒的那个黑胖子呢?再说,在来学校的这么短时间里,凭着自己的实力,也着实为自己挣到了不少机会,很多人已经快把眼睛盯出血来了。收拾东西回宿舍,路上遇到不少校领导,心里恨恨的也不想说话,不想,好端端的平地,走着竟然摔了一个大跟头,脚腕给扭了过来,疼得不能再沾地。去食堂草草解决了午饭,发现脚腕开始肿胀。赶紧打电话叫朱小霞陪自己上医院。小朱是她在这学校里唯一的好友了,一个开朗,大方,活泼漂亮的女孩,不以心计对人,不戴了世俗的眼镜看世界的女孩。
   去医院检查,拍片,结果是并没有骨折,但是必须卧床休息一周。一瘸一拐的到了办公室写下假条,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想着这半年来发生的事,不由得心如死灰。迷糊间,听得敲门的声音,原来,是王霞,还有科长,以及其它的几个女同事来看望。心里暖了起来,原来,这世间,还是有情义在的。
   看望的人都走了,继续又昏睡过去。突然耳朵边传来一声飘飘忽忽的尖叫,阴恻恻的,然后传来更阴森的一句语声“我~来~陪~你~~”冒了一声冷汗睁开眼睛,一看,天色已经黑透了。不禁又害怕起来,南校区,白芳并不是没有去过的。可是,在她的印象中,那里莫名的怪异,偌大的学校,给人的感觉不是朝气蓬勃,而是一种说不出来的颓废,感觉死气沉沉的。在那儿工作的人不少,可是一到下午五点,都争先恐后的挤上那辆校车回到本部。五点一过,校园里就空无一人。白芳平时比较喜欢看一些灵异方面的书籍,本能的觉得,那个校区,肯定是由于一些不能为外人道的原因而荒废的。而这次无缘无故的扭到脚,应该也是一个警兆。只是当时,她并没有注意到,只顾着自己内心深处血淋淋的伤口,对外界,只剩下一种本能的反应。那句阴恻恻的话,她也只当是自己做了个恶梦。没有想到,真正的恶梦,还刚刚才要开始。
  
  
   南校区,是建在一座庙的地基上的。上次去南校区,还看了看现已被围在学校当中的白马庙。因为进去的人多,倒也不觉得什么。只是那庙,掩在一大片高密的树木中,给人以压抑而阴森的感觉。

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
   毕竟也躲不过要去南校区上班的命运。早上的班车,是七点发车,晚了就去不成了。那个地方太偏僻,连公交车都没有。第一天早上,被一阵莫明其妙的心慌所惊醒,睁开眼睛一看,已经6:40了,赶紧涮牙洗脸然后往校门口冲。还好,校车刚刚发动,还没有开走。气喘吁吁的上了车,已经没有座位,冲坐着的人笑了笑以示招呼,却发现车上的人全部表情木然,没有人对她做出回应。也不以为意,毕竟自己是个小人物,不可能要求这些人对她毕恭毕敬的。
   经过半个小时的颠颇,白芳又睡了过去,车停下后才发现,南校区到了。下了车来,又看看周围。还是夏天,南方的夏天应该是水草丰茂的,可是,这个校园里,草坪上的草,竟然全是枯黄色的。远处,有几只瘦羊在吃草,还有一头老乡牵进来的牛,在啃草根。又抬头看了看白马庙,还是那样的掩映在树木当中。朱红色的窗棂,上面的漆已经有些剥落。大门却紧锁着,边上有块石牌,华东野战军指挥所旧址。墙上,有张爱萍的题字,还有一些其它的题刻。可惜白芳对军事不感兴趣,否则,就会知道,这全是当年军中的将领,在全国都很负盛名的。
   拎着包随大伙到了办公室,陈旧的桌椅,肮脏的沙发,已经被坐得陷了下去,倒像是破烂公交车上的坐椅了。办公室是没有锁的,办公桌也没有,科长说,你就用这张桌子吧,这是江红以前用过的,现在她走了,你就接着用吧。没来由的又是一阵冷战,已经走了?
   整栋楼给人的感觉就是破败,破败,连墙角的灰,都是分不清颜色的。科长介绍一下,这是小邓,一个戴着黑边眼镜的男教师点点头。这是小顾,胖乎乎的女老师笑笑以示招呼,这是小白。白芳也点点头以示致意。
   上班,下班,比在本部,只是多坐了校车,其它的,也好像并没有什么不同。而且,比起在管理严格的本部,更显得宽松自由了许多。更大的好处,是不必看那张老鼠脸了。
   白芳开始以为,在南校区上班,并没有其它人说的那么可怕。
   转眼两天过去了,星期三,白芳照旧上了班车,科长说,小白,今天你留下值班吧。
   值班?白芳无奈,只好回去坐在办公室里。
   呆在这个地方,吃上哪儿解决?再说,呆在这阴森的校园里,一个人不要吓出病来才怪啊。忐忑的带上自己的钱物,走出校门找小饭店吃饭。
   听说,这个地方,曾经繁荣过一阵子的,可是,随着学校的迁走,只留下一些需要实习,或者毕业班的学生,平时校园里是人迹少见,店铺更是门可罗雀,基本全部停业了。
   白芳留心的观察了一下,发现这儿的街道,呈一个十字型。在十字的交叉处,有一个卖包子的,只有上午营业。还有两个卖熟肉的,下午营业。十字的最西边,有一家饭店,但是因为生意冷清,就剩一个家庭妇女下几碗面卖给需要的人。饭店的边上,有一条南北纵向的大路,倒是修得异常阔气而漂亮。白芳买了三块钱猪头肉,又吃了一碗面条,便又走回办公室。还好有台电脑可以上网,白芳长出了一口气。拨号,登上qq,咦?里面的好友怎么全都不认识了?
   自动弹出一条信息:白芳,我是江红,你现在在南校区是吗?赶紧离开!江红?白芳并不记得自己把她加入过好友,也不记得告诉过江红自己的qq号。赶紧回复,为什么要离开?还有,你是什么时候走的,去哪儿了?半天没有回音,一看时间,却是昨晚12:00发出的。
   天很快就黑了。有着电脑作伴,时间倒也过得快些。不觉,到了九点多了。天气突然冷得异常,白芳裹紧了衣服,想,倒底是乡下啊,气温要比城市里低得多。在本部时,我可从来没有觉得这么冷过。
   外面突然刮起了大风,树枝忽忽直响。白芳又急又怕,赶紧回到宿舍。又路过那个白马庙了。白芳头也不敢抬,直奔向宿舍
   路两旁的树,把唯一一盏还在尽忠职守的灯,吹得摇晃不止。路上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深一脚浅一脚的奔到楼门口,发现楼道里也是黑的。赶紧进屋,总算摸到了灯绳,一拉,却发现一阵轰鸣,把白芳吓得一哆嗦。宿舍,是白芳跟一个姓曹的工作人员合住的,不过小曹身怀有孕,最近已经不住宿了。把灯绳一扔,白芳全身发麻,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外面是漆黑的夜,屋里也是漆黑。终于,一咬牙,白芳冲进自己的房间。还好,这里的灯,是好的。
   也不敢有什么动作,和衣钻进被窝,也不敢合眼,也不敢关灯,甚至连门都不敢关,生怕外面有什么动静自己不能发现。

风越刮越大,在这栋老旧的楼里,又产生了令人难以入眠的回音,呼呼,仿似不是来自人间的声音。白芳拥着被子,控制不住自己的全身发抖。窗户,白芳向外看去,窗户竟然没有关严。想伸手去关,又缩回手来。谁知道伸出手去会不会碰到什么东西?
   这间宿舍,是白日里刚给安排下的,里面有许多老旧的家具。总务科的老许帮忙抬了一张床上来,再向招待所借了一床被褥,扫了扫灰尘就走了。这时看着这许多老旧的家具,竟不知道如何是好。
   风又呼的一下,把门给关上了。天知道在楼道里,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风呢。怕到极处,白芳反倒静下心来了。
   白芳自生下来,就有些与众不同之处。但因为生在平原,又在那么一个年代,别说高人,连寺庙也未曾见过一个。再加上自小沉默的性格,纵然发现自身有些特殊的能力,也没有试过跟谁提起。
   刚出生,白芳就看见窗前的树了。看见窗前的树,就看见树上停着许多小小的鸟。在叽叫喳喳的叫着,那是一个下雨的早晨。后来,大人议论,说这丫头不太寻常,但是没有一个人知道,白芳生下来便记事了,也没有一个人看到过那些小小的鸟儿。倒是长大后游山玩水,到过几处寺庙,倒是经常有人拦着她要给她看相。老人说,白方好福相,生得二龙戏珠的眉,慈眉慈目就像是戏里的菩萨。可惜的是,下巴上添了一道疤。不到一岁的样子,站在立桶里的白芳,突然伸着手使劲往前扑,掉到了地上,下巴磕了很大的一个伤口,血流不止。吓坏了的曾祖父赶紧抱起白芳要给她止血。却发现白芳小手往下巴一抹,血竟然停了,而且,很快就愈合,只留下了那个疤。在那个年代,这样的话,曾祖父也只敢埋在肚子里。 只是,随着年岁渐长,这样异常之处,似乎也看不大出来了。也只有白芳自己知道,她拥有那种心想事成的能力。不过,岁月的灰尘越积越厚,到了工作时,白芳与常人,也没有多大差别了。
   想了大半夜,白芳终于撑不住了。慢慢入睡,却感觉到眉间的痣跳个不停,快得像是心脏的搏动。迷糊间,她似乎又听到了那声惨呼,和那阴恻恻的声音。还听见了一些其它的杂音,可是分辨不清。那声音远远的围绕着,并不近前来。
   再恍然醒觉,已经可以看到日头了。屋里又变得燥热难当。白芳掀开裹在身上的被子,有些疑惑昨夜的事是幻是真。
   到水房接水涮牙洗脸,却发现水龙头已经锈住,只有一滴一滴像眼泪一样流下。水槽里,有一只桶,布满了水锈,倒是已经接了一桶。厕所里也没有水,估计小曹是用桶接水来冲厕所的。
   什么鬼地方!白芳气恨的想,一想到鬼字,猛然又醒觉,不禁摸了摸眉心的痣,阿弥驼佛。
   到办公室上班,小顾,还有小邓,看看她的脸色,惊问,你昨天在这儿值班了?白芳说是。小顾又问,没什么情况吧?白芳以为是在问学校里的治安,说,没什么事。小顾看看白芳,欲言又止。
   白芳想了想,问,昨晚,怎么那么冷?
   什么?小邓跟小顾两个人对视一眼,说,哦,可能吧,这儿是乡下,比城里要冷一点。
   岂止是冷一点,白芳暗想。不过,好歹已经过来了,不提也罢。中午,白芳趁着白天,回宿舍检查了一下其它的东西。
   老桌子的抽屉里有一面镜子,上面已经布满了锈斑,几乎照不清人影了。还有一把雕花的椅子,东倒西歪的站着,勉强能放些东西,想坐是不行了。还有,白芳再看了看被褥,上面印着字,一九八六。白芳惊呼,1986?这么老的,快可以进博物馆了。
   再看看那个灯,原来,是启辉器坏了,拉的时候,光会响,不会亮了。水龙头是坏了,没戏,小曹的房间里有面大镜子,也是蒙满了锈斑,不明白她为什么不扔了。不过,听说别人晚上都不在这儿过夜的,只当作午休时使用的场所。
   时间过得真快,在忙碌中,发现又快到发车时间了。冲下楼去,端端正正的坐在校车上,不禁长舒了一口气。终于可以回本部了,离开这个让人压抑的地方,真是幸福啊。
   车子缓缓开动,白芳惊奇的发现,车上的人,竟然还是全都不说不笑面无表情的。
校车一到本部,白芳就飞奔下车,急忙向图书馆冲去。因为要坐校车,南校区要比本部早40分钟下班,所以,如果抓紧的话,还能够赶在图书馆关门之前借到那本县志。不想,在赶到图书大楼前,白芳看见管理员朱老师下班了。不禁惋惜的叹了口气,然后去教研室给小朱打电话。小朱正好还没下班,白芳说,你今晚有空吗?我想到你那儿去。两人骑了自行车一起回小朱家。
   小朱是参加了学校的集资建房,花四万块钱买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有些小,但是对于单独居住来说,这已经足够宽敞并且奢华了。换了拖鞋,坐在地板上看电视。
   白芳迟疑了一会儿,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件事告诉小朱。可是转念又想,小

下页(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