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时分,它静静地孤立在山头上,阴森地注视着遥远的地平线。当傀儡般的残阳灭亡在那里的时候,它的阴影便穿过坟场,笼罩在下面的村庄上空,笼罩着每一个人的心。于是,一切恐怖即将发生。
                 
  探险队一共有八个人。于2000年1月初抵达了这个小村庄。不久,他们便发现了一个令人费解的奇异现象:每天,只要太阳一下山,无论你在做什么,都必须马上回到家里。家家户户都象在躲避瘟疫似的门窗紧闭,也从没见过他们开灯,就这样,无论春夏秋冬,寒暑变更。
  后来,他们终于忍不住询问了这里的村长,才明白事情的始末。
  这是一个70多岁的老人,黝黑的脸上满是岁月的沟壑。行动起来已经相当不方便了。他听了他们的问题后,忧郁了片刻,然后不知用什么一种语调说了两个字:“凶宅!”
  “凶宅?!”探险队员们重复着。
  “对!”他说着,又伸出了瘦得象竹竿般颤抖的手臂,向一座山头上指了指。他们顺势望过去,见到了所谓的凶宅。
  它孤立在坟场后面的荒山头上,远远看去,破旧得就象一堆烂草垛。看上去并无什么。
  “就是它吗?!”一名探险队员反问到,语调中全是疑惑。
  “年轻人,你可不要小看了它!”说话的是村长的儿子,他今天快四十了,长得彪肥体壮,和他的父亲一点也不象,“这可不是一栋普通的凶宅,据说那里面20年前曾经死过一个女人,是被他情夫杀的。”“那又怎样?”一名叫杰克的年轻队员问到。
  “你现在看它可能并不可怕,可一到夜晚,谁见了都会吓得睡不着觉!我们村子里的不少胆大的小伙子都去过那里探险,结果一个活着回来的都没有!于是谁也不敢再靠近它,据说它已经遭到了恶魔的诅咒!”竟有这种事?小伙子们听得目瞪口呆,一栋破旧的凶宅竟然——那些人究竟是怎么死的?二十年前,那栋凶宅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天,年轻的队员杰克独自出外打猎,直到太阳落山才满载而归。回到村子里,他推开房门,里面静极了,一个人都没有。其他七个人呢?杰克猜想他们可能去村长那里了。
  然而,村长竟告诉他,那七个人去了那栋凶宅!杰克吓了一大跳,天哪,他不禁替那七个人担心起来。
  这一夜,杰克彻夜未眠。
  黎明终于到来了,第一屡阳光射入小屋,杰克打了个哈欠,看了看表,凌晨五点半。那七个人竟然还没有回来!
  杰克再也坐不住了,一大早就来到了村长家。
  “什么?!还没回来?!”村长叹了口气,“我就劝他们不要去!哎——你们这帮年轻人,就是太鲁莽!不让他们去,可他们死活不听!哎——完了!作孽呀——”村长说着披了件衣服走到院子里。
  杰克也跟着走了出来,他似乎意识到自己的七名队友此时生还之可能行的渺小。
  村长向山头望了望,那栋凶宅被晨光渡上了一层金色,但还是毫无生气。
  村长摇了摇头,回到了屋里。剩下年轻的杰克在院子里发呆。
                 
                 
  一天,两天一星期,两星期。
  一个月,两个月。
  那七个队友象是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有了音讯。
  八月盛夏的一个夜晚,杰克独自一人躺在小屋里,皓月当空,星星却少得可怜。
  他从未如此寂寞。
  他想起了从前,他们八个人风雨同舟的日子。作为英国最著名的探险队,他们的壮举已经不能仅仅书写在东非大裂谷的悬崖峭壁上。几年来,他们征服了许多自然界的强者,他们相依为命,彼此忠诚。而杰克,这为最年轻的队员,与其他年长者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哥哥般的感情。可如今——想着想着,象是某种声音的召唤,杰克走出了房子,在夜色中敲想了村长家的门。
  “我要去那栋凶宅!”杰克平静的对眼前的村长说。英俊的脸上,一双闪着寒光的大眼睛在月色下雪亮。
  “你疯了?!”村长全家不约而同地惊叫到。
  “不行——我不准你去!”村长的声音庄严得不容违背。
  杰克闭上眼,闭了好久,让人担心的持久。
  然后,一声号啕大哭骤然想起。
  “你们让我去!我要为哥哥们报仇——不就他妈的一栋凶宅吗!!有什么可怕的!我再也受不了了!!!!——”杰克一边哭,一边跪在地上,撕扯着金黄的头发,用额头猛敲地面。
  村长的女儿连忙跑过去将他扶起。好生劝说,杰克的感情才平静了下来。
  村长点燃了一根烟,吸了一口,然后吐出来,问到“你真的要去?”杰克用力点了点头。
  “你不怕死?”村长又问。
  “不怕!我受不了了!如果不去,我也不会活下去!”
  “那——你等等!”村长向家人使了个眼色,大家心领神会。
  不一会,院子里摆好了东西,一个祭台,上面放了一大盆鸡血。
  杰克明白了,这是一个简单的驱邪仪式。
  杰克默默接受着,他的身上被涂满了鸡血,腰上还别了一把匕首。
  仪式完毕。
  杰克没有和村长全家再说一句话,踏上月色出发了。
  杰克在坟场里穿梭,不停地被石块拌倒,山路难行极了。而凶宅遥遥在望。
  猫头鹰和乌鸦不住地在杰克头上盘旋,偶尔发出几声凄厉的尖叫,划破宁静的夜空。
  越是接近凶宅,路越是难走,各种灌木纵横交错,杰克的衣服已经被撕烂了。
  他从腰间拔出了匕首,一边开道,一边躲避脸旁的树枝。汗水浸透了他的全身。他回过头,离坟场已经很远了。
  又走了大约半个钟头,一片黑影遮住了他的视野,抬起头,杰克看到了。
  他终于来到了凶宅前。
  杰克倒吸了一口冷气,眼前的凶宅是如此破旧与阴森,窗户里,不断向外迸射着橘红色的火光,杰克擦了一把汗,冷笑了一声,点燃蜡烛,踹开腐朽发臭的门,走了进去。
  杰克想吐。
  屋子里的气味足以让人呕吐,尸体腐烂,蝙蝠粪便,还有木头的溃化,一切味道交织在一起,屋子里阴暗极了。
  杰克不住地左顾右看,既怕脚下成堆的白骨拌倒自己,又怕蝙蝠不停的袭击啄伤了眼睛。
  看着这些尸骨,杰克不明白他们究竟死于何故。
  然而,蜡烛的火光被一阵阴风熄灭,一声凄厉的冷笑在他的背后响起。
  杰克感觉自己的每一根头发都竖了起来。
  这是女人的声音“你——来——了——”
  “谁?!”杰克猛地转过身,身后洒满了月光,其余什么也没有。
  “呵呵呵呵——你——来——了。”凄厉的笑声又响了起来,这次声音是从另一个方向响起。
  杰克视死如归,他再度转过身。
  “有勇气的话,请打开你左侧的第二道门。”杰克猛的转过身,看着对面墙上的门。
  一道,两道。
  他看到了。
  那扇紧闭的木门。二十年的腐朽与溃烂,让它千疮百孔,面目全非。
  杰克的脑子一片空白。他静静地走了过去,象一只幽灵般。
  门就在面前,杰克闻到了门上散发出来的更加恶劣的霉臭味,他看了看门边,没有上锁。
  轻轻的,他伸出了手。那只手在黑暗中划着优美的弧线,然后落在门把手上。
  杰克轻轻地吸了一口气,连同他的汗水一起吸进了鼻孔,心脏在狂跳,毁灭般的狂跳。
  然后,他拉开了。
  呼——黑暗中,一股阴冷的风迎面吹来——然后——天悬地暗。
  杰克感到一切都在飞快的旋转,就象自己陷如了一个没有底的旋涡,渐渐的,他失去了知觉。
  黑暗——无边的黑暗——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或者说时间根本就不副存在,杰克开始有了意识,他努力的想睁开眼,而好久都没有成功。
  渐渐的,四肢有了点力量,杰克摸索着爬了起来,再次努力想睁开眼,这一次,他做到了。
  杰克意识到自己的眼睛睁的史无前例的大。因为眼前的景象实在——肮脏的凶宅不复存在,杰克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他站在一个豪华的大厅里,大厅里回响着悠扬的音乐,杰克听出来了,是甲壳虫乐队的歌,二十年前全球最流行的演唱组合。
  大厅的中央,有一张餐桌,铺着华丽的深红锦布,上面摆满了丰盛的晚餐。
  华丽的吊灯,风格各异的壁画,昂贵的地毯……
  杰克突然明白了,自己哪也没去!他仍然站在这栋凶宅里!!
  猛地,他瞥到了墙上的日历:公元1978年1月5日。
  杰克明白了,自己没有猜错,自己站在了20多年前的这栋凶宅里!就是让这栋毫宅从此成为凶宅的那一夜!!!
  在这个大厅的末端,杰克看到了一个女人,坐在那里听电话,杰克慢慢地走了过去。
  女主人似乎根本就没有感到一个陌生男子的走近。
  她美极了,杰克想。是一种神圣,高雅的美。美丽的红发一直垂到腰际,那双眼,让杰克想起了小的时候他常和伙伴们一起去玩耍的就在他家门外不远处的一条河,清澈透底。
  杰克竟然被她的美陶醉了。
  女主人披着华丽的天鹅绒礼服,倚在沙发上讲着电话。
  “你在哪?什么时候来?哦?!真的!不不——我做好了饭菜的!天哪!亲爱的——好好!我等你!”女主人兴奋的撂下电话,走到窗前急切的盼望着情夫的到来。
  杰克知道,他在另一个世界里,自己就如同这空气,任何人都看不见,眼前的一切,是谁故意让他看的?她(他)的目的何在?
  一声尖叫——惊喜的尖叫——女主人跳到门前,猛的拉开门,外面大雨倾盆,雷电交加,一个披着风衣的男人闪身进了门。
  女主人奔过去,然后——拥抱——狂吻。
  杰克心里直痒痒。
  女主人满脸泛着幸福的红晕,她快步走到留声机旁,换了一盘优美的音乐,然后,转过头,美丽的大眼睛有所期盼地看着英俊的情夫。
  于是那男人潇洒的走过来,把手伸向了女主人。
  轻轻的,他们快乐的舞着,似乎忘记了一切,杰克静静地看着,生怕惊动了他们,虽然他明白自己等于这空气。
  一支曲子结束了。女主人关掉了大厅内所有的灯,然后点燃了桌上的蜡烛,一场烛光晚餐开始了。
  一切是如此浪漫,醉人的浪漫。
  他们边谈边吃,谈信仰,谈他们的今后——直到——缓慢的零点钟声回响整个大厅。
  男人站了起来,用餐布擦了擦嘴,对女主人说我要走,以后再来看你,今天我很高兴,因为你。
  女主人也站了起来,她走到他身旁,请请的说——你能留下来吗?
  男人抱住她,很紧,说——不行,以后吧。
  女主人说——那好,我等你。
  这时,杰克突然觉得男主人的眼神有些不大对劲,就象突然看到了他害怕的东西,接着,他开始心神不安,蓦地,象是自言自语的说道——不,我怕我不忍心,我下不了手的!
  女主人猛的太起头问到——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接着,男人抱住头,面部痛苦的扭曲着,他慢慢的蹲了下去,痛不欲声——不!不要!我下不了手!!!!!!上帝!我爱她!!
  女主人吓坏了,她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蹲下身去想要扶起他,然而,谁也没有想到——黑暗里,一道寒光闪射,男人拔出匕首,然后,将它穿透了女主人的胸膛,鲜血四射。
  男人拔出匕首,扔在地上,发疯似的跑了出去,消失在雨夜里。
  一道惊雷响过,女主人吐血身亡。
  杰克的眼球已经无法活动。
  然后——黑暗——天悬地转——没有知觉——无边的黑暗。
  当杰克再次醒来的时候,恶心的味道再一次充斥着他的鼻孔,他回来了。
  “你看到了吗?”女人的声音再次想起。
  杰克豁出去了,他大声问道:“那个女人就是你吗?!”
  “是的”
  “你很美——”杰克不知自己在说什么。
  那声音好久没有再想起。然后她说——谢谢你。
  杰克笑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何笑。
  “现在——你明白了——我要杀死你了”
  杰克问为什么。
  “我恨男人!!!!”那声音在颤抖“我恨这世界上所有的男人!!!!我要报复!!!!!!”并且透出了哭腔。
  杰克点点头,问道:“这么说,其余的人也都——”
  “没错!我曾发誓,凡走进这个屋子里的男人我都会杀死他!其实那不算死,他们只是去了我的世界,做我的奴隶!!”
  杰克冷笑着。
  “所以——你也要加入他们的行列,你不要恨我,去恨那个男人好了!再你临死之前,你有什么话

下页(1/2)
1809 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