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12点的时候,一个男人撕叫划破了这个夜晚的宁静,住在这栋楼里的不少人被这个声音惊醒,本来安静的黑夜像是被鬼爪抓了一道伤痕,空气里夹杂着血腥味,似乎在隐隐作痛。


林欣一直睡不着,她一直不停地叹息着,因为她对很多事情都很失望。对别人,也对自己。而让她最痛的,不是伤口,是看着流血的伤口,什么都做不了。无能为力的时候,只能靠等待,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让时间来愈合伤口。这句话虽然俗,但是却很有道理。


12点的时候,她正拿着一罐冰冻的咖啡,趴在窗台上喝着。那个撕叫的男人从顶楼跳了下来,从她的面前擦过,速度很快,但是她却还是看到了他的脸,还有他的眼睛,狰狞的,恐怖的。看着楼下血肉模糊的尸体,她有点吓傻了,她似乎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就连她唇齿间残留的咖啡里也参杂着作呕的血腥味。她拿咖啡的左手不停地颤抖着,她有一种感觉,她永远都忘记不了那个男人的脸。


两个星期过去了。林欣晚上的时候从公司回到家,她站在门外,手里拿着钥匙,呆呆的站了半个多小时也没有把门打开。自从那个男人死了以后,她就开始害怕回家。


但是她又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她硬着头皮将门打开,在第一时间里将家里所有的灯都打开。家里一切都正常,没有声音,也没有奇怪的味道。她坐在沙发上,让心情慢慢平静下来。那个男人死后,家里就开始一直不停地有怪事发生,让她原本低落的心情又增添了一些恐惧。最近她也真是够倒霉的,她叹了一口气,和衣蜷缩在沙发上,她睁着眼睛将周围来来回回扫了好几遍,才慢慢将眼睛闭起来。眼睛一阵酸痛,她太久没有好好休息了,再这样睡眠不足的话,她觉得她会死掉。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越来越冷,她好象觉得自己躺在冰库里。她睁开了眼睛,房子里黑漆漆一片,她心里一阵害怕,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在黑暗中,她看见一个黑暗的身影正坐在她的脚边。她吓的叫了一声,那个身影低着头,背对着她。她看清楚了,那是一个女人的身影,背影看上去很年轻,像是大学生的样子。


她想起小时候,老人对她说过,碰到鬼的话,千万不要害怕,你越害怕,他们的力量就越大。她拼命让自己镇定下来,但是她的左手还是不停地颤抖,她闻到了奇怪的味道,不是血腥味,却也令人作呕。


她什么也不敢说,大气都不敢出,她盯着这个女人的身影,生怕她会动一下。这个女人身上充满着伤心,她低着头开始抽泣,消瘦的双肩不住地颤抖着,湿湿的长发胡乱地披着,散发着一种怪味。


看着她这样,林欣心里的恐惧减少了很多,她想这个女鬼应该不想伤害她。这个女人越哭越厉害,并且开始呕吐,从她嘴里吐出来的东西都像是馊水一样,恶臭无比。她一边吐着,身体一边慢慢转过来,一只手摸向林欣的脚。


林欣吓的闭上了眼睛不停地尖叫。她一下子惊醒,她瞪大着眼睛,喘着粗气。房子里的灯都亮着,什么人影都没有。她从沙发上坐了起来,发了一会儿呆,突然抱着双腿痛哭起来。她不知道是因为太害怕还是因为内心已经承受不了,她只想哭出来。
有人轻轻地敲门。她不再哭,转头看着门,仔细地听是否真的有人在敲门。“咚咚咚”,这次的敲门声非常清楚。她看了看挂在墙上的钟,正好12点。


“咚咚咚”,敲门的声音开始急促起来。


她的眼睛还盯着墙上的钟,钟的时针和分针一直卡在12点,动不了。


门外的人似乎已经没有耐心,用力地不耐烦地用拳头砸着门。


“谁啊”,她虽然害怕,但还是问了出来。


没有人回答她,门被不停地敲着,越来越用力。


沙发旁边的窗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窗帘被外面的风不停地吹动,像是在向她招手。有那么两秒钟的时间,她有一种强烈的冲动,想要从窗口上跳下去。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有一双冰冷潮湿的手放在她的双肩,像是在拉着她。


就这样一直纠缠到早晨,天开始亮的时候,一切又恢复到了正常。早上的时候,她睁着疲劳的双眼,像个快死的病人一样走出了家。她坐电梯往下的时候,电梯里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她。她从电梯里走了出来后,里面坐着按电梯的妇女伸头看了一眼她的背影。林欣走路的时候有点不稳,一不小心撞到了一个老太太。老人最怕别人撞,虽然撞的很轻,但还是忍不住说了林欣几句。林欣好象根本没听到,头也没回的走了。


老太太只好气呼呼地进了电梯,因为气还没消,就跟按电梯的妇女抱怨道:“一大早就被撞到了,现在年纪轻的人真是一点素质都没有,撞到别人还跟什么事都没有一样,真是不的了。”


妇女看着老太太意味深长地说:“你别看她年纪轻,胆子倒不小。你知道她住在几号吗?”


“几号?”


“704。就是死过人的那一家。她就一个人住在那里。胆子真是不得了。”


晚上的时候,林欣又回到了家里。和昨天一样,她在门外呆呆地站了半个多小时,不敢进去。她其实已经犹豫了一天,好几次她都打算不回这个家,暂时去别的城市散散心,她总觉得她看到的,听到的都不是真的,一定是自己的精神压力太大了,再加上这段时间心情太低落,才会有这些幻觉。


但是最近公司里的事情很多,再加上公司里的竞争力又很大,她之前又搞砸两份很大的定单,如果现在请假的话,可能她的经理就让她永远放假了。没有办法,她只好咬牙硬挺下来。


打开门走了进去,家里还是一切正常。她想洗个脸,没敢进浴室,就直接在厨房里洗了。胡乱地吃了一碗泡面后,她从包里拿出中午买的安眠药,她今天必须要睡着,况且睡着了,她也就不用害怕了。


她拿了一条毯子,打开电视机,播到音乐频道,就这样在沙发上睡下。


迷迷糊糊中她听到电视里正放着一首她很喜欢的歌,曹格的“背叛”。


“我细心灌溉,你说不爱(相关文章:处女座女生的幸福爱情魔法)就不爱……”


“钢琴的黑键之间,永远都夹着空白,缺了一块就不精彩……”


这首歌反反复复地唱着,她心里觉得奇怪,为什么电视里会一直重复着这首歌。她的大脑很沉重,她睁不开眼睛,她也就只好这样听下去。她又开始越睡越冷,她感到她的左手开始颤抖。


一个女人凄凉的声音唱着歌,“我细心灌溉,你说不爱就不爱……”


“钢琴的黑键之间,永远都夹着空白,缺了一块就不精彩……”


这个女人的声音让她的心冷到谷底。她的胸口突然沉闷地透不过气来,她猛的睁开眼睛,用尽所有的力气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房子里的灯亮着,但是所有的家具都变了,她惊讶地坐了起来,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她的家。她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11点58分,这是一个很漂亮的全玻璃钟。


她的双眼死死地盯着那个钟,她看着分针在没有痕迹地移动。当时针和分针都指向12的时候,时间又停了下来,好象跟随着一切都停止了,她已经感觉不到自己在呼吸。


有人开始轻轻地敲门。声音很轻,却很清楚。


她盯着门,不知道该干什么好。敲门的声音越来越响,越来越急促。


她再也承受不了了,她像个疯子一样冲到门前,用脚狠狠地踢了一下门。


“是谁?谁啊?”她叫道。

没有人说话,只是不停地在敲门。


她扯着嗓子,大声地骂着,不停地用脚踢着门,叫外面的人滚。


她不知道叫了多久,她的声音已经叫不出来了,她扶着墙站着。


“请开一下门好吗?”一个男人的声音。


她被这个声音吓了一跳,“你是谁?”


“我是这里的管理员,开一下门好吗?”


她打开了门,门外的管理员看着她说:“刚刚有人抱怨你声音太吵了。现在很晚了,请保持安静好吗?”


她呆滞地看着他,什么也没说。


“你没事吧?”

“前两个星期这里有人跳楼死了,他住在哪里?”她想起了那张脸,和那双眼睛。

“前两个星期?没有啊,没有人跳楼”。


“我亲眼看到的”。


“但是真的没有啊。我半年前来这里的,我倒是听以前的人说过,一年前这里有个男人跳楼自杀了”。


“一年前?”


管理员奇怪的看着她,他发现她的脚正在流血,“你的脚流血了,你没事吧?”


她呆呆的站着,什么也没说,慢慢把门关了起来。她转身向客厅走去,里面都是她不认识的家具。


她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大学生一样女孩子从她身边跑了过去,一下子跳到沙发上,打开电视机,里面放着的正是曹格的“背叛”。


女孩好像很喜欢这首歌,她轻轻地跟着唱着,“我细心灌溉,你说不爱就不爱……”


“钢琴的黑键之间,永远都夹着空白,缺了一块就不精彩……”


一个男人从房间走了出来,坐在她的身边,搂着她亲了一下。


这个男人的脸让林欣倒吸了一口冷气,他就是那个跳楼的男人。


“放心吧,谁都不知道你在这里”他。


“你干吗那么怕别人知道我和你在一起?”她。


“我跟你说过的,我父母特别保守,他们要是看到你,准把你当成我的新娘”他。


女孩的神色黯淡了下去,“当成新娘怎么了?你不说想和我永远在一起的吗?”


“我当然是想和你永远在一起了,只是我们还都年轻,你大学还没毕业呢,你这么早就想结婚吗?”他。


女孩沉默了一会儿,低下了头,轻声地说:“我怀孕了。”


男人吓了一跳,立刻劝她去打掉。


“我不想”她。


“那我们就分手”他冷漠的说。


女孩很诧异,看着她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送你回去吧”男人冷冷地说。


女孩冷笑了一声,“我没有怀孕,我骗你的。”


男人站着看着她,没有说话。


“我只是想试试你而已。果然,现实这张底牌翻过来,只有残酷两个字。”她。


“我是爱你的”他。


她摇了摇头,“你不爱我,你只是喜欢我。从和我在一起的第一天开始,你就没有打算和我永远在一起。”


“我只是不喜欢结婚,你知道的”他生气的说。


“你不是不喜欢结婚,你是不喜欢和我结婚。你跟我在一起,只是怕寂寞。你不过就把我当成你找到合适你女人之前的生活调味品”她。


他冷笑着,“随你怎么说,我看我们不适合在一起。我们分手吧”。


林欣躲在角落里,心如刀割,她的身上也背着相似的故事(相关文章:九个恐怖故事(2))。和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在一起,就像玩着追逐游戏,想停下来,却没有办法,只是让自己筋疲力尽,让自己的精神和肉体都耗死在这个没有终点的长跑里。


女孩突然起身,“好啊,不过分手之前,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是你的女朋友”。


他一把拉住她,“你发什么神经啊,你要去告诉谁?”


“不关你的事”她用力挣脱着他的手。


“你休想走”他。


“你怕了吧,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怕别人知道你有女朋友,你没机会么”她哈哈笑着,“我就是要让别人知道你有女朋友,就是要让你没机会,就是要让别人知道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你别发疯了”他用力将她推到墙上,撞击太大,挂在墙上的玻璃钟晃了两下,掉了下来,正好砸在她的头上,碎玻璃插满了她的脸,鲜血流了出来。这个玻璃钟就像他们的爱情一样,虽然漂亮,却禁不住磕碰。


房子里突然一片黑暗,林欣吓的尖叫了一声,跌倒在地。


黑暗中她听到了脚步声,她感觉女孩好象满脸是血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林欣吓的爬到了厨房里。厨房里水池上的水龙头慢慢被打开,里面有水流了出来,林欣闻到了一股恶臭。

一个披头散发浑身上下湿漉漉的女人向她爬了过来,伴随着她的是另人作呕的臭味。


她开始低声的哭泣。林欣看着她,动也不敢动。


突然门外的敲门声又急促地响了起来。


她居然开口说话了,“他杀了我,将我抛弃在下水管道里,我好冷好冷,你能给我一件衣服吗?”


林欣畏缩着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扔了给她,她颤抖着穿上,她感激不尽,她告诉林欣一年前她附身这个男人,让他从顶楼跳下。这个男人成了鬼以后,整天阴魂不散,想要找到她。


“你快点离开这里吧,你不会放过你的”她。


“我怎么才能走呢?”林欣。


“你把血溅在他的身上,他就会魂飞魄散了

下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