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像花环的花圈
  连类和胡杨认识很久了。
  他是卡车司机,住在邻镇,连类的丈夫活着时,跟他是最好的朋友。
  连类的丈夫死后,胡杨来得少了。但是,只要他开车路过绝伦帝小镇,只要是白天,他都会来看看连类,帮她干一些男人的活。有一次,连类修房子,都是胡杨一个人干的。

  连类一直很感激他。连类很寂寞。
  胡杨是一个很魁梧的男人,他的家不在绝伦帝,他在路上。
  时间长了,就像很多故事那样,她和他的关系发生了转折。不过,连类很收敛,她不让胡杨经常来。她不想弄得满城风雨。
  两个人大约半年有一次交欢。
  绝伦帝小镇的居民很少猜疑,他们对连类的事情一无所知。
  迢迢掉井的那一天,慕容太太来做连衣裙的时候,胡杨正在连类家。
  那是白天,两个人急急匆匆,也没有采取安全措施,冒了一次险。
  过了一些日子,连类有呕吐的感觉,她立即怀疑是怀孕了。她一天一天地数日子,果然,红没有来。
  她跟丈夫睡了整整365天都没有怀上孩子,而胡杨一发即中。她不知所措了。
  她给胡杨打了一个电话,问他怎么办。胡杨说:“打掉呗。”
  连类的心哆嗦了一下。
  平时,谁踩死一只蚂蚁连类都会感到残忍,更别说杀鸡杀鱼了。而现在,却要把一个生命销毁,并且是她亲生的孩子!
  但是,无论怎样,她都没有勇气把这个孩子生下来。尽管她非常希望有个孩子陪伴她,度过这寂寞而漫长的人生。
  两个月后,胡杨开车来了,他悄悄带上连类,去了县城。他们当然不敢在绝伦帝小镇医院堕胎。
  到了县城,他们进了一家挺干净的私人诊所。上手术台的时候,连类的身子不停地抖,她想抓紧胡杨,可是胡杨被隔离了。
  疼。
  冰冷、尖利的铁器。
  温暖、柔弱的生命……
  汗顺着连类的脸颊“哗哗哗”流淌。
  最后,她像做梦一样看见了那个无辜的小生命,他红红的,鲜鲜的,被大夫装进盘子里端走了。
  那是她的孩子。
  他十分信任母亲的子宫,他相信在那里面没有人能够伤害他。
  是啊,如果在子宫里都不安全了,还有安全的地方吗?
  他毫无戒备地在里面安静地睡着……
  他还没有长成人形,他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他能斗过谁呢!
  突然,穿白大褂的刽子手来了,他们轻易就把他弄碎了。连类觉得,自己正是这些刽子手的同谋和帮凶。
  胡杨扶她走出诊所后,她大哭起来。
  胡杨劝她,她什么都听不进去。她的眼前一直晃动着那冷冰冰的盘子,盘子里装着她的孩子,红红的,鲜鲜的……
  连类回家了。
  正像一个作家描写的那样,她觉得路边的杨树上都长满了眼睛。那些眼睛没有成双成对的,它们形态各异,分布凌乱,都木木地盯着她看。
  其实,这次的凶杀事件没有任何人察觉。她平时跟大家接触很少,大家把她都忽略了。
  当天晚夜里,连类到屋外上厕所,看见门口摆着一个纸物,在夜风中“哗啦啦”地抖动。她被吓了一跳。
  走上前去,她看清那竟然是一个小小的花圈!
  那花圈没有黑白色,它是用各种彩色的纸扎成的,极其鲜艳,甚至更像一个喜庆的花环。可它确实是一个花圈。
  她的心猛跳起来,悄悄把那古怪的花圈提进房子里,烧了。
  躺在床上,连类越想越害怕。送花圈的人到底是谁呢?难道他一直在身后跟踪自己?难道他一直在暗处窥视自己?
  她一夜没有睡。
  过了好多天,她的恐惧才慢慢消退。
  她很少出门,她羞愧难当。她知道,在这世界上,至少有一个人是知道自己的秘密的,尽管她不知道他是谁。一个人知道就等于所有的人都知道了……
  她的神志渐渐恍惚起来。每当天一黑下来,她就看见那个孩子在她眼前飘过来飘过去,红红的,鲜鲜的……
  这天夜里,她做了一个梦,梦见了那个孩子。他没有身体,只有一双嫩嫩的眼睛,那双眼睛茫然无助地看着她:妈妈呀,你救我,救我……
  连类救不了他。那双眼睛越来越远了,向一片无底的黑暗沉没下去,它直直地看着她,有怨恨,有委屈,有恐惧……
  连类一下就醒了。
  四周漆黑。她感到很多灵魂在窗外游荡。
  她很想给胡杨打个电话,可是终于制止了自己。他是有妻室的人……
  白色的电话突然响了,那声音在死寂的子夜里十分刺耳。
  她伸了几次手,都不敢接。是谁呢?平时,没有任何人在这个时间给她打电话,包括胡杨。是胡杨吗?
  白色的电话一直响。最后,连类终于把它拿起来:“喂……”
  里面竟然传来一个婴孩的声音!他哭诉着:“妈妈……你别丢下我……你别丢下我呀!……”
  连类一下就扔了电话,全身像筛糠一样抖。
  很快,它又响了。她不敢再接,瞪大眼睛死死盯着它。
  它一直在响,很急切,直到窗外的公鸡叫出第一声,它才陡然停止……
  黑夜漫长,白昼短暂。
  太阳很快又要落山了。连类哆哆嗦嗦地给胡杨打了一个电话,她想让胡杨来陪她一夜,她实在挺不住了。
  胡杨竟然不在。他的孩子说他到外县拉货去了,要一周之后才能回来。
  连类没指望了。最后,她只好去找慕容太太,谎说夜里有人打骚扰电话,她很害怕,请慕容太太晚上来跟她做个伴。
  慕容太太爽快地答应了。她还没有完全从痛失爱女的悲郁中解脱出来,老公又远在天边,她晚上正好有个伴说说话。
  慕容太太跟连类睡了三天。三个夜里,那电话都没响一声。第四天,连类不好意思再让慕容太太做伴了。
  又剩下连类一个人了。
  她安慰自己说:也许那天是一个逼真的梦,是自己把阴阳给混淆了……
  在天黑之前,她拔掉了电话线。
  电话没有响,电话当然不可能再响。快半夜的时候,提心吊胆的连类终于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突然,她被什么声音惊醒了。她惊恐地竖起耳朵:那个婴孩的哭诉声又来了!
  她吓得面无人色:电话线不是拔掉了吗?
  那声音飘荡在漆黑的窗外,紧紧贴着窗户:妈妈……你别丢下我……你别丢下我呀!……我好冷啊……我好冷啊!……
  连类本能地抓起电话要报警,忽然想起电话线被她拔掉了。她大喊起来:“有鬼呀!有鬼呀!”
  邻居都被连类叫醒了,纷纷跑来。
  他们看见连类只穿着内衣,站在窗前,挥舞一条长裤,往窗外驱赶着什么。窗外漆黑。她的动作让人感到很恐怖
  慕容太太大声问:“连类,你在干什么!”
  连类惊恐地说:“我的孩子!我的孩子!”
  大家都意识到连类可能是疯了。
  慕容太太又问:“你哪有孩子?”
  连类很生气地瞪了慕容太太一眼:“我有没有孩子你管得着吗!”
  李太太强制地把她手中的长裤夺下来,抱着她坐在床上。她像小猫一样缩在李太太的怀里,不停地颤抖。慕容太太打开冰箱给她倒了一杯梨汁。卞太太站在她的面前,柔和地说:“连类,你冷静点,大家不是都在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说出来,心里也痛快一些。”
  连类突然大哭:“我的孩子回来了,他不想走啊,我作孽啊!”
  卞太太:“你的孩子在哪儿呀?”
  连类惊恐地指着窗户:“他就贴在窗户上,你们快点赶他走!”
  这时候,张古来了。
  张古,可爱的张古,他是惟一明察秋毫的人,惟一懂得一切真理从怀疑开始的人,爱思考的人,锲而不舍要查清事实真相,坚决和邪恶斗争到底的人,不惧危险的人,甚至被人误解为精神病的人……他出场了!
  当然,他的装束确实有点滑稽——还是鸭舌帽,大墨镜,叼着烟斗,拄着文明棍。他之所以来晚了,可能就是因为他出场之前要打扮一番。
  他站在连类面前,问了一些问题,还做了笔录。这些问题,在别人看来可能毫无用处,甚至有点古怪,张古却相信他是在抄近路逼近谜底……
  连类折腾累了,她在李太太的怀里沉沉地睡去。
  张古小声问大家:“连类清醒的时候,最后谁跟她接触过?”
  慕容太太说:“我。她说有人打骚扰电话,让我做伴。”
  张古若有所思,把这一条记上,还画了重点号。然后,他开始检查电话线,发现电话线被拔掉了。
  ……这一夜,大家都没有离开。
  天亮后,有人给连类的婆家报了信,他们把连类从17排房接走了。
  接着,婆家又给连类的舅舅报了信,他们把连类从绝伦帝小镇接走了。
  17排房有一个房子空了。
  连类的婆婆要把这个房子卖掉,可是买主来看过房子后,说什么都不买了。
  因为,那买主在院子里又看见了一只像花环的花圈。



12、一桩婚姻的终结

  卞家房款失窃,引起铁柱的高度重视。

  案发后,他立即到现场勘察。跟以前所有的案件一样,他没有得到任何线索。

  门窗都锁着,没有被破坏的痕迹。房子里除了卞疆夫妻俩,只有一个还不会说话的蹒跚学步的孩子。


  怎么回事呢?他又想不明白了。

  这天晚上,卞疆对太太说:“明天我就走了。”

  她有点害怕,一下抱紧了老公:“我一个人害怕。”

  卞疆:“我必须得走了,生意已经被耽误了。”

  太太:“我也跟你去。”

  卞疆:“不行,我们几个合伙做生意,都是男人,一起吃,一起住,你去怎么办?而且,人家都没有带家属。再说,我们这种生意不固定,今天跑到这里,明天跑到那里,天天都在车上,很动荡。”

  太太:“那也不能总把我丢在家里啊。”

  卞疆:“我更想你。等我的生意做出一定规模,稳定了,我立即接你走,再也不回来了。”

  太太:“你快点接我啊。我害怕这个地方。”

  卞疆:“我会的。”

  太太:“你别睡,等我睡着了你再睡。”

  卞疆:“好的,我等你,你睡吧。”

  ……半夜时,卞疆被什么声音弄醒了。他睁开眼,听见是身边的太太在说话,她一边哭一边说:“你别走!你别走!”

  四周太黑了,太静了,太太的声音显得很突兀,很恐怖。卞疆使劲推她的肩,好半天她才醒过来。她万分委屈地抱住卞疆,哭得更厉害了。

  卞疆:“你怎么了?”

  问了几遍,她才止住哭,黯淡地说:“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结婚那年遇到的那个算卦的老头?”

  卞疆:“哪个算卦的老头?”

  太太:“我们去城里买电脑,在路边,那个穿呢子大衣的老头。”

  卞疆:“噢,想起来了。”

  太太:“他为我们算卦,说我们的婚姻到不了头……”

  卞疆:“你信那鬼话?我们这么多年不是过来了吗?”

  太太:“刚才,我梦见他来了。他拉着你就走,说我们不应该做夫妻。你也不反抗,就跟他走了。我在后面追,怎么也追不上……”

  卞疆:“别胡思乱想了,睡吧。”

  太太:“我有一种预感,好像要出什么事,我俩好像要到头了……”她一边说一边又低低地啜泣起来。

  卞疆轻轻亲了她一下,说:“我怎么会抛弃你呢?”

  卞太太还在哭,那哭声让卞疆的心情很压抑,她说的话一直在他的耳边回响:好像要到头了……

  第二天早上,卞太太就找到李太太和慕容太太,提出要退出几个人的约定:她不再收养这个男婴了。

  李太太和慕容太太都很诧异。

  李太太心直口快地说:“你这就不对了。当时,咱们几个人都同意轮流收养这个孩子,才把他抱回来。现在,你怎么能说退出就推出呢?”

  卞太太:“我老公今天要走了……”

  李太太:“他走不走和这个孩子有什么关系?”

  卞太太:“你们知道,我家失窃了……”

  李太太:“你总不会以为是叉偷的吧?”

  卞太太:“我没说是他偷的。我是说,现在我家一贫如洗了。卞疆没有固定收入,接下来的生活得靠他一分一分地赚。我实在没有能力再收养一个孩子了。”

  慕容太太叹口气说:“好吧,那就把叉先接到我家吧。”

  卞太太的脸上挂着歉意:“另外,我想说……”

  李太太和慕容太太都看着她。

  卞太太鼓了鼓勇气:“我想说,这个孩子好像有问题。”

  李太太:“什么问题?”

  卞太太压低

下页(1/3)
3123 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