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城东南三十五里处有个杜家庄,村东有一处泉水叫王家泉,因在王家地里故名。此泉是盘龙山西北的惟一泉水,常年不涸。在农田干活的人渴了,便来这里喝水,顺便坐在柳树下歇一会儿。它不知给人们带来多少方便。王小六的地就挨着泉子,每次来这里干活时,总喜欢在泉边吃午饭。因家境贫寒,与兄弟分了家,又没个对象,加上自己不会做饭,经常吃些半生半熟的干粮。日子长了,连自己也觉得好笑。
  一天,王小六在王家泉锄高粱。中午到泉边吃午饭时,看到泉边放着六盘炒菜和一壶香喷喷的酒。他以为别人来这里吃饭,四下望了一下,不见人影,心中好生奇怪。坐在泉边等了很久,仍不见有人前来。这时,只觉肚子咕咕乱叫,于是打开了自已的干粮袋子。这时,突然起了一阵旋风,把那干粮刮跑了。他非常懊恼,心想:今天怎么这样倒楣?看看泉边的酒菜,不禁口里流出涎水,于是自言自语地说:“可能是舍供?不知是谁在求泉水娘娘。不吃白不吃。”伸手拿起酒壶自斟自饮起来。小六自从父母去世后,还是第一次吃这样好的饭食。他坐在泉边苦苦瞑想着,不知不觉酒力上来了。朦胧之中,面前来了一位妇女,对他道:“我是盘龙山女祸,今天特来告诉你一件事,这泉里住着一位叫水碧的姑娘,看上你了,欲同你结为夫妻,你可不要辜负了她的一片芳心!她看你吃饭困难,今天中午给你做了顿美攴。”说完便不见了。小六睁开眼睛,四周空荡荡的,原是一梦。追忆梦中情景,两眼望着泉水想:要是变成现实,该多好啊!他情不自禁地对着泉水大声喊道:“水碧!你在哪里?”忽听背后有人说道:“喊什么呀?不怕有人听到笑话!”小六一转身,面前站着一位美貌少女。只见她身穿浅绿色花衫,头上绾着漆黑发髻,用纸扇遮着嘴,深情地望着他微笑。小六一看,不觉神魂飘荡,那女子温情地说道:“看什么呀?”小六问:“你莫非叫水碧?”女子说:“不是娘娘告诉你了吗?”小六兴高采烈地说:“那,你就是我的妻子了?”水碧羞答答地说:“谁说不是来?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来!跟我家去”遂用手往泉子一指,面前便出现了座油漆大门。水碧拉着小六的手往里就走。
  小六来到里面一看,是一个四合大院,青堂瓦舍,雕梁画栋,十分别致。水碧领他进了堂房说:“从今日起,你就是这里的主人了,往后的生活由我照顾,就不过那个孤苦伶仃的日子了。”小六望着水碧笑了笑。问:“我是个穷人家的孩子,你怎么会看上我?”水碧说:“这得感谢女娲娘娘,五年前父母到盘龙山为你求婚时,娘娘就把我许给你了,看你整天在地里劳动,不怕苦不怕累,傻乎乎的,挺可爱。心中非常高兴。”小六说:“咱那个家就舍了吗?”水碧说:“如果想那个家,我们就回去一趟。”小俩口说说笑笑,十分开心。自此后,两人就在这里过起来了。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有一年,一个外地人打此路过,看出了此事。他走进村子蛊惑群众说:“你们村东那个泉子是个魔泉,里面住着一个女妖,把你村的王小六迷住了。他早早晚晚要吃她的大亏。”有人一听说:“对呀!怪不得王小六整天不在家,有时带个唱戏的回来,原来是这么回事!”又有人问:“有没有办法破解?”那人说:“有!年三十晚上把泉子罩上口铁锅,然后用土埋起耒就行了。”有个爱管闲事的人听了那人的话,到了年三十晚上,约了几个人,带着铁锅,扛着镢铣去了。
  王小六和水碧正包着绞子,忽听大门砰的一声。王小六走到门口,怎么也开不开门了。回来对水碧说了说,她有些不相信。出去看了看,傻了眼。不由叹息地说:“一定有人眼热我们的生活,这一来可杷我们害苦了。”小六问:“还有没有办法出去?”水碧说:“谁也救不了我们了,除非好心人到下一年三十把铁锅砸烂,或是铁锅自己烂掉。我们盼着这一天吧!”小六垂下了头,水碧安慰说:“不过,我们能照样生活下去,只是出不去大门罢了。”小六一听,转忧为喜说:“只要我俩能话在一起,出不出大门有什么?”水碧笑着说:“这才是我的好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