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东区的财经楼
  东区的财经楼是80年代初期造的,那时我才二、三岁。但是不知为什么,当我第一次踏进这幢楼的时候,我隐隐约约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究竟什么时候见过这幢楼,我却记不起来,真是好笑。
  一踏进大学,认识了不少人,大都是同宿舍的女生。其中最要好的叫王玉,是个纯情的女孩子。男生中认识的不多,一位瘦瘦长长的,戴着一副眼镜,典型的一个文弱书生。不知怎么我对他也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一开始我以为自己触“电”了,但后来发觉对他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好感。另一位则是一个奇怪的男生,整天一副严峻的脸色,一身黑衣黑裤,一个人冷冷的坐在后面,寡言少语,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
  大学的生活很快就适应了。一切安顿下来之后,闲着没事,我便常去财经楼自习。不过大都是看些杂书,写写日记。偶尔给原来的同学回封信,真正用在学习上的时间到反而很少。只是我比较喜欢财经楼晚上那种幽静的环境:一人占据一张桌子,做些自己喜欢做的事。日子也就在这平平淡淡中滑过了。
  二、财经楼的怪事
  这天,我照常背起包,准备去上自习。同宿舍的王玉却一把把我拉住,大惊小怪地说:“你还敢去上自习啊!”我有些奇怪,问道:“不行吗?”“怎么,你没听到这两天沸沸扬扬的传言吗?”王玉睁大眼睛,吃惊地看着我。我看着她的眼睛,心里在想:她的眼睛真漂亮,单纯而无邪,不知以后要害死多少男生呢!只希望她不要因此而受伤。王玉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心不在焉,继续说道:“你知道吗?听1-314的王敏敏和宋小婷说,她两昨晚半夜看电影回来,又看到了财经楼406室有黄光在闪。”我听了,不由好笑:“这有什么,可能有人点了蜡烛在那自习吧!”王玉急道:“哪儿啊!这又不是第一次了。前几次大楼的管理人员也看到了,上去查看。到门口时还看到黄光在闪,可一打开门,光就没了,里面也没有人。再说了,如果是自习,财院不是有通宵教室么,为什么非要躲在406点了蜡烛看呢?”我一想也对。平常我一般都习惯在406自习,但都在熄灯前回来了。406的一张课桌上用刀刻了一个小小的“ ”,从痕迹看,已经很老了。不知为什么,我一看到那个“ ”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动。我原本以为自己动了凡心,可是我并没有什么喜欢的男孩子,而且对宿舍的几个女孩很快就找到男朋友的行为并没有多少触动。为什么我一看到这个很老的“ ”就会感动呢?也许我太容易伤感了吧。可这不象我的性格呀。也许这个“ ”后面藏了一个很感人的故事吧,鬼知道呢。王玉可不管我在想什么,继续说了下去:“还有啊,你不觉得财经楼的那个老太婆有些奇怪吗?整天阴森森的……”说道这儿,王玉突然停了下来,附过来在我耳边轻轻说道:“有人怀疑她不是人啊!”我不禁笑了,这个女孩子太喜欢幻想了,我可不信什么妖啊鬼的。那个老妇我常常见到。她好象是大楼里的清洁工,每天拿着扫帚、拖把打扫大楼。每次见到我的时候,都咧开干瘪的嘴朝我一笑,模样虽有些恐怖,但我对她有一种莫名的好感。她虽然怪了点,但绝对不会是什么妖啊鬼的。想到这儿,我坦然一笑,说道:“不要瞎说了,我才不信呢!好了,我去自习了。”说着不顾王玉的劝阻,独自一人去自习了。然而这一去,却发生了一件至今让我心悸的事。
  三、我的遭遇
  我照旧走进了406室,坐在那张刻有“ ”的课桌前自习。然而我的心却静不下来。虽然嘴上说不信,但多多少少心里还是有些胆怯。我坐在桌前,呆呆的望着哪个“ ”发愣。忽然我有一种想上厕所的感觉。便站起来,走出教室,向楼道尽头的厕所走去。长长的走道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幽暗而诡秘。不知怎么,我总觉得后面好象有人跟着。我不由害怕起来,忍不住回头一看,却什么也没有。我不由自嘲的笑了笑:都怪那个死丫头,讲些莫名其妙的事!弄得我疑神疑鬼的。想归想,我还是急急的走进厕所,快速的解决完后走了出来。然而,就在我走出门的一刹那,一个黑影在我背后一闪,紧接着一只丑陋而又肥壮的手臂夹住了脖子,一只臭烘烘的手捂住了我的嘴,一个低而沙哑的声音在我耳边威胁道:“不准喊,否则掐死你!”一边说着一边很快的把我重新拉回厕所,用脚把门踹上。我魂飞魄散,拼命地挣扎着,可那手臂是那样的蛮横,如同一只铁箍让我不能动弹。猛的那只手臂将我甩在地上。我终于看清了身后的那个人:四十岁左右的男人,矮壮而又丑陋,一脸的横肉,两只小眼睛发出贪婪的光。他猛的骑在我身上,一手捂住我的嘴,一只手开始撕扯我的衣服。我知道我遇上了色中饿鬼。我努力挣扎着,可是两只手却被他的腿压着,丝毫动弹不得。我欲哭无泪,心中一个声音在狂喊:“老天,怎么会这样子!谁来救救我啊?”
  然后我便看到了那个老妇。她简直便象从地里突然冒出来一样出现在那个男人身后。一下子我的惊喜大过了恐惧,我求助地望着她。那男人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扭头想回过去看。就在这时,老妇的右手一扬,那男人便闷哼一声,从我身上滚落下去,不动弹了。我坐了起来,拉了拉衣服,刚想向那个老妇道谢,忽然瞥见她右手手指上有什么东西滴下来,再一看那男人后脑勺似乎有什么东西涌出来。我一下恐惧到了极点,抬起头向那老妇看去。夜色中她的脸如同一只骷髅!忽然她朝我笑了笑,露出一口阴森的牙齿。我大叫一声,昏了过去。
  四、老妇的故事
  当我醒来的时候,只觉浑身发软,象是经过一场剧烈的运动,眼睛如山一般重的睁不开。我挣扎着动了动,耳边忽然传来王玉等人熟悉的声音:“醒了,醒了。”王玉带着哭腔在叫我:“何小玫,何小玫……”我努力睁着眼睛,眼前模模糊糊现出王玉的一张脸,边上是其他伙伴。我费力地转了转头,才发现自己躺在宿舍的床上。我吃力地问道:“我怎么了?”王玉语无伦次地说道:“你昏倒在门口了,‘砰’的一声,我以为你死了,好吓人……”还是边上的郑华兰冷静,止住了王玉,说道:“今天晚上你很晚还没回来,我们正在议论你到哪儿去了。忽然听到门口‘砰’的一声,我们出去一看,发现你倒在门口,脸色苍白,浑身汗淋淋的,我们把你抬了进来。可是你半天还没醒来,我们急得准备送你去医院了,还好你醒了。刚才王玉还以为你死了,大哭了一场。”我看了看王玉,她的眼角分明还挂着泪珠。唉,这个小丫头!我心里有些感动。“出什么事情了吗?”郑华兰问我。我摇了摇头。的确,我明明是在财经楼厕所晕倒了,怎么又会昏倒在自己宿舍门前呢?难道是那个老妇把我送回来的?一想到那个老妇,我就毛骨悚然。可是我身上的汗又是怎么回事呢?那个坏蛋死了吗?不管怎样,被色狼袭击的事终不是什么好事,还是不要跟她们说的好。于是我便找了个理由,把她们搪塞过去。她们虽然有些疑惑,但知道我不肯说,便纷纷回去睡觉了。王玉也准备走,我叫住了她:“王玉,我有些怕,你能跟我一起睡吗?”王玉答应了,抱了枕头过来和我头并头的挤在一张床上.我小声地问倒:“你能跟我讲讲那个老太婆的故事吗?”
  王玉有些奇怪我为什么会突然间问起那个老妇,是不是日间的话产生了效用。然而她并没有追问。在我耳边轻轻的说起她所知道的关于那个老妇的事:
  “那个老太婆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好象一直在财经楼当清洁工,据说将近十几、二十年了。大楼的管理人员已经换了几批,可她却一直没有换。还有,她好象一直不老。据说十几年前她便是现在这个模样了。这十几年一直未见她老。还有,没有人知道她住哪儿,也从来没有人知道她平时做些什么,没有人见她吃饭,没有人见过她喝水,甚至十几年来她一直穿着她那身蓝布衣服。每天打扫卫生的时候,她便出现在楼道里,打扫完了,便悄悄的消失了。没有人知道她去哪里,由于她太过普通,平时一直未引起别人的注意。直到那一天……”王玉咽了咽口水:“那一天,97货银的何春娇和她男朋友熄灯后躲在406室,准备……”说到这里,王玉忽然停了下来。我正听得起劲,不由催道:“怎么停了?继续说啊……”催了半天,王玉才用细若蚊蝇的声音吞吞吐吐地说:“准备、准备做那不好的事……”我忽然明白了。唉,这丫头也太单纯了点!我笑道:“我知道了,你继续讲吧。”王玉停了停,我想她的脸现在一定很红。过了一会,她接着说道:“他们把教室的门锁上了,还用课桌顶住,以为没人会进来。他们正准备——那个——的时候,忽然觉得好象有人盯着他们看。起身一看,那个老太婆正不声不响站在他们后面,冷冷的看着他们,而教室的门也不知怎么开在那儿。他们两吓得魂飞魄散,一路狂奔逃了出来。何春娇的男朋友还摔断了胳膊,现在还用绷带吊着呢!”说到这儿,王玉停了下来。我想了想,忽然问道:“你怎么知道的呢?”王玉忽然有些窘:“这个——这个……”我明白了:最近有个男孩子追王玉追的很凶,可能是从他那儿传来的。我也不问下去了,跟她取笑了一会,由于很累,便沉沉地睡去了。
  五、遭遇何彬
  早晨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反正上午也没课,我便又在床上懒了一会儿,准备等到时间去吃午饭。王玉早起床了,不知又做什么事去了。这丫头,每天都起这么早!我把头枕在胳膊上,想着昨天的事,却又理不出个头绪来,只觉得头发疼,索性不想了。
  下午是学校公选课,唐宋文学,我们宿舍居然就我一个人选。本来嘛,理科的人学什么文科的东西呢!可是没想到那个叫何彬的文弱书生居然也选了这门课!那家伙居然也姓何!不知为什么,我一看到他,就会联想到那个叫宋强的男生,整天阴沉沉的,让人一想起就浑身发冷。
  六月的天,孩子的脸,说变就变。上课之前还好好的天气下课时便下起了漂渤的大雨。我一时疏忽,没有带伞,正急得在大楼的门厅前团团转的时候,忽然一柄伞“嘭”的一声撑在我头上,一个熟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可以送你一程吗?”我回头一看,果然是他!唉,便宜了他,让他白捡了一次英雄救美的机会。只是不知为什么,我看着他的脸,总觉得他好象不是长的这样子,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总也挥不去。到底我在哪儿见过他呢?
  我们俩撑着一把伞,向宿舍走去,我心里有事,便不想跟他说话。他好象也在想着什么,于是我们俩便一路静默地走着。就在快到我宿舍的时候,何彬忽然说道:“何小玫,我总觉得我们以前在哪儿见过。”我吃了一惊,下意识答道:“也许是前世吧!”话一说出来,连我都吓了一跳,我怎么会冒出这种话来!忽然发现我已到了宿舍楼门口,便连忙说道:“好了,我到了,谢谢你!”便不顾他的反应,一蹿三跳地逃进宿舍楼,剩下他一个人在那发呆。
  六、恶男之死
  回到宿舍,还没想清刚才那句话的含义,便发现宿舍另外七个家伙正头碰着头,在看着一张报纸。从她们严肃的神情看,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
  我挤了过去,说道:“什么事啊,让你们这么紧张?”然后我便看到了那张照片,那张让人看了一眼便永远也忘不掉的照片。那个男人躺在那儿,张大着嘴,眼里充满着绝望、惊慌、恐惧、悲伤、痛苦……正是那个男人,那个袭击我的男人!他死了,死在离学校很远的一个水塘边。据验尸的警官说:他是被吓死的,连胆囊都破了!死前曾狂奔了很长的一段路。那警官说,自他当警察以来,从来没有看到这么恐怖的死法。那个男人死前好象看见了一件极为恐怖的事,他的眼睛睁的如此之大,以至于眼珠都快要掉出眼眶!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那个老妇杀了他么?可是为什么要杀他呢?虽然他袭击了我,但并不至于要杀死他呀!而且,据警官说,他估计是在午夜十二点左右死的。我记得他袭击我时大概在十点左右。在短短的两个小时内,那老妇又是如何将他弄到那么远的水塘边!我不禁疑窦丛生。这一夜,我辗转难眠。眼前不时浮现出那男人的那双绝望的眼睛。他究竟看到了什么?到底是不是那个老妇人杀了他?
  第二天一早,我便来到财经楼,去找那个老妇。只见她慢慢从拐角处转了出来。我看着她怪异的模样,不由仍有些害怕,然而我还是鼓足了勇气走过去。出乎我意料的是,还没等我发问,那老妇看了我一眼,忽然问道:“是不是你把那个男人弄死的?”我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如此沙哑而艰涩。我心中一片茫然,难道不是她杀的那个男人?她怎么会怀疑是我杀了那个男人?我怎么会杀那个男人呢?无论力气还是胆量,我都不可能杀死那个男人!可是那天晚上我到底做了什么呢?为什么浑身会被汗湿透,身体象散了架一样?我心中隐隐约约有一个念头,却又不敢说出来。我拼命否定着,嘴里喊着:“不,不是我……”狂奔着离开了那老妇。
  七、宋强其人
  我失魂落魄地走到教室,忽然看见王玉等几个女生围在一起,正指指

下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