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玉猛的睁开眼睛坐了起来,满身是汗的她推了推仍在身边熟睡的丈夫:“老公老公,几点了。”
  因在熟睡中被推醒,阿强显得有些不高兴:“干什么呀,大半夜的。”
“几点了,快看几点了。”
  听见老婆急促而又紧张的声音,阿强也不免跟着紧张了起来:“怎么了,老婆,做噩梦了吗?”
  可这时候的冯玉却又突然的安静了下来,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阿强,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是不是,午夜12点了。”
  “耶~”阿强接着月光看了一眼摆放在客厅的老挂钟:“是~是啊,已经12点了。”阿强的声音有些颤抖,可能是被妻子的突然反常给吓住了,又刚巧是——午夜12点。
  “听——。”
  “听什么。”
  “有人来了。”冯玉伸起手,指向大门。
  “老婆,你怎么了,别吓我,现在是半夜那有什么人呀。”阿强天生胆小,现在更是吓的紧紧搂着被褥,浑身打着颤。
  “当、当、当……”这时候,门外传来了轻轻的敲门声。
  “好像真的有人来了,老公别怕,我去看看。”
  “咦,老婆~怎么又正常了。”阿强裹着被褥,看着冯玉的背影喃喃的说。
  “谁呀?” “当、当、当……”
  “是谁,说话。” “当、当、当……”
  冯玉扒在猫眼向外望去,“呀!”冯玉赶快打开大门,“爸妈,你们怎么来了,这么晚,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门外的“不速之客”正是冯玉的爸爸妈妈。他们住在边远的江南小镇,以前互相走动也是常有的事儿,这大半夜的,事先又没有打招呼就来闯门儿,这可是头一遭,难怪冯玉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呢。
  阿强听是岳父岳母来了,也赶快出来迎接:“是爸妈呀,快,快里屋坐,怎么没提前打个电话,我好去接你们呀。”冯玉的父母好像没看见女儿女婿一样,鞋子都没脱,直奔客房,嘿,更别说答话啦。
  “妈,你们……”
  “别,可能是大半夜的才到,二老累了,让他们休息吧。”即使自己心中也有所不解,但阿强还是拉住了同样是满腹疑问的妻子。
  “那~好吧,爸妈,你们先休息,有什么事情明儿再说。”冯玉在关门的那一霎那,突然想起了什么:“爸,你们坐的是那次列车呀,怎么会半夜到站呢。” 
  “怎么~怎么这么快?”才一瞬间,父母已经闭上双眼躺在了床上。阿强也跟着愣了一下,随即走进去给二老盖上了被子,然后向妻子使了个眼色,走回了卧房。
  “老公,你不觉得我父母来的有些突然,有些奇怪吗?”阿强搔了搔头发坐在床边,没有回答。
  “你看,我们来来回回也走了无数次了,客车、火车都做过,可这~这哪有一趟车是半夜到站的呀!难道改点了,我们不知道?”
  “老公,喂,我和你说话呢。”冯玉不高兴的推了推还在发呆的阿强。
  “快,给你弟弟打电话,问问。”阿强随手拿起了放在床头的手机,递给了妻子。
  10秒,30秒,1分钟……冯玉的眼睛越睁越大,眼神中充满着恐惧。
  “怎么了,没人接吗?”
  “说我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那是你拨错了,看好了在拨。”
  “可是,这是我在电话本里找的我弟名字拨的电话呀,不会错,怎么会是空号呢,我都拨了三遍了。”
  “我来。”阿强接过电话,在电话本里找到妻子弟弟的名字“冯石”按了下去。
  “嘟~嘟~,您所拨叫的电话号码是空号……”
  阿强像触电一样扔了手里的电话,张大了嘴巴,手指着客厅里的老挂钟。
  “怎么啦,老公。”冯玉顺着阿强手指的方向望去:“啊~~。”
  钟——停了,指针指在12点的位置——停了。
  “铃~~~~铃~~~~”
  “啊!”
  “妈呀!”突然想起的电话铃声吧还处在恐惧当中的冯玉夫妇吓得大叫了起来。
  “铃~~~~铃~~~~”
  “接~接电话。”阿强的声音越发的颤抖。
  “喂~,我~什么?你说什么?不~不~不可能。”冯玉的声音越来越大,眼神透露出极度恐惧。
  “怎么了?谁~谁来的电话。”
  “我弟,他说~说我父母去世了,就在刚刚——午夜12点,死于心脏病。”
  “啊——!!!!”冯玉、阿强惊恐底向客房望去……
   ~~~~~~~~
  “啊——”阿强从噩梦中惊醒,抬起手来擦着脸上的汗水。
  “老公老公,几点了。”
  还没完全从噩梦中清醒过来的阿强,随口说道:“干什么,大半夜的。”
  什么,怎么会这么熟悉。
  阿强惊呆的看向冯玉,只听冯玉轻轻的说了句:“是不是,午夜12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