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熬汤的水要用昱湖的水,而且一定要是刚刚打来的水,因为那是这里唯一一个能被阳光照耀的地方,所以用昱湖水熬的汤会使灵魂带着一份光明之心降生到人界;熬汤的火是暝火,它是这里最易熄灭的火,所以要时刻注意,它的作用是要灵魂在踏入轮回之门前的关键时刻闭上眼睛,那样就能使他彻底忘记前世他最想记住的人、事、物;这个红色的是忘恨草,当昱湖水用暝火烧开后,首先要放入它,它让灵魂忘却前世一切不好的记忆以及灰暗的消极思想;放入忘恨草后的第三天你将看到锅中的汤会变为纯黑色,这时要放入忘情草,就是这个绿色的,顾名思义它的作用是让灵魂忘记前世的所有情感;十天后,汤水将变为蓝色,这时要放入这个白色的杂念草。它能抹去灵魂在尘世的所有欲望和杂念。再过十天,汤的颜色成为透明色的时候,就是出汤的时刻。熬好的汤要在酉时前送到奈何桥上。
  你要记住,要熬出一锅好汤,这些东西一样也少不得,而且,顺序也不能错。熬一锅汤要用二十五天,所以每天除了酉时到亥时这放汤的时刻外,其他时间你都要在这里照看这些汤。
  这个紫色的是补救药粉,放在柜子的最上层,因为到目前为止还从没被用过。希望它就是个摆设,永远不要发挥它的作用。它的反作用未必是你我能承受的起的……”
  ……
  “婆婆,你为什么选择在这里熬汤?”
  ……
  “婆婆?”
  “闭嘴!我刚刚说的都记住了吗?”
  “哦哦……都记住了!”我拼命点头,婆婆生气的时候好可怕。
     一
  我已经死很久了,久到已经忘记什么时候死的了。只是依稀记得当年“白血病”小姐在我二十岁的时候敲了我的门,请我到她家做客。我拒绝,并且努力的挣扎着,顽强地与她做斗争,但是在我二十四岁生日那天,我的斗争以失败告终。
  我顺着冥道和其他的灵魂一起来到奈何桥边,不知为什么我不想过桥,不想去投胎。我知道在桥上发汤的人是我活着的时候人们口中的孟婆,她发的汤能让人忘却生前的一切,步入轮回开始下一世的生活。我走到她面前接过她递给我的汤。看着这澄清的“水”,我只是好奇,它真的能让人忘记一切吗?
  “婆婆,你能留下我,教我熬汤吗?”
  “你为什么这么执着呢?唉!好吧,我教你熬汤。”
  ……
  就这样我留在了地府,没有步入轮回。
  开始我总是追着婆婆问东问西的,对这里充满好奇。婆婆总是笑着回答我的问题,当然,除了上面那个问题。
  “婆婆,为什么只有昱湖有阳光?”
  “因为在地府的所有灵魂都不能见光啊。如果被阳光照到就会魂飞魄散。昱湖也是地府的尽头,在昱湖的那边除了阎王谁都不知道有什么。”
  “哦!那为什么我去打水就没事?”
  “那是因为你颈上的灵牌是阎王施过冥法的,只有我们有这灵牌,所以也只有我们能去昱湖。”
  ……
  “婆婆,你为什么会留下我?”
  “我还要问你呢,为什么你每次过桥的时候都来问我能否留下你呢?”婆婆温和地笑着,她总是那样慈爱地看着我。
  “???”我疑惑地看着婆婆。
  “这不是你第一次对我说这样的话,已经七世了,每次你在过桥之前都会问我能不能留下你,说想跟我学熬汤。每次我都拒绝你,到这次我不忍心再见你那失望的眼神,也被你的执着所打动。我在这里熬了近千年的汤,从没遇到过你这样的灵魂。”
  “我有这样吗?”我困惑了,不是不相信婆婆的话,只是……为什么我会这样呢?
  “我也会好奇,是什么让你想要留下来?”婆婆抚着我的头发微笑着说。
  “我也不知道!”我茫然道。
  ……
  后来我开始学习熬汤,但我总是熬不好,不是暝火灭了就是把那些瓶瓶罐罐的东西放错顺序。但是婆婆从来不生气,也不骂我笨,只是一遍一遍的教我,总是像第一次那样很认真的给我讲。
  在我不会熬汤之前婆婆让我先跟着她一起去放汤。婆婆告诉我,灵魂可以不过桥但是过桥就一定要喝汤。
  在我放汤的时候总是看到很多灵魂在桥下或徘徊或犹豫。也许他们在等人;也许他们有放不下的事;也许他们和我一样,不知道自己在等什么。
  我喜欢和婆婆一起聊天,听她说在奈何之上那些灵魂的事情:有的灵魂在喝了汤之后还是会记得生前的事,婆婆会再给他一碗汤;有的灵魂会问婆婆在喝了汤去下一世后还能否遇到今生心爱的人;有的人会手拉手的喝汤,因为他们约定来生还在一起,但是他们喝了汤后就会放开对方的手,神情木然的去转生之门;有的灵魂迟迟不肯过桥;有的灵魂会假装喝汤想蒙混过桥,婆婆总是笑着再给他们一碗汤……
  在桥上放汤的时候,我也会遇到这样或那样的灵魂,但是我的心里总是空空的,像是什么都没有又像有很多事情很多东西。
  ……
  婆婆决定自己去放汤,让我留在汤舍里帮她照看那些暝火,她说既然我是想学熬汤才留下的,就一定要学会。她让我从看暝火和放配料做起。
  当其中一锅汤变为纯黑色后我放了杂念草下去,然后我继续看着其他暝火。
  后来我把汤推到奈何,因为灵魂很多,我便帮婆婆一起放汤,我向婆婆保证这锅汤绝没有问题,肯定是按婆婆教的方法熬制而成。婆婆笑着夸我有进步……
  二
  “小孟,过来。”婆婆铁青着脸叫我过去。她曾说我是未来的孟婆,所以她叫我“小孟”。
  “哦!”我小心地把第七口锅的暝火调了一下,见它没有灭,我才跑出汤舍。“什么事啊,婆婆!”
  “你把熬汤的步骤口述一遍。”婆婆冷着脸命令道:“快点。”
  “哦”我有些莫名其妙,不过第一次见婆婆生气,真是怕怕。我战战兢兢地开始背熬汤的过程。
  “……当锅中的水变成纯黑色,放入杂念草,过了十天……”
  “够了!”婆婆听到这儿,拍案而起,着实吓了我一跳。我马上禁声。
  “婆婆?我……我又做错了吗?”
  “错了,错了!就是那锅汤出了错。”婆婆努力平息着自己的思绪,定了定神才继续道:“为了弥补你的过失,你现在马上去人界,我查过了喝了那锅汤的一共有100个灵魂,由于投胎时间的不同,有20人已经又进入轮回来到奈何之上,所以你到人界去找其他80个能看到你的人类。知道了吗?他们都在你所出现的那个城市。在那里只要能看见你的人类,就是有前世记忆的人。把补救药粉放入他们的汤中,他们就会忘记前世的一切,同时不会影响现在的生活。在阎王发现之前把这件事解决,然后赶快回来。”在我还没反映过来的时候婆婆已经用她的冥灵之力将我送往人界。
  “婆婆……!!!”
  三
  “啊!”我极不文雅的跌落在人界的大街上。幸好一般的人类看不到我。不然我的脸真的要丢到奈何之上了。
  我站起来,一边嘀咕着婆婆好狠的心,一边往前走,一边还在想要怎样找到能看到我的那些人。总不能就这么在街上等着他们看到我吧。
  再怎么说我也是“孟婆”诶!竟然这么倒霉,谁会相信有这么笨的孟婆啊!唉!第一次单独看汤就出这样的错误,难怪婆婆会这么生气。
  “哇!”我被眼前的这个人惊呆了--如果他是人类的话。他竟然有一对纯黑湛亮的翅膀。好大好黑好气派的。
  “真想走近看看,反正他也看不到我,不如我去验证一下,看看是不是真的。”
  我一边打着我的如意小算盘一边走到他身后,轻轻地抚摸他的黑翼。
  “哇!是真的诶!它能像鸟一样带着人飞到天上吗?看起来很有力,而且好威风啊!”我一边摸着他的翅膀--真的是有羽毛的那种哦!一边自言自语。
  “当然能飞啊,要不要试试?”他转过身,冲我微笑着伸出手,以示邀约。
  “啊!”他……他居然跟我说话?“你……你看得到我?你……你怎么会……啊!”我惊魂未定地语无伦次,他竟然牵起我的手飞上了天空。天啊!这和我在天上飘的感觉完全不一样哦。这样“飞翔”的感觉好刺激。我超喜欢这感觉!“再高一点,再快一点。天!我为什么没有翅膀呢。”我兴奋地大叫.
  “你为什么能看到我?你是怎么看到我的?说!不然我现在就放手,我保证当你与地面亲密接触后将以肉泥状态呈现在凡人面前。”他满脸的微笑,这些话像是在谈论天气好坏一样轻松自在:“而且,我可不能保证我家大人是否愿意引你重生。”在我满心惊奇地想大叫的时候,他竟然说出这么煞风景的话。对了,他能看到我就说明是我要找的人之一啊。
  “就像你看到我一样,我就那样看到你了啊!喂!我请你吃饭吧,熬我最拿手的汤给你喝,保你爱不释口。”我才不怕他呢,就算他放手,我也能跟他一起“飞”。
  “你到底是不是人类啊?我的大人啊,你给我的究竟是个什么任务啊!啊呀!”他就像没听到我的话一样,在那儿自言自语的一脸无奈样。像个疯子,不过是个帅气十足的疯子。哈哈!
  “你!你没听到我刚刚说的话吗?”他气急败坏地冲我叫道:“我说现在放手把你摔死,你没看到我是黑翼天使吗?我可不是那个臭上帝的门徒。你有没有在听啊!”
  “有,我有听啊。你是黑翼天使嘛。那你听懂我说的了吗?我说请你喝汤。我们先下去吧,你一定要答应哦!”我拉着他的手,真怕他跑掉。“天使”是个什么东西?名字吧?
  真糟糕,我又没有住处去哪给他熬汤啊。“喂!我们去你家吧,我给你熬汤喝。”我太聪明了,他是人类去他家不就成了嘛!
  “干嘛去我家?不行,去你家。”他一听到要去他家就像被人踩了尾巴一样。
  “不行,就去你家。不能去我家。”天!这家伙真要命,婆婆啊!为什么第一个就让我遇到这么个神经病似的家伙。
  “你这个讨厌的人类。去你家会怎样啊!那好吧,我不喝了。你那拿手的汤还是留给别的人类喝吧。”说着他转身就要走。
  “喂!不行,你不能走,你一定要喝了我为你熬的汤才能走。”我抓住他的翅膀不放手。这个神经病,真以为我是心甘情愿想给他熬汤喝的吗。哼!
  “喂!你放手啊,你在干嘛!讨厌的人类!放手,放手!别碰我的翅膀!讨厌的家伙……亲爱的大人啊!为什么我要满足这个讨厌的人类的任何要求呢。”他又犯病了,唉!我反而有些内疚了,如果不是喝了失效的汤,也许他会像其他正常人那样吧。这对翅膀是不是就是因为那个的关系才长出来的呢。想到这一层我缓和了口气道:“这样吧,我们各退一步,只要你能找到一个可以让我熬汤给你喝的地方就好。是不是你家都无所谓。”这样够仁至义尽了吧。唉!我真是……太伟大了!
  “喂!你为什么非要熬汤呢,你可以提些其他要求,比如要些钱;或者让心仪的男生对你俯首称臣;要不我再带你去天上飞几圈;再或者让总是和你作对的家伙们头撞墙脚抽筋;什么都好,只要是能速战速决的我统统都答应并且包君满意。”他努力地想着这样或那样的“要求”。
  “可是除了要你喝汤我对你实在没什么要求啊。”这人怎么回事啊。看他满脸期待的神情,我有些莫名其妙。
  “好吧!好吧!”他垂下肩,一脸的不情愿加垂头丧气样,好像喝我的汤会死一样。
  “我保证我的汤是世界上最棒的汤。”哦!要让这个神经病点头还真是……唉!
  
  他带我来到一处非常漂亮的别墅区,却不直接进哪栋,而是东看西看,像个小偷一样。
  “喂!你到底有没有个准地方啊。你家亲戚住这里吗?直接进去不就好了嘛。”
  “知道了,就在前面了。”他不耐烦的瞪了我一眼,终于在一栋很漂亮的房子前停下了。他在门前叽哩咕噜说了一阵什么后才开门。
  “哇!好漂亮!”我正要对这里大发感慨的时候,这个神经病居然像拎小鸡一样把我丢进厨房。
  “快点熬汤吧。废话真多。”他就像做贼一样东张西望的。
  我懒得再理他,只想赶快把这个神经病处理掉,然后继续找其他人。我把补救粉放入汤中,然后端到他面前。他很吃惊地看着我,可能是因为觉得太快了吧,或者觉得太香了。反正他用很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看我又看了看汤。
  “喝吧,喝了这个汤你就能过正常人的生活了。唉!其实说到底可能还是我害的你跟常人不同。不过以后你就不会再说莫名其妙的话了。”我看着他很认真的说。反正他喝了汤后就不记得我了。
  眼见他喝了我的汤,我长出了口气,说实话直到见这个神经病把汤都喝了我才算彻底放了心呢。
  “好了,谢谢你这么合作。我走了。祝你有个幸福美好的未来。我们奈何之上再见喽。”
  “???”虽然他现在是一脸的问号。但是我想等他百年之后我们再在奈何之上相见的话,也许他能明白吧。如果那时他能突然记起今天的事。嘻嘻!
     四
  除了那个神经病

下页(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