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手机是诺基亚的,短信接收时候的响铃功能不能调成振动。这点很要命,尤其是考试的时候。

  期末考试前夕,好多人都胸有成竹,我当然知道他们为什么不担心了,他们的手机不是松下GD92的,就是摩托罗拉T189的,短信都可以调成振动,接受信息神不知鬼不觉。不像我手里这只倒霉的诺基亚,“嘀嘀”一响,走廊里的监考老师都能给招过来。

  所谓人算就是不如天算。我们班的考场被安排在东阶梯教室,所有的手机一进考场,信息指数立刻归零!只有我的诺基亚,资讯指数仍然显示两格,我悄悄暗示周围几个着急的死党,稍安勿躁,一切有我,尽在掌握中!

  第一门是英语,我们已经安排了高手在其他考场,说好只要她一做完,就把答案用手机发过来。考试时间过了一个小时的时候,口袋里“嘀嘀”一响,我立刻精神大振,救命的短信是来了,要命的监考老师也听着动静过来了。我大大方方地从另一个口袋里摸出便携式闹钟,摆在课桌上。

  老师过来问我怎么回事,我指指闹钟:“老师,我手表前两天丢了。这招是从中国解放战争里学的,叫‘不打无准备之仗’。”

  老师转身的瞬间,20个选择抄完了。不到10分钟,手机再次“嘀嘀”作响。我装作若无其事,等老师走近,我才拿起闹钟当面拆开,卸下电池,拧开后盖,看了看,很奇怪地说:“怎么回事啊,老响,可能坏了?”老师敲敲我的桌子,让我注意点。

  卷面上的选择题还剩下三分之一的空白,我估计再发一次就成了。这次手机响的时候,监考的老太太生气了,怒冲冲地奔着我扑过来。我没等她走过来,已经抢先一步气急败坏地抓起闹钟使劲在桌子上磕:“这什么破闹钟!响起来还没完没了!”等老太太过来,我直接把闹钟送过去:“老师您把闹钟拿走吧,要不太打扰考场安静了。”老太太松了口气,接过闹钟小声说:“还有好多时间呢,好好答题吧。”

  此时我的卷面呈现一片大丰收的景象,我开始给周围的兄弟姐妹传小条。这时候要命的手机竟然“嘀嘀”又响了!老师眼锋往这边一扫,我冷汗立马就下来了!此时我的口袋里除了卫生纸连个硬币也摸不出来了。还是那个老太太。

  她和另一个监考老师耳语了几句表情严肃起来。我急中生智,转头问周围人:“你们也有人带闹钟了?”周围的哥们儿都很配合,一个个满脸无辜相:“没有啊。”我也纳闷:“那是什么声音啊?”老太太走过来一声断喝:“不许说话!”我趁机赶紧起身,说老师我交卷。

  没过几分钟,同志们陆续都出来了,在考场外彼此击掌庆祝,大有革命胜利成功的意思。这时有人问我,最后一个信息到底是谁发的?

  我掏出手机,阅读信息,绿莹莹的背景灯下,清清楚楚的8个小字——答案发错了!先别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