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前天在蟠龙路看见一个人被卡在公交车后门,脑袋和手都在外面,而且手里还拿着手机看,那个人就是我。

  如果你昨天在十一号线看见一个矮子要下地铁,却被一群人又挤进车厢,坐过了站,那还是我,上海人民太热情了,我都被挤的飘起来了,脚不沾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