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峰蹲下了身子。

  欧阳峰伸长了脖子。

  欧阳峰瞪圆了双眼。

  欧阳峰四肢着地。

  欧阳峰鼓起了腮班。

  洪七很冷静。

  洪七解下了葫芦。

  洪七拧开了葫芦盖子。

  洪七咕嘟咕嘟地喝了几口。



  “动手吧。”

  洪七声音平静。

  别人害怕,他不怕。

  蛤蟆功闻名江湖。

  多少人闻风丧胆。

  但洪七见的多了。

  又不是第一次交手。

  拿葫芦的手没有一丝颤抖。

  接这招,自己从未失手。

  洪七自信满满。



  欧阳峰露出诡异的笑容。

  残阳似血。

  牙齿泛着血光。

  洪七忽然感觉一阵寒冷。

  一种失算的惊悸。



  “我早就不练蛤蟆功了。”

  欧阳峰微笑,双臂缓缓下屈。

  “难道,难道,不可能!”

  洪七圆睁双目,葫芦不知觉中被捏的扭曲。

  “我改练俯卧撑很多年了。”

  欧阳峰叹了口气。

  英雄终究还是惜英雄的。

  哪怕是多年的对手。

  想起这是最后一战。

  白驼山主也难免有几分唏嘘。



  “第一个。”

  欧阳峰平静地说,缓缓撑起身体。

  气血翻涌,洪七双目皆赤。

  “第二个。”

  趴如松,起如弓。

  天旋地转,洪七站立不稳。

  华山的风,弥漫一股腥气。

  长叹一身,欧阳峰完成了第三撑。

  一身长啸,一个身影,缓缓倒下。

  在如血的夕阳下,倒下。

  一代宗师,丐帮帮主。

  倒在了三个俯卧撑下!



  葫芦的口触着地上黄沙。

  缓缓淌出的,是黝黑的液体。

  空气中,咸里带湿。

  “我只是,只是来打酱油……”

  洪七喃喃,眼前的一切,渐渐模糊。

  渐渐黑暗。

  欧阳峰缓缓立起身来,来到洪七身前。

  看着这个多年的老对手,不禁扼腕。

  “打不打酱油,你都要被自杀。”

  华山的苍松,挂着夕阳的余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