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和隔壁的女人再长江旅馆302号房间里干什么呢?(主审故意把重音放在“干”上)”
  “没什么。”
  “没什么?你们两个什么都没穿,躺在一张床上,还说没干什么。”
  “您认为我们在做什么?”
  “你们――(主审探身作逼视状)进行非法性交易!”
  “那么说你承认有合法性交易喽。”
  “直说吧,你在嫖娼。”(主审声音陡然增高,搞得我耳鸣)
  “你怎么知道我在嫖娼?”
  “捉奸捉双,你们都被堵在被窝里了,还嘴硬埃”
  “你刚才不是说我们在进行非法性交易吗,你看到“性”了吗?”
  “你们光着身子躺在一起还能有什么好事。”
  “这就算你所说的嫖娼吗?”
  “那还能是什么。”
  “一个人走错了浴室,让异性看见了光着身子,是不是说她把浴室里的所有人都嫖了,或者说她被所有人嫖了。”
  “这不是一回事。”
  “可是在光着身子这一点上没什么不同埃”
  “你就没干那事?”
  “那是我的私事,我没有必要告诉你。”
  “你跟那个女人以前认识吗?”
  “不认识。”
  “你和一个不认识的女人一丝不挂躺在一个被窝里,警察冲进来的时候,你在她上面,当时你在干什么?”
  “我不需要为裸睡寻找理由,我在她上面也只是一个方位问题,我现在做的椅子很低,你们的座位很高,你们在我上面,这――能说明什么呢。”
  不见棺材不落泪,主审照往常早就开始全武行了,但今天迫于所长的严厉叮嘱,同时我在旁边看着,他怕我小看他的聆汛技能,也不好发作。他朝身后的书记员嘀咕了几句。短暂的沉默中,那个博士颓废地坐在那里,眼神里的冰冷丝毫没有融化。一会儿,主审从化验员送来的样品中拿起一根玻璃管。
  “这里面的东西你认得吗?”
  “太远了,看不清楚。”
  “那就给你凑近点。”
   助手接过管子在他眼前晃了晃。
  “好像是精液。”他淡淡地说。
  “知识还真丰富埃那你知道这是谁的吗?”
  “没有仪器,大家的都一样。”
  “你是装傻,还是记性不好,你刚才排在哪里这么快就忘了。”
  “你想知道什么?”
  “这东西可是从她阴道里采到的,你可别告诉我你是站在阳台上自慰,正巧她在楼下晒太阳浴,不小心淋到的。”
  “我从来没否认我和她发生过性行为唉”
  “这不就结了吗?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你早坦白,我就给你从宽了。”
  “这就结了?你的结论就是性行为就等于嫖娼?”
  一时间审讯室里的气氛及其古怪。他坐在那里,表情始终都没什么变化。可是我们都觉得主审的这个结论是很可笑的。
  “那她凭什么上了你的床?”
  “这你该问她?”
  “她说你在公园里答应给她150块钱的。”
  “那时她说的,你当时在场吗?”
  “她可是在这里记录在案的惯犯,因为卖Y已经被抓获过多次。”
  “所以她只要发生性行为就是卖Y?那她手Y的时候,你们抓不抓她?”
  “你严肃点!”
  主审终于向我使了使眼色,终于轮到我出手了。不鸣则已,我问了一个技惊四座的问题:你是学什么的?
  忽然间,他冰封的眼神里终于放出惊异的光来,“哲学”。
  我不再问了,因为我知道一切都是徒劳的,后来他果然无罪开释。
  我决定从此放弃了协警这项光荣的职业,改学哲学,并且一定要考到哲学博士学位,TMD,学哲学嫖娼都可以免罪!!!

  高智商的嫖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