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我是色狼,那我的颜色是白色!
   ——题记
  我喜欢穿白衣服,一年基本上不换别的颜色。高雅的人说我自恋,低级趣味的人说我还是自恋。我为什么喜欢穿白衣服?

  有人引经据典的说,那是柳永《鹤冲天》中的一句: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柳永帅哥何许人也?老牌资深的风流才子,和敢与徽宗争师师的周邦彦合成北宋双杀,何谓双杀?一杀者谓之无论良家妇女、闺房少女还是青楼佳人;二杀者乃少女、少妇、太婆者。对此二位前辈实乃高山仰止,暗叹先生风节,山高水长也!不敢东施效颦,贻笑大方之家。

  有人通过潜意识分析得出结论。穿白衣服的男人站在人群中最容易吸引美女的注意,因为美女身边的颜色都是五颜六色,在她的潜意识里唯独少了白色。打住!知道什么最吸引美女注意吗?帅哥!帅哥穿什么都帅,哪怕不穿——不穿,其实更有诱惑力!老白嘛,应该和帅哥靠边——何为靠边,就是美有美的极致,让人难以忘怀;丑有丑的张力,让人过目不忘,这个靠边就是如此。俗话说得好,不是帅气惊天下,就以丑陋憾世人,做人啊,还是现实点好!

  有人说那是你喜欢叶蓓的歌曲《白衣飘飘的年代》,里面伤感的充满对校园美女生活无限怀念的格调,让你这个小资爱屋及乌,继而喜欢上白色。我是小资,你才是小资,你们全家都是小资。说我是小资,我的小日子过得还不够滋润呢!要是听歌能够改变一个人的爱好,那我天天就听《你把我的女人带走》,好好学习那个你,怎么把别人的女人带走!那个时候大家可要小心哦!

  有人说那是你丫的有洁癖!什么叫做洁癖,就是拉完尿洗十次手,拉完屎洗二十次手,浪费水资源的那种。或者一双袜子穿一天就不再穿了,内裤, 一天换两次新的!这是啥,败家子!当然老白便后要洗手,袜子也曾一次性的使用(一双袜子穿半个月换了!咱不洗!),但是这个穿白衣服靠不了边,那样的话,要买好多的白色衣服啊!一天换两件,早也白,晚也白,要是买多了,那不干脆成了摆地摊的?

  为什么喜欢穿白衣服?那是从小妈妈让我养成的好习惯!以我的个性看的童年,那家伙——怎么一个皮字来形容!相信吗?我小时候穿的黑衣服能够变成白衣服,怎么变的?自己想去吧!白衣服呢?肯定是花衣服,就是小白衣,穿花衣,每天都要到处皮!皮到极致,老妈就说:儿子啊,我们商量件事情——要是你的衣服一天下来不脏的话,人民币1元!当然奖励是丰富的,经历是残酷的——老妈给我上了白衬衣,在那个年代,等于给咱上了老虎凳,坐也痛苦,站也痛苦,想钱的心情更痛苦。白色者,见色就脏,谢绝一切食物、谢绝一切玩耍、谢绝一切调皮,这人一下子就变成了淑男,在别人适意挥霍青春的时候,我做哲人状,看着天:这些孩子真调皮的,衣服弄脏了怎么办呢?第一天,因为课桌脏,衬衣袖口脏了,看起来不协调,回家之后自然说钱之事不甚了之,老妈说道:今天表现好,安慰奖,2毛!

  付出总有回报,干净是有单价。第二天,做事更为小心,擦桌而俯身,擦凳和衣而正坐,视零食为猛兽,观游戏为灾祸,但是功亏一篑,可怜的人儿被老师打扫教室,不甚被脏水染黑肩部。回家,老妈赞许:今天的奖励是三毛!第三天,以特工形式上学,左观观、右看看,绷紧每一根神经,生怕突生横祸,让辛苦付之东流。不幸的是头天的地没有扫干净,被老师要求重新打扫!我横了——古有许诸裸衣战马超,今有白衣脱衣扫教室,所谓你有你的张良计,我有我的过墙梯!扫了,衣服没有脏,回家了自然得到一块钱的奖励。长此以往,练就了白衣飘飘的少年。老妈给钱的事情,后来就忘记了,总觉得让白衣服干净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穿白衣很好,白色的看起来很舒服,有没有污点立马就一目了然;穿白衣服很好,一衣脏而一屋脏,告诉我该到了打扫房间的时候。白衣服就是一个期限,是一个让我们学会自理的期限。

  关于最近老白吃了伟哥高产一说,在于老白没有吃伟哥,而是在工作了。而工作的事情,就是写各种评论,写搞笑的文章是为严肃而换脑~~~~~文章烂点,欢迎板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