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我在著名医院提取前列腺,过去2年多了,想起来还是难过。

  挂了某著名专家的号,专家隔着镜片看看我,然后问了我一些基本问题,然后告诉我了类似“下雨要打伞,拉屎要擦干净屁股”一类的生活知识,他的研究生就在旁边殷勤的记录记录。然后让我取提取前列腺液。

  我走到里面,一个带白帽口罩眼镜白衣长手套,有罗腮胡茬的医生(感觉他就是屠宰场流水线上的屠.夫)大声说:“脸朝里面,裤子脱到膝盖,腿分开”。兄弟虽然已经熟男多年了,屁眼无辜地面对全副武装的络腮胡子男人,还是有点怕。下意识的忍不住提肛顿了顿屁眼。络腮胡有点不爽。或许提肛顿屁眼这个动作激起了他的杀气,他手往旁边一个容器里面一蘸(事后知道是凡士林),对准我的屁眼就插。

  30多年来,这个眼只出不进,从不失信。这会要破戒,第一次哦。虽然早有心理准备要被插屁眼,实在没有想到这个屠夫这么果断干净利落。他出乎我的意料,动作如此的短、平、快、稳、准、狠。难过得眼泪都出来了。难道他是乒乓国手?

  我以为他会轻轻的用指尖顶在菊花处,轻轻揉搓,逐渐渗透,带着顺时针螺旋,逆时针螺旋也行。没有,他一刻犹豫也没有,就是猛的一插。我当时就啊了一声。老子30多,也是胡子拉茬的男人,被人如此羞辱。没有体会过,不知道夹紧屁眼是多么自然幸福的事情。

  该屠夫插入后,略微停顿,2个指头开始在里面探索。我想起小时候水塘里面潜水摸藕。就是这种感觉,捏一下,不对,换个地方再捏。终于他找到他要的藕了。然后就是来回挤压揉搓挤压揉搓,目光炯炯有神地盯着我在睡觉的JJ。难道伊利牛奶也是这么弄出来的?我还没有想清楚,就感觉小便失禁了(是前列腺液被挤出来了)。我考,那个尴尬哦。

  屠夫满意地抽出他的手指。妈的,还是前面那种作风,抽出来太快,感觉把黄金糕都带出来了。由于插入搅和的时间太久,一时间我的屁眼还无法收缩住。那种感觉就是大便失禁,屁眼傻呼呼的张着,仍由大便随着地球引力流动。我终于亲自体会到为什么外科抢救时,扎人身上的匕首啦、铁钳啦、玻璃茬、钢管什么的,到医院才拔出来。

  用力顿屁眼,收缩,再搜索。那种失禁的感觉挥之不去。

  屠夫拿出玻璃片接住JJ流出的口水,还用玻璃边沿刮刮JJ粉嫩的小嘴。还是很珍惜的。

  然后递给我,让我下楼取化验,还提醒我,这个化验不要排队,可以直接插队的。用力顿屁眼,收缩,再搜索,然后下楼。知道老蒋49年去台湾的时候是什么姿势吗?夹着尾巴!我用力夹住屁股,还是感觉那里张着嘴。

  然后化验~◎◎¥
&*~!##F<>_{1",开处方,给药,夹着尾巴回家洗澡洗澡的时候,轻轻抚摸一下屁眼,明明闭合的很好,怎么老是觉得张着嘴。

  结论:恨哪个男人,就向他老婆举报他有前列腺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