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和她认识那年,他九岁,她八岁。

  记得那是一个初夏,阳光正好,绚烂的让人不想睁开眼睛,90世纪的小村庄天蓝水清,柳树下就是他们最好的避暑场所。

  没有一点点防备,她就这么出现在他的眼前,一身洁白的连衣裙,长长的发梢随微风摆动,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对漂亮的酒窝,似一抹春风,吹皱了他平静的心田。

  她叫翠翠,来自一个滨海城市,而他的村子,就是她的外婆家,她是来这里过暑假的。城里的女孩子开朗而热情,那时的他却自卑而木讷,面对的城市里面来的女孩,他总是不知该和她聊天,更不敢去看她的眼睛。

  原本暑假的日子无聊而漫长,但是在她到来之后,那个暑假变得丰富多彩起来。城里的孩子对大自然有些一种天生的求知欲,每天他带着鱼竿在村西面的小河里钓鱼,或者去村东面的柳树林里去粘知了,而她,总是跟在他身后,形影不离。

  村里的其他男孩子对这位漂亮的城里女孩当然都有好感,总是试图靠近她,想和她做朋友,但是她却谁都不理,只和他一起玩耍,对他不仅友好,甚至有些崇拜。这样子引起了他们的嫉妒,他们有时候会向他身上泼水,有时候会向他扔小石头,这时候的她总会拉着他就跑,在她外婆门口,帮他拍一拍身上的尘土,给他揉一揉红肿的额头。

  那年的暑假过的是那么的快,夏天快要结束了,她也快要回去了。一天傍晚,还是在村西面的小河边,她告诉他说,我明天就要回去了,可能很长时间不能再过来了,你会想我吗?虽然那时候的他还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但是面对的她的离别,心里却是很难过。他木讷的站在那里,低着头双手拧着一根柳条,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离别终于到来了。她的父亲是一位商人,九十年代时做生意,家庭条件都是很好。当那辆尼桑蓝鸟缓缓开动的时候,他跟在车跑了起来,车速越来越快,他咬着嘴唇,无声的追赶着,翠翠把车窗摇下,用力的挥着手,说明年夏天我还会回来的……

  他不知跑了多远,也不知跑了多久。等到爸妈找到他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的鞋子不知什么时候早就跑掉了,脚板被尖利的石子割破的鲜血淋漓,他还是没有说话,任由爸爸的鞋底在后背上拍打。

  她说过她会回来的,就在明年的暑假。他无比的盼望的暑假的来临,可是,第二年的暑假她却没有出现……

  寒来暑往,冬去春来,时间就这样慢慢过去,他也慢慢长大,也慢慢的将她遗忘……

  二、

  七年之后的那个暑假,他已经成为了一名高中生,功课紧张的很,即使暑假已经被压缩到仅仅二十多天,但是暑期的作业也是足够压的他喘不过气。

  午后的烈日格外耀眼,柳树上面的知了“吱呀”的叫声让人格外烦躁。他正坐在树下的小凳子上,认真的做着试卷。好像一阵微风吹了过来,他不禁抬起头揉了揉鼻子,但映入他眼帘的,竟是一张既熟悉却又陌生的脸: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脸上的一对酒窝若隐若现,只是那时候的她还是个小女孩,现在已经出落成一位婷婷少女了。她迟疑的看着他:小鹤哥哥?他的眼睛瞬间湿润了,多少次在梦中梦见了再次重逢的场景,等了多少个暑假,她终于又回到了这里!这是怎样的一个少年啊,多少的苦苦等待,终于等到了她。那天的他笑的很开心,干净的白色衬衫配着他阳光般的笑容,她不禁心里颤动了一下。

  如果说儿时的相遇别离只是懵懂的好感,那么再次的相逢让他们两个人在青春期里真正感受到了初恋的青涩与甜蜜。他们最多的时候是一起回忆小时候的时光,他带着她继续去钓鱼和抓知了,她给他讲城市里面的趣事,时而哈哈大笑,时而鬼脸嬉戏,他的功课早就被他抛到了脑后。

  他给她编了整个夏天都可以遮阳的杞柳帽子,她给他拍下了整个暑假的印记。分别的时候,翠翠说,我给你我学校的地址吧,想我的时候就给我写信,我也会把照片洗出来给你寄过来。

  他每天都在给她写信,一封接一封,里面满是思念,满是牵挂。她每次给他的回信中总是说,还是把精力放在学习上面吧,如果我们要在一起,大学的时候我们就一起上吧,那时候天天能见到你。

  读到她的回信,他也渐渐有了学习的动力,我要和你在一起。他开始很卖力的背书,做题,虽然还是每晚一遍又一遍的看她的信,但是第二天总是第一个从宿舍起床,到学校操场背面的古城墙独自加练。

  九年后的那个暑假,他终于收到了她所在城市的大学的通知书,他高兴的快要疯了,他拿着通知书站在校门口的IP卡电话亭前,和她分享着自己的快乐,她在电话那头也微笑着为他祝福,毕竟,女孩子不能太热烈的。

  三、

  火车到达终点站的时候他的内心很激动,他知道他终于可以在见到她了。出站口等待接站的她的手机铃声响起,她不禁会心一笑。

  他需要在学校里面住校,而她的家就在本地,属于走读生,白天待在一起的他们总要面对下课后的分离。对于他们来说,这不够啊,时间不够啊!他们想一直在一起,就这样厮守着,彼此不离不弃,相偎相依。

  她害羞的说,不然我和我爸撒一个谎,我们去网吧通宵吧?谎应该是总体还说的过去。他和她来到了距离学校最近的一个网吧,两个人挤在一个凳子上,看着《大话西游》,故事的结局让她哭的梨花带雨,她说,小鹤哥哥,我要你乘着七彩祥云过来接我,但是我不要紫霞仙子那样的结局,行吗?他坚定的对她点了点头,说,丫头你选择我是你最大的赌注,我怎么舍得让你你输?

  她最喜欢的歌就是那年林俊杰的《江南》,她说最喜欢那句歌词:不懂怎么表现温柔的我们,还以为殉情只是古老的传言。她说,小鹤哥哥……

  四、

  苍天不负有心人,他,努力上进,毕业后进入一家央企,春风得意。她,也进入了自己的家族企业担任了高管,书香代传。

  她开始和爸爸说他们的事情,但是长辈们多么睿智啊,已经将他们的事情了解的清清楚楚,他的本质还是不错,虽然家境一般,但也勤勤恳恳,尤其是对自己女儿一片真心。

  一切都在他们的憧憬之中,幸福美满,举案齐眉,一个相夫教子,一个以家为天。虽然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对于他们来说,也将柴米夫妻,做到了极致。

  故事的转变就是从这时开始的……

  她们是姐妹俩个。姐姐除了整天指手画脚之外,其他时间就是在见男朋友。

  老铁们知道他大婚将近,估计以后难以轻易出门再约,便约了个婚前场,不醉不归,后不再有,他那场大醉,将他送了回去。

  他醒来时已天色大亮,伸手去搂她,却看见了另一张陌生的面孔,竟然是她的姐姐!!!

  女人歇斯底里的在那里闹着,说他流氓,说他强奸,说他玷污了一个女人的清白。他竟然无言以对,因为他不知道他自己酒后做了什么,即使他也没做什么!

  她的家在当地是望族,这种礼义廉耻的教条压的每个人都喘不过来气!她觉得自己要疯了,她不相信她爱的人会做出这种事情,她更多的是心痛,一种撕心裂肺的痛!

  他也懵了,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变得乱七八糟无可收拾!

  这个显赫的家族是不允许这种丑闻出现的,父系氏族的管理模式重新焕发了它的光彩。“家族的面子不能丢,既然老大已经和你圆房了,老二就送出去吧”!

  他不知该怎么去面对她,或许这就是命吧,为了她,为了家庭,为了所有人,他都认了!

  这事情就这样过去了,有些人,“一别一辈子”,不过他还是很念旧情的,她喜欢“江南”这首歌,他给他工厂就命名到“江南皮革厂”。

30465 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