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自家院子里挖坑,邻居从围墙上探出头来问我在干啥。

  “只是在埋葬过去。”我说。

  “啊哈,挺文艺,埋时光胶囊吗?”

  “不,”我回答,“前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