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不曾想过的艳遇
  我,叫张清风,北京某二流大学应用化学专业的一个普通的大四学生。还有半年就要毕业,和我大多数同学一样,我本来对我的未来充满了期待,但是在大四上半年的找工作的过程中,我越来越迷茫我的未来应该是怎么样。
  我这个专业工作不好找,听说去年的一些同学,留在北京的都很少,为了混口饭吃,好多都在南方的一些叫不上名字的小工厂打工,而且待遇什么的都很差。这比我们学校那些学市场营销和文科的同学差了不少,不过没办法,刚进学校的时候还不是太明白这些,直到到了大四才恍然大悟,专业不同,未来也很不同,更何况,我们这个学校也不是什么名校,而且这个专业在北京市其他大学的同类专业的比较中,也是比较差劲的。
  我出身在一个中部省份的小县城,父母是很普通的公务员,家庭条件一般,在学校里还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那种。尽管父母亲反复劝我如果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就回来算了,家里努力一下,给人送点钱,至少还能搞到个平平稳稳的工作。不过从小就生活在那里,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以后离开那,到大城市中生活。所以,我一直坚持着说自己找工作没有问题,一定能够找到。
  其实我是有些自卑的,从小到大我都是很不显眼的那种男生。成绩不差,但是从来进不了前10名,长的也不好看,甚至我自己都觉得自己长得有点丑,因为我眼睛小,鼻子也不挺,鼻头还很大,加上青春期脸上总是密布着青春痘,现在脸上也都是坑坑洼洼的。而且我的个子也不高,170的个头刚刚好不算三等残疾。唯一值得夸耀的是,我身体素质很好,从小到大很少生病,并且耐力很好,5000米跑步是高中的县高中运动会的第二名。
  不过会跑5000米,也远远比不上那些跑100米和跳远的男生,女生好像都喜欢那种爆发力强,身体修长,看着很酷很坏的那种小子。我这种老实本分,象头驴一样吭哧吭哧枯燥的跑圈的人,不会受人喜欢的。
  所以尽管我考上大学,在班级里还是那种平平常常的人,在学校里走路,也不会有人多看我几眼。至于谈恋爱,我还是在大学中尝试了一下,一个外校的老乡帮我介绍了一个女生,也是那种很一般的女生,谈了一年多的恋爱,就分手了。因为这个女生喜欢上他们学校一个据说很花的男生。
  而且,大学几年,我没有什么变化,女生变化的确比较大。拿我那个女朋友来说,刚认识的时候,都不会化妆,穿的也很普通,等到我和她分手的时候,她已经天天都画着妆,穿着尽可能暴露的衣服了,因为她尽管长相一般,却有非常漂亮的胸部,腿也挺修长的。估计这也是她和我分手的原因。
  不过,我和她在大学偷吃了禁果。这也许是我大学取得的最大的成绩吧。
  我们寝室有七个人,我排行老三,所以他们一般叫我张老三,这绰号也是土的要命。我们这七个家伙,除了老五李立嘉长的一表人材以外,都是和我差不多的歪瓜劣枣。男人长得帅,身边的女人也多,老五又是大城市出来的,一个月2000多的生活费,据说他家里本来就是相当的有钱,而且已经给他找好了工作,是到某国家大型能源公司的某个研究院工作。所以,老五整个大学四年都是女人从来没有断过。而且大一的时候,就给我们寝室上过性启蒙课,描写怎么和女人那个那个,说得我们其他六个处男都是硬梆梆的挺了几个小时。
  老五本来开学是住学校最豪华的二人间的,不知道怎么搞的,他老爹来了一次,听说我们班上只有四个人住两人间,而且男生还就只有他一个。怎么也不干了,非让他直降到底,和我们住七人间。估计这是他老爹的考虑吧。尽管老五的住宿条件降下来了,但是老五的生活费却提高了,这也给了老五更多的挥霍空间,自然也成为了寝室的性爱教授。
  我也不得不承认,我和我那个女朋友的第一次做,没有成功,搞得几乎都没有信心了,总觉得自己是不是生理上有什么问题,后来请教了老五,第二次做才成功了。所以,老五是我们寝室最让人羡慕和妒忌的人。
  羡慕归羡慕,妒忌也是有的,还好就是老五这个人很地道,挺够兄弟的。老大陈正文是农村出来的孩子,大三那年家里闹了水灾,连生活费都没有,老五二话没说,月月都接济老大200元人民币,而且发了狠话,老大如果提个还字,他就永远不认识陈正文这个人了。
  这搞的老大陈正文容不得任何人说老五一句坏话,还曾经自己强出头,和抢了老五的女人的一个外贸系的男生打了一架。其实我们都觉得不值,老五尽管当时显得挺痛苦的,但是我们谁都知道,不用一个星期,老五身边又会有一个女人。不过,老大陈正文这样做,可能也算是对老五李立嘉的一种报答吧。
  老五李立嘉身边的女人,都是老五李立嘉在酒吧泡的妞。这家伙泡妞真是相当的有一手,在酒吧察言观色,锁定目标,100%都是大学生。然后仗着自己容貌出众,打扮的又时尚,说话也甜,花钱也大方,当天晚上能搞上床的就上床,不能搞上床的改天继续约,八成都逃不出他的胯下。这年头也真是奇怪,大学的女生一个个都和吃了春药一般,性欲旺盛的不得了,怎么就这么容易上床了呢?
  我是没这个水平的,尽管大学四年被老五生拉硬拽的带到几次酒吧,但是那触目惊心的消费,以及次次都被女人翻了白眼,让我再也没有兴趣到那个几乎把耳朵都震聋的花天酒地的地方去,还不如把这些钱用来泡网吧呢。
  不过,大四下学期的茫然和失落,又让我这个还算有些消费能力的人再次被老五拉到了酒吧,也算是发泄一下吧。
  也是恰逢老五李立嘉再次失恋,身边第一次接近一个月没有女人,也让老五几乎天天都在酒吧泡着。老五这个时候已经住在他北京的亲戚闲置的一套一居室里,回寝室的次数越来越少了。老五尽管说房子是他亲戚的,但是我们都知道那房子很可能就是老五的老爹老妈给他在北京买的房子。那个房子就是老五的炮房。老五照样还是很够意思的,经常提供给我们寝室的几个人去和女朋友打炮。而老五就回寝室睡觉。
  那天,老五把房间提供给寝室的老六赵亮打炮,自己则跑回寝室。刚好我自己闷在寝室里没事干,就被老五怂恿着去了酒吧。
  跳舞会这个酒吧,最近刚装修完,老五应该是这里的常客,两三个酒吧的服务生都对他很熟悉,并熟练的给老五和我找了个老五所说的“视野好,不丢份”的位置。
  其实我当天心情相当的糟糕,下午穿着西服道貌岸然的挤了一趟军博的人才招聘会,好单位根本挤不进去,就算是挤进去了,我这个专业都是随口一句你把简历放这里吧,就算是把我打发掉了。而长得好看的,漂亮的,还能够谈上两句。都他妈的什么玩艺!此地不要爷,自有要爷处!我从军博挤出来,一路都是这么狠狠地骂着,骂归骂,回到宿舍,还是深深地失落。
  人这个东西,这他妈的操行。求名,求利,要吃饭,要消费,要虚荣,要享受,要性〈!>交,什么都要,而且生命这么短短几十年,死了那躯壳还不如一堆大便。抱怨是抱怨,我还能有什么办法呢,还不是要面对这一切。
  所以,我在这个酒吧坐着,狠狠地盯着不断涌进来的打扮鲜亮的那些等着人操的女人们,幻想着我能够征服她们。
  老五从一进来就兴高采烈的摇晃着,他的目光不断的洒在女人们的脸上,胸脯上,大腿上,屁股上。按老五的说法是,一个女人能不能搞定,要从她的表情,眼神,以及身体的扭动频率和角度上来判断。老五还说过,女的如果是想在酒吧搞男人为目的的,那么一定是裤裆潮湿,连腿都合不拢。这完全是老五的狗屁逻辑,我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的骚的连腿都合不拢的。不过不管老五说的是否有道理,他的战绩我还是很清楚的,我和他来酒吧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是每次都看到了他的战果。
  老五突然用手捅了捅我,色迷迷的说道:“那个妞好正点!”我跟着他的眼神看去,问道:“哪个?”
  老五弩弩嘴,说:“站在对面,没跳舞的。那个,头发有点卷的。个人很高,穿黄衣服的。”
  我向对面看去,但是被重重的人头挡住了,我170的身高,远远赶不上老五182的个子。所以,我挺直了身子,把脖子伸得老长,越过在舞场中群魔乱舞的人。看了过去。
  的确,在舞场对面的角落,站了一个女子。
  她头发微微有点卷曲,如同瀑布一样披在肩膀上,尖尖的脸颊,大大的眼睛,淡红的嘴唇,消瘦的肩膀。穿着一件露出半个肩膀的黄色短袖,一直手轻轻的用手背贴在脸边。在迷离的灯光下,看起来如此的性感迷人。
  我顿时看呆了,这样漂亮的女子,我一定会认为是明星或者模特,她的那种迷人,简直让我惊心动魄,几乎只会在电视上、画片上才会看到过如此挑不出毛病的美人。
  我痴痴的看着她,谁料到这个女子居然扭过头来,冲着我微微的一笑。这一笑竟把我吓了个半死,我马上低下头来,缩回到座位上。
  只听老五激动的说道:“看到了吧,很正点吧,她也正在看我呢!今天运气不错!”
  我说:“看到了,很漂亮。”说着,我心里还在突突的跳动,刚才她应该是在看我啊,怎么,不是吗?是在看老五吗?我想了想,也应该是在看老五,她没有必要这样看着还对我微笑。
  我又谨慎的挺起身子,向她打量过去,没想到,刚一看到她,就发现她的目光也正牢牢地盯着我,窘的我又是一缩脖子。老五的眼神也向我扫来,他的目光停在我的脸上,我傻傻的笑了笑,老五也只微微一笑,然后目光向我身后投去,好像在看我身后其他座位上的人。
  老五回过头对我说:“喂,这女的好像在看你呢。”
  我急忙说:“你别逗我。”
  老五笑了笑:“说不定别人就喜欢你这样的呢。怎么样,今天鼓起勇气,你去泡她吧。”
  我还是说:“别开玩笑,我可不敢。”
  老五哈哈笑了两声,说:“很久没有见过这么靓的妞了,别人对你感兴趣,你不去,那我可不客气了啊。”
  我说:“你去你去,我看看就好。”
  老五说:“妈妈的,赶紧下手,估计已经被好多人盯上了。刚才她拒绝了一个人。”
  我嗯了一声,心里暗叹,我如果说我要去泡她,老五一定会想我是不自量力,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而且,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老五绝对不会让我先去坏他的事情的。
  老五走下舞池,再没有看我,而是直接向这个女人挤了过去,很快就看到老五高挑的身影在离她不是很远的地方舞动了起来。是的,老五的形象和身体,在整个酒吧里应该也是不输给任何人的。
  而我再次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这个女人已经没有注意我了,而是将目光投向了舞场中,尽管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看老五。但是,至少证明了,她刚看看我只是我的错觉罢了。
  这是一场拉锯战,老五的魅力真的很大,至少我看到,那个漂亮的女人离开了她站立的地方,也走下了舞池,而且,十几分钟后,老五也贴近了这个女人。
  现在,老五在和一群人竞争着,很明显的这个女人一走下舞池,身边就迅速的围上了一群臭烘烘的男人,这是一场雄性炫耀自己性能力的战斗,不过比野生动物更加的丰富多彩,花样繁多罢了。
  老五胜出的机会很大,可以看得出来,这个女人也被老五吸引了。老五的眼神在放射出光芒,我从老远的地方都能感觉到老五眼神中散发出来的渴望的光芒。
  我叹口气,妈妈的,人和人就是不一样,有的男人身边可以围绕着1000个女人,而想我这样的,能有一个就算老天开眼了。
  时间慢慢的过去,老五一直没有回来,我充当的就是一个占座位的。不过,我能看到老五的进展,老五没有回来的原因是他不仅一直陪着这个女人跳舞,而且还陪着她休息。老五寸步不离这个女人的左右,殷勤的象个奴才。这让盯上这个女人的酒吧里的色狼越来越少,因为从表现上来看,这个女人就是老五的朋友。老五会给人这种错觉,让人觉得他和别人已经很熟悉的样子。
  我的烂手机在我裤兜里震动了起来,我收到了老五的短信,老五短信说:老三,帮忙去旁边静吧去找三个座位,我一会过来。
  静吧里的灯关是暧昧的,放着调情的音乐,一对一对,一群一群的男女们肉贴肉的挤在一起。请请的调笑声以及女人放荡的尖叫时不时传来。这里环境暗示着,男人应该把自己的钱包更好的奉献出来,用酒精来补充这里的性〈!>欲。
  我傻乎乎的坐了一会,耳边就听到了老五的声音和女子咯咯的笑声。老五居然带着那个漂亮的女人过来了,这个女人的个子好像比我都高。当她出现在我身边的时候,我感叹了一下,身材太好了。
  我很难形容这个女人的身材有多好,只是觉得这是上天制造的一个性感尤物,身体的比例和曲线几乎让人觉得完美这个词语的意义。她穿着淡黄色的短袖,饱满的胸部傲然挺立着,似乎要从衣服中

下页(1/60)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