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一切从那场地震开始
  地震是在凌晨三点发生的,当时我正坐在办公室的电脑前,敲着一篇博客。在那个时候,我只感觉电脑屏幕上的画面稍稍变形了一下,随后立刻恢复了正常。写完博客上传之后,我就在办公室套间里的沙发上睡了一觉。直到第二天中午我被文洁叫醒,才知道深夜里发生了地震。
  站在玻璃幕墙后面,看着满目创痍的城市,我忽然感觉到一阵悲凉。如果我们办公室所在的大厦抗震强度是六级而不是八级,那么昨天夜里这场六点七级的地震,一定已经摧毁了这幢大厦,而我也就再没有机会可以坐在电脑前写博客了吧。
  博客,也就是所谓的网络日记,一个很私人化的载体,在网页上写下自己的生活以及对生活的感悟,与好朋友一起分享。这是个很愉快的过程,但是对于我来说,却是一份工作。
  是的,我的工作就是写博客,帮陈海军写博客。
  陈海军是近两年来影视圈里最炙手可热的新人,高挑健美的体格,加上俊秀面庞,使他在举手投足间自然流露出不可抵挡的贵公子气息。所以他成了众多女影迷心中的偶像,也是件很正常的事。
  两个月前,我接到了陈海军经纪人老满打来的电话。老满是我的表叔,他在电话里问我:“王东,你文章不是写的不错吗?有没有兴趣做个既轻松,又来钱的工作?”于是我来到了陈海军的演艺公司,成为了陈海军的博客枪手。
  最近一年来,博客成了演艺明星的新宠,特别是在国内某门户网站开通了明星博客之后,明星写博客简直成了一个不可抵挡的潮流。几乎每个明星都在网络上写日记,而且文笔都很不错,不仅要向粉丝通报最近的行踪动态,更要充满了对生活感悟出的哲理,让粉丝相信自己是个有内涵的演员。
  当然,我才不相信一个明星会有时间去写这样的东西。不用说,那些优美的文字大都是由明星的助理来写的,而我,就是陈海军的助理。
  我到公司的第一天,老满就在某门户网站开通了陈海军的博客,并通知了粉丝后援团。陈海军虽然外型俊秀,但最近接的几个片子出演的都是身处社会底层的街市小混混,虽然满嘴痞语,但内心里却充满了对爱情的渴望与憧憬。
  根据这一系列角色的特点,我炮制出一篇博文,标题叫《艺坛是个屁,谁都别装B》。文章针对演艺圈的现状,提出了一些批评式的评论。言辞犀利,却不针对任何其他演员,诙谐幽默的语言,再加上粉丝团的轮番顶贴,很快这篇博文就进入了门户网站明星博客的点击前三甲。而众多文艺评论者——当然,老满给了他们红包的——则称:真看不出陈海军在演绎影视作品之余,还是一位有思想的演员。
  老满与陈海军对我的工作很是满意,不仅封了个大红包给我,更在大厦办公室的小套间里,特意装修了一间卧室,让我在深夜赶完博文后,还可以好好睡上一觉。其实我知道,这是他们为了让我保证每天都更新博客而采取的收买之举。
  演艺公司的人并不多,陈海军与老满常年带着演艺助理在外地拍戏,平时办公室里就只有我与文洁。文洁是公司的前台,主要工作就是接电话。她比我先来公司一个多月,长得算不上漂亮,但看上去却觉得很舒服,有种小家碧玉的感觉。
  此刻,文洁正站在我身旁,身上只穿了一件睡衣。她告诉我,昨晚,她感觉到地震之后,先是在桌子下躲了一会儿,随后便从租住的房屋里跑了出来,加入了逃难的人群。此刻,她的租屋已成了一片坍塌的废墟。
  我从她的头发上摘下一缕蜘蛛网,说:“这一定是你昨天钻到桌子下躲避的时候,留在头上的纪念品吧?”
  她害羞地点头,眼圈隐隐有些发红,于是我安慰她道:“文洁,别担心,地震已经过去了,呆在大厦办公室里很安全的。”
  我们所在的这幢大厦是全城最豪华的商用写字楼,在一楼的大堂里,还有几家专为都市白领开设的服装精品店。我带着文洁买了一套时装,换过身上的睡衣后,又回到了办公室里。
  大厦外的天空,积聚着厚密的乌云,整个世界都变得暗无天日。街道上堆积着绝望的市民,像一只只看不到一点希望的微小蚂蚁。

  望着这一切,我忽然心中有了一个念头。谢天谢地,大厦的网络与电话信号都没有中断,我拨通了老满的电话……

2、一道狰狞的裂纹
  在电话里,老满答应立刻停止手头上的所有工作,马上与陈海军回城。他与陈海军都认为我的提议非常棒,在地震之后,陈海军立刻回城慰问灾民,并牵头组织义演捐款,这无疑可以极大地增加他的美誉度。
  老满在挂断电话前,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王东,在明天我们回来之前,你一定要在博客上发表一篇精彩的文章,必须充满真挚的感情,要让每个看了文章的人都流下泪来。”
  我点头,煽情正是我的拿手好戏,打电话的时候我甚至已经想好了这篇博文的标题,就叫《地震让我们的心靠得更紧》。  
  我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沉思,足足吸了半包烟,终于在天色渐暗的时候,我酝酿好了感情,走进了写字间。
  我们的办公室被隔成了四个部分——大厅、陈海军的办公室、写博文的写字间,还有一间卧室。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候我总觉得写字间的空间很是逼仄狭小,给我一种透不过气的感觉。我一直在纳闷,大厦的写字楼布局在其他方面都很合理,为什么却会偏偏有一间房显得特别狭窄。
  不过对于一个写文章来说的人,只要脑子里有料,再有台电脑就足够了,没必要对周遭环境要求过高。我坐在高靠背的皮椅上,专心致志地敲起了字。我将自己想象成陈海军本人,将他的语言与我的思想完美糅合在一起,两个小时后,一篇洋洋万言的博客就已经写好了。我通读一遍之后,几乎连自己也被感动了,眼角渗出一层浅浅的泪。

这时,天已经黑透,我走出写字间,发现文洁正抱着一个大枕头可怜兮兮地坐在沙发上。我这才想起地震已经摧毁了她租住的屋子,看来今天晚上她只有住在这里了。
必要的绅士风度是需要的,于是我微笑着对文洁说:“小文啊,今天晚上你就住我那间卧室吧,我通宵写文章,累了就在大厅沙发上躺一夜。”
  文洁满面通红地表示了感谢。在她进房的时候,我没有忘记补充一声:“小文,一会你把门反锁好,注意安全。”她回报了我一个会心的微笑。
  看着她的笑容,我竟莫名其妙感觉脸上有点烫,我想我的脸一定很红吧——不可否认,文洁是一个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的女孩。这一个月与她相处的时间,莫非竟让我对她暗生情愫?
  我回到写字间,检查了一下刚刚写的博文的错别字,之后把它发到了网上。所有的事都办完了,我点上了一根烟,美美地靠在了皮椅上,眯上了眼睛。这时,在我模糊的视野里,突然隐约出现了一道狰狞的裂纹,似乎要猛然劈开我的思绪。
  是的,这是我真实的感受,我似乎是看到了一道黑色的裂纹,正蜿蜒逶迤从我的眼前划过。我感到心里毛烘烘的,蓦地睁开眼睛,然后我真的看到了一条裂纹。
  这道裂纹逶迤在电脑后那幕雪白的墙上,由上及下,微微有点倾斜,赫然狰狞,像一道伤疤,触目而又惊心。这道裂纹一定是在地震之后产生的吧,晚上我一直写博,所以没有注意到。
  这时,我的Outlook邮件管理器发出了滴滴的声音,系统通知我收到了一封新邮件。
事实上,Outlook收的信,是我为陈海军申请的邮箱,我猜一定是某个深夜未睡的影迷发给陈海军的吧。当然,回信任务是交给了我的,我得对得起自己的那份薪水
  我看了看发信人的地址,邮件地址很陌生,主题只有两个字:水仙。是谁发来的信呢?我有点好奇,但还是在第一时间点开了这封邮件。
  在那个时候,我绝对没有料到,之后发生的所有恐怖事件,竟然都是由这封邮件引发出来的。

3、水仙的恐怖留言
  当我打开邮件后,先是看到了一幅水仙花的美丽图片,没等我反应过来,邮件里的图案突然之间变了。那朵亭亭玉立的白色水仙花慢慢枯萎了,叶片渐渐变黄,然后脱落,缓缓飘到了地面。而整幅画面的颜色也在慢慢变暗,最后直至隐没在一片漆黑之中。
  我哑然失笑,这真是个无聊的玩笑。把图片变成这样并不希奇,只要懂得一点点FLASH技术就可以做到。我正想关掉邮件时,电脑屏幕上的画面又变了,已经变得漆黑的图片上,慢慢出现了一行红色的字:“我冷,我好冷。好黑,我什么也看不见,我的眼睛到哪里去了?陈海军,还我眼睛!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后面是无数个血红的惊叹号,密密麻麻占据了整个电脑显示屏,像是从墙上流淌下来未干的血迹。
  我蓦地倒吸了一口凉气,不过我还是认为这是个无聊的玩笑。我看了看落款,上面写的是一个叫“水仙”的女孩。我关上了邮件管理器,然后轻啜了一口碧螺春,刷新了一下陈海军的博客。
  这时我发现,现在已经是凌晨了,可博客里却出现了44条新留言,全是匿名发的悄悄话。我打开了一条,顿时惊呆了:
  “我冷,我好冷。好黑,我什么也看不见,我的眼睛到哪里去了?陈海军,还我眼睛!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落款依然是水仙!
  44条留言全是她留下的,而且毫无例外地使用了红色的粗字体,就如淋漓的鲜血一般刺目。
  如果这玩笑,那也未免开得太过于离谱了吧?我开始删除起博客上的留言起来,一条又一条。可我刚删除一条,立刻又有一条新的匿名“水仙”的留言出现在博客留言板里。看来这个无聊的人是在存心与我作对了吧。我有点生气,但却又有些无可奈何。毕竟作为博客作者,是没有权利封杀匿名留言IP的。
  我耸了耸肩膀,干脆自认投降,暂时不去管这些无聊的留言,等到那个化名水仙的人发累了留言罢手后,再一起删除掉好了。我点上了一根烟,静默不语地望着电脑屏幕,但思绪早就飞到了九霄云外。我在想,文洁躺在办公室的另一间房里,现在是不是已经睡着了?要是她看到博客里的那些怪异的留言,她会作什么样的感想?她会感到害怕吗?要是她害怕了,我可以保护她吗?
  不知不觉,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眼前一黑——面前的电脑屏幕突然变成一片黑暗。这是因为我太久没使用电脑,电脑启动了自动屏幕保护。我连忙伸出手指,准备敲一下键盘,恢复电脑界面。
  就在我的手指刚触碰到键盘的一刹那,电脑音箱里突然传来一声女人的凄厉尖叫:“啊——”我吓了一跳,再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不由得惊住了。
  屏幕上,有一张女人的脸,披头散发,面无血色。她的眼眶外,布满了一团一团的血污,再仔细一看,她的左眼竟然是一片深邃的空洞,里面没有眼球!一汪汪乌黑的鲜血正淋漓地从眼眶里流淌了出来!
  我的心骤然抓紧,像是有无数只小猫在挠我一般。
  只是一瞬间,这副画面就消失了。一切就像没发生过一般,屏幕上又恢复了门户网站明星博客的界面。
  是幻觉吧?刚才我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吧?一定是昨天的地震,加上刚才看到墙上狰狞逶迤的裂纹,让我感觉到精神紧张吧?我如此安慰自己。
  我按了一下键盘上的F5键,屏幕上陈海军的博客界面又一次被刷新。我这才惊异地看到,刚发表的博客文章下,只有几条正常的留言,几个陈海军的粉丝正在激动地庆贺自己坐上了博客的沙发——而那些匿名水仙的留言,竟然全都消失了,就像它们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真是活见鬼了!我暗自猜想。可是一想到见鬼,我的后背上的无数汗毛突然间根根竖立,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顿时濡湿了我的衬衣。

——难道真是我见了鬼?
  ——难道我刚才看到的一切全是幻觉?
  电脑后墙壁上的那道裂纹冷冷地望着我,这不禁让我有些胆战心惊。冰凉的感觉笼罩了我的全身,不知从何而来的恐惧令我感到毛骨悚然不寒而栗。
  我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是幻觉,我更不敢相信我见了鬼——是的,这个世界上是没有鬼的。
  说不定,是那个匿名水仙的无聊人自己删除了那些留言吧?我如此安慰自己,也只有这样才可以解释留言的神秘消失。
  现在可以证明曾经有过“水仙”这件事的,只有Outlook邮件管理器里的那封陌生邮件。我战战兢兢地点开Outlook,却骇然看到,收件箱里只有几封旧邮件,根本没有什么水仙的邮件。
  难道是我刚才看到邮件后,误以为是垃圾邮件,然后习惯性地删除了吗?我又打开了回收箱,里面只躺着几个以前删除掉的小程序,并没有那封邮件。
  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太多的事我无法解释。我也不敢多想,我宁愿把一切归咎于幻觉,也不敢向见鬼那方面去作猜测。

  我悻悻地关掉了电

下页(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