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引子
  徐传无聊的在街上溜达,突然一道刺眼的光亮引起了他的注意,走近了才发现那是一面“乾坤镜”,圆圆的水银镜面在中间,支架是一个青铜色的八卦,下面拉着一束火红的线穗,做工还算精细。小摊的老板躲在遮阳伞下,眯着眼睛呷口茶,微笑着望着徐传,可是徐传总觉着那老板的长相过于恶心,让人感到不舒服。
  徐传正想拿起来看看,可是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先一步抢了过去。“什么呀?照妖镜?!”小女孩轻蔑的说,“一看就是迷信!”
  “可不要这么肯定呀!小姑娘!”徐传诡异的说。
  “?,为什么?”她眨巴着大眼睛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不信?你拿来,我证明给你看!”说着徐传拿过了那面镜子,只见他右手托住镜框,左手在镜面前轻晃了三下,口中默念:“天影万物,始末重现。”接着把镜子递到女孩身边说:“看吧!在这里面你就会看到你的前世,别吓哭了呀!”
  小女孩半信半疑的接过镜子,“啊?!”的一声尖叫,镜子从手中滑落,幸好徐传早就知道会是这样,一把接住了镜子。那女孩还半张着嘴巴一脸惊恐。这是那老板也站了起来,探着头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周围也聚集起了许多人。
  “哈哈,原来这真的是面‘宝镜’呀!”老板兴奋得从徐传手中夺过镜子,抱在怀里却不敢看,围观的人纷纷议论,有的甚至说让老扳开个价。
  “不卖,不卖,这可是无价之宝,说什么也不卖!”老板抱着镜子如获至宝:“小兄弟,你快看看我这里还有宝物没有?你看看这桃木护身符,舍利项链,阿,快看看。”
  徐传看着老板像是失心疯的样子,心中暗笑。“行了,老板,别在这里骗人了,你这里一件真品也没有!”
  老板听到这话一征:“不可能的,这镜子……?”老板接着问那小女孩:“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不是……不是,镜子里不是我!”显然小女孩还没有完全从恐惧中恢复过来。
  老板抬起头看着徐传,那样子好像在说 你听见了吗,你怎么解释呀?
  徐传笑道:“你自己照照看呀。”
  那老板慢慢的举起怀里的镜子小心的放在脸前,镜子里出现的是一张粗糙,市井,又满布皱纹的脸。“不可能呀,怎么还是我?”
  “你以为会是谁呀?呵呵,你以为会是美女呀?”徐传笑着说,他本来想说是猪八戒的,可是终究没有说出口。
  “可是刚才?”老板又让那女孩子照,可是那女孩死也不肯接过那镜子,紧闭着眼睛摇着头,挤过人群逃出去了。
  “刚才那只不过是幻术而已!”徐传解围说。
  “幻术?”
  “嗯,幻术就是一种使人产生幻觉的巫术。始传于西方,在明朝末年时灭绝,中原再找不到有关记录,可是近期却在西北的山中找到曾经躲避追杀的女巫的后裔,由此些许咒语传了出来。”徐传总是喜欢在人前卖弄自己的学问。
  众人唏嘘不已。
  “我说老板,你刚才说什么?这是桃木的?”徐传拣起一块护身符道:“为什么说是桃木的?”
  “桃木是避邪的!”
  “对呀,真的桃木是有避邪的作用,可是你这假桃木恐怕是不行吧!”
  “假的?我这可是货真价实的!”老板一副认真的样子。
  “哼!那我证明给你看。”说着徐传从背包里抽出一张黄符,口中念道:“借阴护阳!”
  忽然,那黄符便突突的燃烧起来,火苗很高,幽幽的发出淡蓝色火焰,像是鬼火一般。接着拿起那护身符放在火上瞬间便被点燃了。“看到了吧?这火是靠阴气来燃烧的,如果是真的桃木是可以避火的。”
  “切 ̄ ̄,是木头就没有不着的道理!”那老板显然不相信。
  “我就知道你不相信,我这里可是有真正的桃木佛珠,是5年前亲自上五台山由主持空明大师开光的,你可要看好呀!”徐传从左手手腕取下一串黑色的佛珠,放在火上,那火竟像是害怕似的,本来高高的火苗呼的分向两边躲开的串项链,不多久竟然自己扑闪着灭了!一团青烟缓缓升起,散了开去。
  徐传看了一眼满是羞恼和惊讶的老板,哈哈一笑满意的扬长而去,留下一群诧异的人们不知所措。
  (二)偶遇
  徐传迈着大步子走到街口,却听见有人从后面匆匆跑来,而且脚步沉重。他回头一看,好家伙,不禁吓了一跳,一个一米八以上虎背熊腰的大汉停在面前,看到徐传竟咧开嘴笑笑,露出一排参差不齐的牙齿。
  “你……你想干什么?!”徐传急忙于退后几步,摆出一副防卫的架势。
  “不……,你误会了。我……这样,你近一步说话。”说着那大汉往前走了几步。
  徐传一边退后一边说:“好,好,这样就行了,你说吧!”
  那人叹了口气,脸上换上一副痛苦的表情道:“有件事还请师傅帮帮忙。”
  徐传定神看了看那人,约过了半分钟,忽然道:“对不起,我恐怕帮不了你。”转身就要走。一只老虎钳似的手却猛地抓住了他。“我还没说你怎么知道帮不了?”那人有些急了。
  “其实,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七八分了。不是我不肯帮,只是实非我能力之范围呀。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请过了,没用!你是我见到的术士中法力最高的了,我求你了,请试一试!”
  “呵呵,我那只不过是骗人的,只不过……”话说到一半徐传却看到那人一副期待恳求的神情看着自己,于是正色道:“那好,你告诉我,是谁给你戴上这鬼东西的?”说着一指那人的胸口。
  “你是说这护身符?!”
  那人从怀里掏出一块黑色的木块,道:“这也是件怪事,那天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道长说我恶鬼缠身,恐怕会有血光之灾,于是送我一块护身符以保平安。最后叮嘱我切莫让宝物沾水。奇怪的是当我醒了后,它就真的在我脖子上挂着了。”
  “你上当了!这根本不是什么护身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拿来我看看”徐传接过那东西一看,在木块的反面刻着一幅奇怪的咒符,“果然,,这是招魂符!!”
  “招魂符?”那人一脸惊恐的望着徐传。
  “对,这可是可以迷惑心神的邪物。这个符号是招魂的意思。我曾经在一本叫做《幽魂》的书中读到过,不过这种符必须得有很强的法力才能驾权,所以我刚才说我救不了你呀。”
  “那可怎么办?”看得出那人很失望又很害怕。
  “你的印堂发黑,可见事情必是厉鬼所致,虽然这厉鬼法力在我之上,对付她没什么希望,可是对付这邪物倒是容易得很,他不是嘱咐你不要沾水么,你就沾沾试试吧,水能散气,阴气凝结的东西沾水就会散的。”
  徐传从背包里掏出矿泉水递给那人,他接过来犹豫了一下,随即提起瓶子倒在那符上,
  一团黑色的烟雾升起,手里的符便不见了。那人瞪大了眼睛看着发生的一切,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徐传歉意地向他点了点头,转身便走。走出几步后却见那大汉无力的瘫在路上,神色痛苦。一丝同情掠过徐传的心头,鼻子一酸,他坚毅的走回去,拍了拍那人的肩膀:“带我到你家看看吧。”
  (三)初会
  在去他家的路上,他说出了苦绕在心头的怪事
  原来,这人名叫张勇,是黑市的屠夫(所谓黑市,就是指私下里屠宰出售的市场。) 
  本月初一,半夜的时候,张勇一家都在睡觉,突然间狂风大作,电闪雷鸣,紧接着地也跟着颤动起来,张勇猛地惊醒,以为是地震了,于是赶忙唤醒老婆,抱着儿子就冲出门外。可奇怪的是到了院子里以后发现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没有风声,没有地震,什么都没有,甚至是一点凌乱也不存在,周围是死一般的静和黑。可正在这时,张勇突然发现老婆并没有跟出来,于是轻唤老婆的名字,可是没人答应,他的心突然一沉,快步冲进屋里,急忙打开灯。
  却发现老婆直挺挺的躺在床上,眼睛盯着天花板,面目狰狞,张大了嘴巴,怎么也合不拢,好像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张勇叫她,却没有知觉,经医院诊断是惊吓过度,导致休克。
  怪事还没有完,一个星期后,那晚又是突然的风雨交加,电闪雷鸣。张勇惊醒后先是一顿,后便紧握了砍刀到要看看是个什么鬼东西在作祟。正在这时,门突然开了,一个白影闪了进来,就立在门口,身上发着莹莹的光,像是初秋的萤火虫。张勇的心噗噗乱跳,攥刀的手心出了一层冷汗,看不清那白影的的模样,却坚定妻子就是这邪物所为了,不知从哪里借来一股勇气,张勇提起刀便冲了上去。可那白影却是更加迅捷,只一闪便不见了。张勇跟着跑出去,可院子里又是突然的一阵寂静,张勇心里一惊,赶忙冲进屋里,果然,他的儿子……和妻子是一个样了。
  路拐进一条小巷,东转西转便看到了巷尾的一个黑漆大门。“这就是了!”张勇打开门,正要推门进去。“慢!”徐传伸手栏住了张勇,“让我先看看。”只见他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棕色小瓶,取了其中的一滴液体点在眼上,接着又挤出一滴滴在一张黄符上,点燃了那黄符便发出赤橙黄绿青蓝紫七种颜色,最后在紫色的光芒下燃尽。“不可能呀!”徐传疑惑的摇摇头,自言自语道。
  “什么不可能?有什么问题么?”张勇问。
  “噢,按理说,如果院子里有鬼怪作乱,院子的结界必有裂痕,可是你家的结界确是完好的。”说着徐传又摇了摇头。
  “结界?……是什么?”
  “俄……进去看看吧。”徐传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因为这不是三言两语就可以说清的。
  里面是一个四合院,可是只有北屋一家住着张勇,其余都堆着杂物,西屋满是血迹,肮脏不堪,里面还有两头猪,看来那是杀猪的地方了。整个院子布局还算合理,可是南面一栋大厦却破了镜——遮挡了大部分的阳光,使整个院子阴暗潮湿,这可是风水学的大忌,还好徐传在北屋门框上发现一面镜子,算是破了这个不祥。整个院子不大,地上长满了青苔。院子西北角的一颗大槐树吸引了徐传的注意。那可是一颗大树,估计至少有200年了。参天的枝干,把整个北屋都罩了下来。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大的一颗槐树?”徐传吃惊的问。
  “不知道,我爷爷小的时候就有了,祖宗留下的。”张勇看了看那棵树,露出敬仰的目光,又说:“进屋看看吧!”
  屋里并不像徐传想象的一般肮脏,相反倒是干净的很,虽说半个月没然整理了,各样东西却是有模有样,可见张勇的妻子必是一个勤快人。屋子里的摆设倒是普通得很,一张大大的八仙桌放在正堂,左右是两把古色古香的椅子,内堂是一张双人床,另外还有一个衣橱和碗柜,这种格局在这个城市的老建筑群里很常见,像是约定好了的。
  “你说那鬼当时就站在门口?”说着走到门旁边。
  “嗯,就是这里!靠在门上。”
  徐传环顾了四周,沉默了一会说:“你去取一盆水来!”张勇把水取来放到门口。杨用水打湿了一张黄符,然后点燃了,默念还原咒。当那符燃尽的时候,盆里的水慢慢起了变化。水中映出了当时的情景,一道白斑映在水中,当徐传看清楚那是个人影时,顿时猛吸一口凉气,一时支撑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
  那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厉鬼,通体发着白光,最可怕的是头上竟然长着一对角!!就像是鹿茸,在头顶上高高的舒展着。不过还是看不清面目。只是一个模糊的轮廓看得出那是个人形。
  水中的影响渐渐消失了,徐传才回过神来。“怎么样?”张勇急切的问。
  “我这些年跟着师傅见鬼无数,可是生的如此怪异的鬼却从没见过。”徐传喘了口气道:“听说清末时,死伤巨多,兵荒马乱,民不聊生,于是就产生了各种形状怪异的鬼,像是什么只有一半的鬼,或是用棍子支撑的鬼,可是头上长角的?……”说着徐传竟无奈的冷笑一声。
  张勇有些失望,一脸茫然的看着徐传。希望它能有些建设性的方案。
  “我想看看你的家人,那里应该是最好的突破口!”徐传突然说。张勇听到“突破口”这三个字,顿时唤起了神采,“嗯,咱们走。”
  在医院的特殊病房里,徐传看到了一大一小昏迷的两人。他走过去看了看小孩的眼球,马上掀起了他的上衣,七棵红色的斑点赫然眼前,摆成一个反着的北斗形状。
  “这是什么?”张勇吃惊的问。
  徐传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一字一顿的说:“反-天-罡-阵!”
  “反天罡阵?”
  “我本来以为他们只是被勾了魂,那样找回来便是了。可是,他们竟是中了这早就被3界禁止了的邪阵……”
  张勇听到这里,身体突然一振。忙说:“那么怎样?”
  “还能怎么样?!”徐传露出忧伤的神情,道:“他们的已经……魂飞魄散了!救不回来了。”
  张勇听到这句话,脸色突然变得煞白。“你是在骗

下页(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