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饭后老婆在沙发上玩手机,我在厨房洗碗。

  这时我妈来串门,我拿着抹布开了门,陪她走进屋里。

  然后看见老婆躺在沙发上,额头放着条毛巾,她“吃力”的撑起身子,用虚弱的声音说:“妈,您来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