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天麻与白金
  
   明月清风寄相思,皓月当空洒清辉。爱你犹如爱天空的明月,中秋快乐。
  
   黎嘉黎笑了,看这条刚发过来的短信。这意味着钱冰峰上飞机了。
  
   他会回来,答应和自己过中秋,赏月,吃柚子。想到这里,放开手机的手伸进裙子,立秋,瓜果成熟,裙子正好,有时候可以不穿短裤,一阵风从长裙下的赤裸两腿之间调皮钻过,那是无法形容的快乐。
  
   能自己解决的尽量不麻烦别人。
  
   有人敲门,15:38分,这个时候不可能是钱冰峰,他还在飞机上。
  
   黎嘉黎最讨厌中午睡觉的时候有人敲门,何况自己正在进行自我娱乐活动,如果是男人在进行中,突然听到敲门声,更容易阳痿。所以男生在打飞机的时候一定要在门口挂个牌上面写着请勿打扰。黎嘉黎觉得索然无味,洗手,穿上外套,很薄很透明的外套,在镜前一转身,开门。
  
   “你的房租到底交不交!”世界上没有房东喜欢欠钱的租户。
  
   黎嘉黎后悔没有问是谁就开门,窘迫道,“等明天,明天等我男朋友回来……”
  
   房东老妇女的短而枯燥的卷发在秋天的太阳下发出霉烂玉米的气味,嘴巴里喷出的气味也是腐臭的,黎嘉黎宁愿三更半夜鬼敲门也不愿意大太阳底下遇见催租的房东。理直气壮的穷人,是不怕鬼的。
  
   房东的内衣把两肋的肉勒的很紧张,所以语气嚣张,“做女人的,哪个象你这么穷,你那男朋友开的车那么好,房租都不帮你交吗?”
  
   黎嘉黎咬着嘴唇,“五点之前给钱给你。”
  
   回房间,眼泪掉下。辞职后,钱冰峰问过是否需要钱,是否要搬宽敞一点的房间。被拒绝了,“你只是我的男朋友,我不想和你发生经济关系。”
  
   要面子的人,基本上都赚不到什么钱。但有钱基本上能够有面子。
  
   15:54分,大难当铺。
  
   白金是受欢迎的典当物品。一千块买的链子当了七百块,值得。黎嘉黎庆幸当时接受了钱冰峰的圣诞礼物,等有钱,再赎回来。
  
   七百元的房租交了,房东脸色一变,笑容可掬,“黎小姐,在我家吃饭再走嘛。今天晚上有炖汤,很营养的。”
  
   “不了,谢谢,欠您的房租那么久,真不好意思。”黎嘉黎瞥了瞥房东沙发上独自抽烟的男人,是她老公,很少下楼。一个瘦弱的眼神混沌的怪老头。
  
   “明天中秋节怎么过啊?”妇女就是喜欢八卦。
  
   “不知道。”黎嘉黎顺手关上门,上楼。
  
   16:02分,楼下房东厨房内的香气飘进黎嘉黎的鼻子里,使劲的吸一口气,开始幻想自己正在喝那汤。突然想起什么,看看时间,冲到楼下的菜市场。留了一百块生活费放枕头里,其他都拿出去。二十三岁,本来就不该是存钱的年纪。
  
   杀鸡的时候,老板不小心切到手,分不清哪是人血,哪是鸡血。
  
  “买点天麻炖啦,杀鬼精物,蛊毒恶气,久服益气力,长阴肥健,你不知道吗?”杀鸡的老板拿纱布把血手一裹,他的眼镜上还有一滴血。
  
   于是又买了天麻。
  
   又买了月饼,零散的,一人一个,一个三块钱。中秋节吃月饼,端午节吃粽子,过年吃饺子,中国的很多食品都是应节。
  
   塞了天麻和生姜在赤裸的乌鸡肚子里,打开火,托着下巴看蓝色火苗愉快的让锅里咕嘟咕嘟,仿佛在说孤独孤独。
  
   18:30分,汽车喇叭声,钱冰峰在楼下等待。等待她打扮漂亮,带着青草味道的香水弥漫车内,还有那温润活泼四处乱扫的小舌头。
  
   黎嘉黎趴在阳台上,对着她爱的男人说,“上来嘛,上来嘛。”

(二) 中秋前一天
  
   钱冰峰是个白领,外资公司的总经理助理。衣服的领子永远很白,牙齿也是,白森森,他并不瘦,结实而英俊。
  
   被人介绍认识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
  
   彼此第一眼就很有好感。黎嘉黎那时候有一份不错的工作,钱冰峰喜欢这样女人,年纪比自己小三岁,头发天然卷,相貌可人,学历中等,性格活泼,活泼中有沉静的安分。相处起来很愉快,轻松。至少这女人从来不主动问自己要钱,这省了许多的费用。
  
   谈了一年的地下恋爱。钱冰峰不敢告诉妈妈,得等黎嘉黎本科毕业――――自己是研究生,女方至少要是本科,这是妈妈的要求之一。某些知识分子有时候身上会散发比铜臭臭一万倍的酸臭。
  
   黎嘉黎失业了,在私人企业就是这点不好,动不动就被炒。除了每个星期上两节课外,黎嘉黎大部分时间都在房子里看电视看书,钱冰峰经常来,但晚上总要回去睡觉。
  
   有钱的知识分子,家教总是很严的。黎嘉黎庆幸自己的男朋友有钱又有知识。
  
   上楼前,钱冰峰没有忘记把停在楼下的淡蓝色奔驰车锁了,这要是丢了,真可惜。
  
   一推门,黎嘉黎象受惊的兔子一样蹿到他怀里,让人爱怜。
  
   “有没有想我啊……说啦说啦……”因为很高兴,黎嘉黎很象个孩子。
  
   “刚下飞机,回去洗了澡来你这了。”钱冰峰双手紧紧抱着她,然后往下移动,最近她胖了,成天不出去运动,腰部长了一小圈肥肉,软软的,这样的感觉很舒服。
  
   大部分男人并不介意女朋友有多苗条,胸部有多大,只要是属于自己的,都很喜欢。
  
   “什么味道?”钱冰峰扇了扇鼻子,“很香啊,隔壁在煲汤吗?”
  
   黎嘉黎神秘道,“再等五分钟,有惊喜。”
  
   等待的过程中,接吻。黎嘉黎的下嘴唇很性感,略略的厚,颜色粉嫩,长的毫无心机。
  
   汤端上桌,鸡肉已经完全炖烂,黑的皮,黄的姜,绿的葱,汤上漂浮如云朵的油花,一股天然的药材香气混合乌鸡的肉香,让人垂涎。
  
   两人开始享受。
  
   钱冰峰赞不绝口,“好吃,我爱死你了。”
  
   黎嘉黎自然是笑着欣慰的看,自己顾不上吃,只是傻傻的说,“那你要全部吃完。”
  
   钱冰峰忽然放下筷子,握着黎嘉黎的手,“我一辈子都要吃你做的饭。”
  
   秋天,日落西山,房间没有开灯,有些昏暗,绚丽又凄美。黎嘉黎和钱冰峰抱着吻着,不疲倦的做着,一星期两到三次,缠绵畅快。
  
   难道天麻炖乌鸡有奇效,最后那几下,钱冰峰觉得自己要飞起来,无数的快乐伴随着身体的快的节奏汹涌,五秒钟过后,人回到现实。
   “讨厌。”黎嘉黎站起来。白色液体顺着大腿流下,“我去洗澡了,你要走了吧?”
  
   “嗯。”钱冰峰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打了一个饱嗝,蕴含着鸡肉的味道,只有自己闻见,一阵舒服。又有些内疚,说是自己女朋友,却从未见过自己的家人和朋友。良家妇女就像二奶,一段感情真挚与否看它是否能曝光在阳光下,这句屁话不知道是哪位先知说的。
  
   黎嘉黎忘记拿毛巾,从洗手间里出来,“你走的时候帮我把门关好。明天白天我要上课,晚上你要是有空就陪我吃个月饼再走行不行。”
  
   “去我家过中秋吧,我妈妈会喜欢你的。明天我来接你。”钱冰峰有些鼻酸,一年来,孤单的女孩子,要求并不高,父母在外地,自己又没工作。
  
   同情是爱的一种。如果又爱又同情,要命的。
  
   第二天,气温很高,36度,比夏天还热,黎嘉黎阳台上的仙人掌开花了,鹅黄色,低头闻,没有香气,怪的事情意味着什么?
  
   深夜,黎嘉黎突然醒来。打开衣柜,开始挑选衣服,新的肯定是没有钱买的,有一条米色吊带长裙只穿过一两次,可惜没有漂亮的项链搭配。
  
   项链在当铺,让人黯然。
  
   “打扮的这么漂亮,和男朋友约会吗?”同桌收拾着东西,“晚上会很浪漫吧。”
  
   黎嘉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再见,中秋节快乐。”

(三)
  
   下午五点,坐上钱冰峰的车。行李一个箱子装好,房子退了,房东怪怪的声音,“别回来啦,过好日子去。”
  
   电话响着,钱冰峰于是接,电话有点漏音,听声音是个男的。黎嘉黎顺手把开着的音乐拧小了,中秋节,电台反复的播月亮代表我的心。
  
   今天晚上可能没有月亮,因为下雨,街上很热闹,到处都在堵车,交通和感情一样让人困扰。饭店门口已经有人开始拿号码排队,各种各样脸在车窗外晃动,许多人提着月饼。黎嘉黎手里没有,因为没有钱买。
  
   钱冰峰和电话中的人打着哈哈,说节日快乐,你真够朋友之类。电话中的男人不知道说了什么,在挂电话之前,黎嘉黎很敏感的从钱冰峰的眼里捕捉到一丝不快。
  
   “没事吧?”黎嘉黎看着他。
  
   钱冰峰笑了笑,拍拍黎嘉黎的头,“没事。等下在我父母面前乖一些,他们都是知识分子,年纪又大了,说话和做事要注意分寸。”
  
   二十三岁的黎嘉黎懂事的点点头,毕业后工作能够继续半工半读,全赖钱冰峰的支持,他开口,自己没有什么理由不答应。
  
   车停好,已经快到了。
  
   是单元楼,有电梯,保安有点黑,但笑起来又让人觉得舒服,旁边的水池中养着几条锦鲤,鱼池换了水,但鱼儿还是不自由,不能反抗,无助吐泡泡。
  
   你是氧气,终会消失,我会窒息,肚皮朝天。
  
   28楼。
  
   在门口时,准备按门铃,黎嘉黎怯怯的躲在钱冰峰后面,“怕。”
  
   “怕什么,我都说了要带你回家吃饭的。”钱冰峰吻了吻这个女孩子,二十三岁,很懂事,懂得给自己炖汤,懂得将自己睡过的她的床收拾的干干净净,每次的床单都是换新的――――在别的女人那里没有这种待遇,她们总是把套套随便往垃圾桶里一扔,动不动就问自己要钱。
  
   开门了。
  
   是钱德重,钱冰峰的父亲
  
   “伯伯好。”黎嘉黎几乎要鞠躬。
  
   厨房里的文欣兰正在忙碌,今天是中秋节,自己亲自下厨,为她爱的两个男人。桌子上已经有九个菜,还差一个。
  
   外面下雨了。黎嘉黎庆幸自己的化妆没有耽误时间。
  
   环顾四周,很干净很温暖的房子,黎嘉黎忽然想念自己的家,在最北的北方,眼睛湿润,等钱存够了就回家好好休息几天,如果钱冰峰有时间,就一起回去。
  
   四人吃饭。
  
   黎嘉黎小心的吃,小心的回答问题。
  
   “你父亲是做什么工作的?”文欣兰不喜欢这个女孩子,看第一眼就不喜欢,没来由的。听儿子说过有这么个女孩,学历不高,身材一般,人却老实。
  
  “在家种果树,苹果,还有梨,夏天有草莓和西瓜。”黎嘉黎想起家里连成一片的果园,甜滋滋的,最喜欢秋天,果实成熟,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喜悦。
  
   “你母亲呢?”又问。
  
   “她在监狱。”黎嘉黎的眼眶一湿,“不是她杀的,她只是推了他一下,撞到锄头上死了,他抢我妈妈的钱,他是村长的亲戚。”
  
   钱德重和文欣兰相视,摇摇头。
  
   “对不起,我家冰峰不能和你这样的女孩子交往下去,吃完饭叫他送你回去吧。你以后最好不要给他打电话,听说冰峰还在你那里住过,你真不自重。”文欣兰的普通话优雅而清脆,“拿着东西想住我家,休想。”
  
   “我走了。”黎嘉黎轻轻放下筷子,垂着眼泪,早知道如此,为什么要来自取其辱,“中秋节快乐。”
  
   钱冰峰张了张嘴,“等等,我送你吧。”
  
   “不用了。”黎嘉黎的手背一条黑印,睫毛膏不是防水的,熊猫一样。(睫毛膏一定要用防水的)。
  
   钱冰峰站起来,被熟悉的手拉住,小时候这双手抱着自己,牵引自己走路,给自己缝衣、喂饭,而起身离去的这个女子,只不过是个过客。
  

下页(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