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最近看到好的灾难恐怖片比较多,对片子中主角与非主角们对待灾难危机的种种态度深有感触,于是常常幻想,要是我身临其境,面对如此恐怖情景,该有什么样的反应呢?这就是我写这部小说的初衷了。但是这种片子里面的人物多半是老外,偶尔有华裔人口出现,也多半是一出场便遭遇不幸,或者是阻碍主角的反派角色,被主人公K掉。于是我把危机发生的地点改在了中国,主角们也都是中国人。

  小说描写的是一个平凡的男人杨帆,没有奇幻小说里面常见的精神力之类的特异功能,也没有武侠小说中超凡入圣的武功,其实他根本就不会功夫,根本就是一个很普通的年轻人,甚至连枪械弹药的知识都没有多少,连和僵尸搏斗都靠的是一把普通的菜刀。但是他却和朋友们在僵尸遍布的小镇里,一边躲开僵尸和恐怖生物的攻击,一边逐步抽丝剥茧,揭开病毒泄漏的秘密,并且逃出生天。

  我要写的并不是恐怖小说,我只是想把平时接触的各色人物代入生化危机这一个场景,通过他们来反映人们在困境中的种种态度,或者互相帮助,舍己救人,或者相互猜忌,弃众逃生。但是由于本人笔力太拙,对社会的观察也有限的很,所以根本就没有刻画出人物的性格,写小说的初衷也就没有达到。也许对生化危机系列和最近几部僵尸电影熟悉的朋友会觉得小说里有抄袭的痕迹,这个我承认,也请各位谅解,我会在小说尽量避免这种情况。

  我个人认为,小说就是编故事,编故事当然要合情合理,也就是说虽然你在说假话,也要让听的人觉得你说的就是真的。如果主人公在遭遇困境时突然变成了超人,或者一个莫名其妙的神仙过来传送功力给他,或者突然自创了隐身,瞬间转移等法术,这就不太合理了。虽然很多朋友喜欢这样的情节,主人公是超人,学无不会、战无不胜、高大英俊、处处留情,其实我也喜欢啊,这样我就不会为主人公着想了,他追不到女生怎么办?他被僵尸困住了怎么办?他和朋友走散了怎么办?碰到怪兽又怎么办?记得旧时的武侠小说,凡是掉进深谷的主人公无不遭遇一个绝世高人,学会了天下无敌的武功,好像天下间的高人都跑到深谷里去居住,天天翘首仰望,等待有人掉下来,好传他武功。这样哗众取宠的情节虽然会让读者替主人公高兴,但是多少也说明了作者文思的匮乏。因此我尽量让主角们自己想办法,通过现有的条件解决困境,这样才会让小说显得真实,当然我也不敢给他们设太多的难题,毕竟我智商有限,不能全部替他们解决,呵呵……
  
  序 噩梦

  我跳下公车,天色已经开始变暗,我担心妻等得急了,又要惹她生气,急步走向她们公司门口。她们公司位于闹市区,这个时候人来人往,我一时之间还没有看见她,心想她该不会是已经走了,还盘算着该如何哄她开心。一转头间,瞥见她的身影,我心登时放了下来,悄声来到她的身后。叫了声“老婆!”,她并没有被我吓到,缓缓转过身来。看到她转过来的脸,我的心一惊,吓得坐倒在地上。这不再是我熟悉的脸了,她的脸变得浮肿苍白,面颊上长着几个很大的脓疮,目光呆滞,眼睛虽然对着我,但是两只眼光的焦点仿佛透过我的身体,聚向了远处。我无助的望向四周,原来熙熙攘攘的人群全都停住脚步看着我,他们的脸和她的脸一样浮肿恶心。我连逃跑的勇气也没有了,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慢慢的围向我,几只冰凉的,带着血迹的手摸到了我的脸上,接着我的颈侧一阵剧痛,我发出一声绝望的惨叫………。

  我猛地坐起身来,不自觉的摸了摸右边的颈子,然后再摸摸额头,额头上全是冷汗。妻也坐了起来,打开床头柜上的台灯,柔声问我,“又做恶梦了?”我点点头,没有力气再说话。她伸出双手抱住我,“别怕,一切都已经过去了,都过去了……”我仿佛找到童年时在母亲怀里的那种安全感,放松了逐渐颤栗的肌肉,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心里想“妻毕竟比我坚强多了。”

  妻的呼吸逐渐变得缓慢而悠长,我知道她睡着了,轻轻挪开她的双手,点了一只烟,关掉台灯,起身来到阳台上。现在已是深夜了,我一眼望出去,林立的大厦中有零星的几个房间透着灯光,轻柔的路灯在江水中投影出点点柔光,一阵微风吹来,我只觉得神清气爽,心中祝愿这个世界能永远这么美丽。不知什么时候妻来到我的身边,我劝道,“我没事,你去睡吧。”她把头靠着我的肩膀,执拗地说:“我就想陪着你。”我顿时觉着心中柔意无限,伸出手搂住她,心想“我即使要失去我的全部,也不能失去她。”
第一章 跳槽.


  我在内地的一个小城市读的大学,在大学里面学的是设备管理专业,据导师们说这是一个很俏的新兴专业,我因此也就满怀信心,以为毕业的时候有很多的单位等着让我挑,等到真的毕业时,我才清醒过来,历经千辛万苦,种种挫折,又通过熟人的帮忙,总算在成都的一家大型国营企业找到一份工作。工作的内容就是维护机床,就是工厂的常说的“机修”。这真是一分辛苦低薪的工作,每天都要和冷冰冰的机床、扳手、螺钉螺母还有油污打交道。由于厂里有很多数控设备,工人实行三个班轮休,人停机床不能停,经常半夜被叫起来,和老师傅一起去维修机床,我的手也永远有那种洗不掉的机油味。那个时候我对那份工作简直深恶痛绝到了极点,我一直觉得我的人生不应该是这样过一辈子,于是我开始找工作。但是由于没有工作经验,所有的简历都是石沉大海,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过了两年。
  
  终于有一天,有个小公司表示对我感兴趣,虽然工资没有增加多少,但是公司地址在市中心的一幢写字楼里面,工作的内容是搞设计。我那个时候对写字楼有一种莫名的向往,就是篮领渴望变成白领那种感觉。于是我甚至没有和任何人商量,就毫不犹豫的辞去了厂里的工作。刚到写字间工作,一切觉得很兴奋,以为自己就可以青云直上了,甚至考虑是不是该买一套房子了,那个时候真是幼稚得可笑。过了一段时间,我才发现,这所谓的机械设计师其实就是绘图员,图纸是由设计院的老工程师们画好的,我的工作只是把它们转化在电脑里面,画了几个月的图纸,我甚至都不知道我画的是什么。看着桌上堆积如山的蓝图,我开始后悔当时不应该这么快辞职的,如果当时请一两个月长假,我至少还有一条退路。
  
  大概过了半年多,我又跳到一家做耐火砖的小公司搞设计,老板很器重我,给钱让我自己配了新的电脑,买了新的办公桌,激光打印机。当时我对他知遇之恩那种感激之情真是无法用言语表达,只是觉得把命卖给他也都值得了。当设计工作搞完了以后,我就被安排在车间,和按天计酬的农民工一起打砖,这种砖用于砌炼钢炉内壁,每一个形状不尽相同,最小的有两三百公斤,大的有一吨多,我们先在搅拌机中混匀原料,然后倒入我设计好的模腔里面,再用震动棒搅拌均匀,烘干凝固后拆掉模具,就得到一块耐火砖了。我终于明白天下的老板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希望最大限度地榨取员工的剩余价值,只是他们采取的方式不同罢了。每天在粉尘弥漫的车间干着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力气活,我当时的气苦也就不说了,拿到第一个月工资以后,我就炒了老板的鱿鱼。
  
  一时之间没找到工作,我的心开始慌了,由于每个月都要寄钱给下岗的父母,我又刚好借钱买了电脑,刚领到的工资交了房租后就没剩多少了。我成天跑人才市场,看报纸的招聘信息,甚至连报纸上很小块的“某公司招聘机械设计人员”的广告都打电话去询问,但是那个时候就是奇怪,有几家明明面试还顺利,可是偏偏却没有回音,现在想来,要是当时有一个公司肯要我,我肯定会去安安心心上几天班的,也就不会造成害死几十万的无辜市民的惨剧。
  
  总之,那个时候的我,就像一条困在浅水桶里的鱼,不甘心在水桶里过一辈子,总以为水桶外面是辽阔的大海,等到拼命跳出水桶,才发现外面原来是干涸的大地,要回去是不可能的了,只有再跳,最后累得筋疲力尽,只有等待命运之手来捡我回水桶了。
  
  过了一个多月,我的生活变得异常简单,每天在网络游戏中寻找藉慰,从中午玩到深夜,然后睡到第二天中午,起来后继续上网,只有感到饿的时候,才会胡乱找点东西来填饱肚子。由于连续几天都不出门,有几次我都感到房东在门外试探性的敲门,甚至从门缝里窥视我的行动。终于有一天,在网上看到人才大市场秋季大招聘的介绍,我才醒悟过来,该找工作了。我洗了澡,换了一套干净衣服,刮掉了长长的胡须,揣着以前剩下的简历,跑到了人才市场。好多人呀,每个招聘摊位都挤满了人,一张张充满活力的脸迫切的望着自己心仪的公司,争先恐后的塞着厚厚的自荐书,我想起了几年前的自己,掂了掂自己单页的个人简历,心中无限的悔恨,我比起他们来多的就是浪费掉的几年光阴,我忏悔似的发誓,只要有公司愿意要我,我一定会从底层干起,认真积累经验。
  
  塞了几次简历,都被退了回来,因为我的工作经验有点分散,我又不好意思投招应届生的职位。人开始少了,我也着急了,忽然瞥见一个职位“设备管理工程师”,我的心一跳,仔细看了看要求,也就是维护修理设备之类的,我这个时候像是看到了希望,把简历掏了出来。位置上坐着两个人,都是中年人,左边的年级大点,皮肤黝黑,有些偏瘦,打着领带,外面装了一件夹克,右边那个穿着西装,精神焕发,有种春风得意的感觉。我赶快递出了简历,穿西装的人快速浏览了我的简历,抬头看看我,然后把简历递给旁边的那人,指着简历上的某个地方,低低的和他说着什么,穿夹克的人抬头看着我,“你是学设备管理的?”我隐隐感觉这次可能会成功,自信的说,“是的。”“在国营企业做了2年设备管理?”“对。”“愿意到我们公司来吗?”我没想到会这么顺利,头一下晕了,抬头再看了一下公司简介“安布雷拉制药科技有限公司——中美合资”,该公司位于成都附近一个小城市里,“就这样放弃这个大城市去小城市发展?”我暗暗问着自己,犹豫不决,但是一想到目前经济上的窘态,还有这段时间对自己承诺的誓言,我马上坚决的点点头。“愿意。”
第二章 新的开始.


  汽车在去公司的路上奔驰着,我坐在车上,望着窗外的风景,心事重重。我卖掉了电脑,还了借款,带着衣服和一床被子,带着迷惘和无助,离开了成都这个生活了三年的大城市。

  这是成都附近一个小城市里,离成都就一个多小时的车程,交通便利,小镇环境整洁,消费便宜,城市建设,街道绿化,公益设施都做得很好,人口也不太多,是一个适合休闲养老的地方。一到周末,就会有很多人从成都开车来这里消费娱乐,也有些成都人在这里买了房子。

  制药公司主要从事胰岛素、生长素、干扰素、抗生素等等的研究,有几种新药已经上市,在西南地区的影响还是比较大的。公司位于小城的西北角,占地200多亩,员工有三千多人,除了技术人员以外,工人大都是本地人。公司建立才三年多,办公大楼和厂房都显得漂亮气派,办公楼前有一个很大的广场,广场中心立着公司的标记——一个撑开斜放的大伞,看得出来这个公司是很有财力的,据说安布雷拉制药在世界很多国家都有分公司。

  我到人力资源部报了到以后,被分到公司宿舍宿舍是两人一间,人力资源部的小张把我带到寝室,打开门,寝室还空着一个床位,他把钥匙给我以后,就离开了。我放下包,希望着室友不要太难相处,寝室很整洁,地上找不到烟灰和烟头的痕迹,被子也叠得整整齐齐的,墙壁上整齐挂着蓝色工作服。我正在想象着这个室友应该是什么样子,门被推开了,一个高大的身影走了进来,他看见屋里有一个人,愣了一下,我对他点点头,“我刚来的,以后和你一个寝室了”,他走过来,伸出右手“我是王建勇,河北的”,我感觉回到了大学时代,顿感亲切了起来,伸出了右手,和他握在一起。

  王建勇也是维护设备的,去年从一个专科学校毕业以后应聘到这里来的,他动手能力强,又肯吃苦,为人憨厚,和我倒是很投缘,在工作中,也经常帮助我,过不了多久,我们就无话不谈了。

  在招聘会上遇到的那个黑瘦的人是我们设备管理科的主管,他把我和王建勇分在一组,每天定期完成设备的点检卡,只要没有特殊情况,工作倒不是很累,而且都是新设备,也没有什么大问题,平时就拿着英文的说明书慢慢钻研一下,慢慢的也就适应了这一份工作。

  三个月试用期满了,我的表现还好,主管对我也比较满意,加了我的工资,也有意让我多接触机床的英文资料和参加培训,有时候静下心来想一想,按照公司的薪酬制度,过一两年,我就有机会加薪,然后就有能力在这个小城市里供一套房子,一生也许就这么过了。这个公

下页(1/19)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