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岳父家里是加工粮食的,有的时候货多,就要找临时工来搬运,岳父性格比较豪爽,中午都会管饭,因为岳父岳母都好喝酒,家里有不少好酒,因为都是街面上的。工人都熟,到吃饭点直接奔书房去找酒,什么梦之蓝,什么赖茅,逮到什么开什么,开完拿着去餐桌上,运一次货像鬼子进村一样,螃蟹,甲鱼,黄鳝,大虾,,只要冰箱有的,他们自己下厨烧,每次工钱花的还不如酒菜钱多。因为我岳父当家,我岳母也不敢说,去年我老婆辞职回家管账。不让上门吃饭了,快到饭点,她就去街上按人头买盒饭回来,几顿给治住了。我岳父觉得没面子,又不敢说,整天说我老婆是黑心棉,其实心里是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