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与某女同志相约相亲,之前在网络上征集了不少抠女建议,一大早就精心打扮自己一番,不过谢绝了大家的内裤外穿的最佳创意,心中早已经踌躇满志,卖了洗手间的瓶子和报纸,7块,到早市地摊买了条新内裤穿上,新气象嘛!新内裤也很舒服。

  穿上西服,把脸洗干净了,起码给人精神抖擞的感觉。太抠了连双好袜子都没有,最后挑了双漏洞最小的穿上吧,本来准备买一双的,但转念一想如果相亲不成就浪费了,将就吧。

  一路上为袜子上的洞忐忑不安,我先到的媒人家,给孩子买了几根冰棍。媒人知道我抠门,看我买东西了,感动的语无伦次。说我的婚事包她身上了,我也很感动,要知道就多买几根了。

  女方来了,穿着很时髦,但是理个板寸,真别扭。怎么看怎么像个男的,头型跟单位烧开水的老王头差不多,一看她就想起老王头,晕死。再意淫一下,想像中跟她亲嘴,忽然脑海中又想起老王头,恶心。

  克制,再克制。简单聊天彼此介绍自己,我提议孩子多闹的荒,我们出去坐坐吧!

  出门后我怕她拦出租车所以走在前头找倒骑驴,倒霉倒骑驴不用他一天到晚在你跟前晃来晃去,用他了半天没有,狠下心不行就打的吧,不就是3.5块钱的事吗?

  就在这时倒骑驴来了,我说没多远咱坐这个吧,有情调,她同意了,先把她让上车,我正准备上呢,车子滑了一下,腿一扯,鞋掉了,破袜子漏了出来,尴尬!怕什么来什么,穿的时候就担心还是出事了,赶紧穿上,我估计她看见了,但是装作无事,心中窃喜:比较有素质。但自己早已经面红耳赤了。

  点餐的时候我吸取了昨天众姐妹的高招,点了那个免费续水的红茶,可是天太热了,喝的我满头大汗,餐厅也够囧的,水烧那么热干嘛。真的不好意思加冰啊,BS自己,脸皮太薄。

  等到她点了,她看起来很有修养,说吃过了,喝点东西吧,窃喜!随你喝能喝多少钱!又给她要了份那个蛋挞,一共不到20元。心中很满足,唯一不爽的是她那板寸,一看她就想起老王头,再想就是亲嘴,又是老王头。骂死老王头。

  聊得很高兴,我提议把头发留起来。

  本来想打车把她送走的,可是她说自己想走走,邀我伴陪,很高兴,又能省点钱还能拉近距离,路上又买了2瓶绿茶,6块钱,与打车差不多,白算计了。

  今天抠女花费30元,再加上4块钱媒人孩子的冰棍,34元在我的预算范围之内,很满意,晚上的时候给自己加瓶啤酒庆祝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