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病人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总是唱到:一个人的夜我的心,应该放在哪里。
医生上前说道:那个,要不,您放我们这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