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大街都是夏天衣服和冬天衣服瞎几吧穿的人,短袖与厚卫衣擦肩而过,花裤衩与雪地靴互不相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