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静的夜,长长的走廊在昏暗的灯下,显得有点阴森.在这座14层高的办公楼里,只有一个房间露出了白色的灯光.在黑暗中有点奇怪的感觉.
  宝儿坐在办公室里看那一叠剧本.已经看了很久,她有点累了.看看表,已经十点半了.该回去了.望望桌面上的剧本,她还是挑了那本有点恐怖的< <莎乐美>>.书的封面上画着一个中世纪装束的女孩子,公主打扮,长发垂到脚上.她手上捧着一样东西,那是一个俊美的男子的头.而这位美丽的公主,正准备去亲吻那没有了生气的唇.她脸上带着一种冷漠地近乎冷酷的神情.
   宝儿仔细看着这个封面,不仅打了个寒战.她似乎看到了那公主脸上带着一丝诡秘的微笑.
   “还是回去吧.”她对自己说.
   她开始收拾东西,背对着门,她没注意到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
   “宝儿.”
   蓦地身后传来呼唤自己名字的声音,宝儿吓的手里的书都掉了下去,同时猛地转过身去.
   “怎么了?”陆天逸也被吓到了.瞪大眼睛看着她.
   看到陆天逸,宝儿舒了口气.拍拍胸口,她好笑地看着他: “师兄,拜托别吓人好不好?我心脏不好.”
   “好好好.我道歉.行了吧?”陆天逸忙说, “我以为你知道我进来了呢.怎么那么晚了还在这里啊?我刚才看了一下.这楼里一个人也没有了.你不怕?”
   “怕啊!所以才吓了一跳啊!”宝儿边说边重新收拾东西. “这次艺术节的节目要定下来了。我来这里选剧本.”
   “还真负责啊你这个社长.”陆天逸打量着这个看起来还是个小孩子的女孩. “走了吧?一起吧.免得你不敢下楼梯.”
   宝儿瞪了他一眼.然后笑了.
   “我敢来就不会那么没胆子啦.对了,师兄你又那么晚回来干什么?”
   “我来拿点资料.”
   看到宝儿已经把书抱在怀里走向门口,陆天逸很自然的跟在她后面,关灯关门.
  话剧社的活动室在八楼.他们一路走下去,除了脚步声回荡在冰冷的空气中,再也没有别的声音了.此刻,宝儿承认,如果她真的只是一个人,她会非常害怕.因为虽然楼道有灯光,可是太暗.就算是现在,有师兄陪着,和她说话.她也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黑暗处瞪着她,让她非常不舒服.只想赶快离开这地方.
  很快,已经到了二楼.看到一楼那通向大厅的玻璃门,宝儿突然打了个冷战.其实,这个办公楼显得特别阴森是有原因的.因为以前,曾有一个师姐在这楼上跳下来.尸体就躺在大厅里.从那时起,走国这里的人都觉得这里特别冷.无论冬夏.就算门窗全关上,还是会觉得一股冷风在大厅里转啊转.越往下走,宝儿就越觉得冷。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还是什么。反正她就是心里发毛,不自觉地抱紧了怀里的书。而她身边的陆天逸似乎一点感觉都没有,还是和她说笑。宝儿忽然想起那个自杀的师姐是和陆天逸同届的。但她不认识,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师姐会自杀。当时她才是一年级新生。记得那天早上她早早来到办公楼,发现大楼已经被封锁。然后就听同学说有人跳楼了。尸体还在大厅里。有些好事的人还偷偷跑去看了。宝儿一听就脸色苍白。马上飞一般跑走了。还好长一段时间不敢自己一个人走过这里。
   现在突然想起这件事,实在有点不妙。她很想问问陆天逸这件事到底是怎么样的。因为当时他已经是学生会会长,应该知道点什么。可是,在这种环境,她真的不敢问。她只希望早点回到宿舍
  走到那道玻璃门前,陆天逸又非常自然地走快了一步,很幽雅地把门拉开,对宝儿微笑着说:“Please.”
  宝儿笑了,走出去.她想起别人对陆天逸的议论.因为陆天逸无论在什么场合,对任何人都非常有礼貌.而且有很好的礼仪.所以很多老师和同学都喜欢他.但是同时,也有人说他是装出来的.说他虚伪.这些话,宝儿听过好多.可是,她都不相信.
  陆天逸看到宝儿笑的那么开心,就奇怪的问: “笑什么啊?”
  “没有啊.刚才你帮我拉门,让我想到点什么.”想到什么?”
  宝儿想了一会,说: “我想到有人说你的礼貌都是装出来的.”
  陆天逸听了一点都没有不悦.其实他已经听惯了这些东西.他望着宝儿笑笑地说:“那你怎么想?你也觉得我是装出来的?”
  宝儿想了一下,马上摇摇头.
  “我不相信你是装的.虽然我和师兄不太熟悉.可是我的感觉告诉我师兄不是装的.”
  陆天逸的笑意更深了.
  “谢谢.”
  宝儿也对陆天逸笑了。走出了大厅,迎面是清冷的夜风,宝儿感觉舒服多了。她开始和陆天逸说笑。但转头那一刹那,她眼角瞥到大厅里面那道玻璃门打开了。她的心猛地一抖。她清楚地记得陆天逸为她拉门后把门关上了。虽然大厅里是很阴冷,可是并没有风。而且那道厚重的玻璃门也不是一阵风吹开的。这座大楼现在也不会有人。想到这,宝儿刚松弛下来的神经又绷紧了。
  不会那么邪门吧?宝儿惶恐地低下头。同时加快了脚步。
  走到台阶前,宝儿刚伸出脚,身后突然传来一把女声。
  “嘿!”
  宝儿还来不及做出惊吓的反应,就感到有什么东西重重地落在她肩上。这回,她终于尖叫一声,然后顺利摔在台阶上。书也掉了一地。
  陆天逸也来不及拉住她。当他听到那把女生的时候,他只来的及回头看了一眼发出声音的人。然后他想去拉宝儿时已经太迟了。
  “没事吧?”他连忙俯身下去。
  宝儿感到脚踝痛的厉害。但她还是抽出时间瞪了呆在台阶上的女孩子一眼。
  “死人言心!想吓死我啊?!”她骂到。
  其实言心受的惊吓更大,她只是想打声招呼而已。这也是她一贯的打招呼方式啊。她忙蹲下去扶宝儿:“你还好吧?对不起啦。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时候心脏变的那么小了。”
  “你怎么跑来了啊?”
  “我见你那么晚还没回来,担心你一个人怕嘛,所以来接你啊。还怪我呢。好可怜。。。。。。”言心作出一副心碎的样子. “早知道你有护花使者,我就不用那么辛苦跑来挨骂了.”
  “我也只是刚巧回来拿资料而已.”陆天逸淡淡地说.
  “那我们怎么没看到你上来啊?”宝儿比较关心门的问题.
  “我从西面楼梯上,这边下啊.”言心说.
  宝儿心终于不用吊起了.原来门是言心打开的.是她没看到言心在大厅而已.
  “来,起来把。”言心扶她起来.这个时候,宝儿正面对着大厅,看到大厅里的情景.她的心跳几乎停止了.
  透过大厅的玻璃墙,她看到那道让她受够了惊吓的玻璃门是关着的.这次绝对不会是言心关上的.因为她看到门开着到言心出现只有一两秒时间.他们离玻璃门那么远,不可能是言心关上的.
  宝儿不知道自己的手紧紧的抓住了陆天逸扶她的手.陆天逸皱了皱眉,问: “怎么?很痛吗?”
  宝儿望了他一眼,陆天逸注意到她眼中满是恐惧.宝儿希望自己是看错了.当她再望过去想确认时,她几乎要晕过去.
  她分明看到一个女的站在玻璃门前.
  “那么痛吗?怎么直冒冷汗啊?”言心担心地问.
  宝儿被言心转移了一下注意力,就这么一点时间,她再看大厅.那个女的不见了.门,关着.
  宝儿吓得身子都有点打颤了.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她离那个女的这么远,她看不清她的脸.可是,她感觉到她在注视着自己.而且,应该带着一丝诡异的微笑.宝儿本来就不是个胆子大的人,这下更是吓的她想哭。她也没办法告诉他们说她看到了一些不应该看到的东西。言心和陆天逸看到她脸色煞白,眼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都以为她痛得厉害,忙把她架了回宿舍
  陆天逸一直把她送回了宿舍,帮言心安顿好宝儿才离开。本来男生是不可以上女生宿舍。不过他把学生会的牌子一亮,楼下的阿姨也就没话说了。
  陆天逸走后,言心帮宝儿擦药。另外两个舍友许菲和何思云也凑了过来,向宝儿逼供。希望知道为什么陆天逸会送她回来。
  可是惊吓过度的宝儿从见到那个女的以后一直都没有说过话。擦药时的疼痛终于让她回了点魂。
  “好点没有?是我不好啦。不该在你后面吓你,应该大步跑到你前面吓你,最好先打个电话通知你的。”言心边擦边说。宝儿尽管情绪低落,还是笑了。
  “没有啦。我还没有谢你呢。你真好,言心。”
  言心听了恶了一下,说:“行了。我们谁和谁呢?你真好这句话,你跟陆天逸说去。人家可是大老远跑去接你,还要找个借口呢。不过其实你胆子也不那么小嘛,敢一个人在那栋阴森森的大楼里呆那么久。我都有点怕。”
  宝儿一听言心提到那栋楼,马上恐怖的感觉又上来了。许菲和思云听到言心说起,马上把她们听到的传闻搬出来讲。宝儿越听越恐怖,终于忍不住一把抱住言心说:“言心,今天你和我睡好不好~~~~~~~~ ”
  言心本来是怎么都不愿意的。可是宝儿就是抱着她不放。她只好投降,和宝儿一起挤在下铺。
  宝儿一直睡不着。她不断找话题和言心说。言心开始还是好好地和她说,后来熬不住,就只是哼哼哈哈的回应着。最后,什么声音也没有了。宝儿还在不停的说着: “……你说,我家的小花是不是好可爱啊?”
  然后等了半天也没见言心哼一声,她忙用力摇了摇她,结果言心 “唔”了一声,转了个身继续做她的春秋大梦去了.宝儿气恼地看着她,嘟着嘴说: “死言心!没义气!”
  她望望四周,其他三个家伙都睡了.暗暗的宿舍里,看什么都模糊一片.因为天气不好,衣服都干不了.大家都把衣服挂到窗户上了.衣服的影子映在窗上,象一个人挂在那里.宝儿越看越怕.她忙把被子拉过头,缩在被窝里再也不敢把头伸出来了.
  不知过了多久,宝儿已经进入了梦乡.不过,她做的梦的让她真的宁愿自己没睡的好.她梦见一片漆黑.一点光亮都没有的漆黑.黑得连声音都消失了.宝儿就在这一片黑暗中,她惶恐的四处走着,希望找到出口,可是,她怎么也走不出这片黑暗.更要命的是,她知道自己在做梦,她希望自己能醒过来.可是她办不到.
  忽然,她听到有什么声音很轻很轻的从自己耳边吹过,象一阵无法察觉的微风.但那感觉并不然人感觉到舒服.宝儿仔细听,可是声音消失了.四周又是一片死寂.而正当她的心稍微轻松点,她又听到了那声音.她的心狂跳起来.这次,她听清楚了。尽管那声音很微弱,但是她知道那是笑声.笑得很低很慢.
  那是把女人的声音.
  “谁?”在梦中,宝儿开口了.她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发抖.
  “呵呵……”
  回答她的还是这笑声,频率没变,声调没变,只是越来越清晰了.
  宝儿快哭出来了.她好怕.她恐惧地四处望着,可是还是只有一片黑暗.
  然后,她听到笑声在她身后,她猛地转过身去,她几乎尖叫.她看到那个女人在她身后不远处对她笑.然后慢慢地移动,慢慢绕着宝儿转圈.宝儿目光一直跟着她,她觉得自己心脏都快要承受不了了.她很想看清楚那个女孩的样子,可是,无论她怎么努力,那个女孩的脸似乎总在一片阴影下.宝儿看到她的披肩长发,看到她灰色的裙子.还有,看到她笑着的嘴.而她那鬼魅的笑声就一直在宝儿身边回荡.
  “啊………!”宝儿终于大叫一声.然后,她发现自己成功醒来了。而衣服,也被汗湿透了.但她只觉得一阵阵发冷.
  清醒了一点后,她发现天已经大亮.一看手机,她又吓了一跳.
  “哇,都九点了?!”
  她忙掀开被子就起来.脚一碰地就大叫起来.她忘记自己扭伤了.
  她叹口气,望望四周,宿舍里空空的,大家都走了.然后她看到架子上言心给她买的早餐和字条.上面写着: “宝儿,你昨晚没睡好,脚也伤了.还是好好休息吧.我给你买了鸡蛋和牛奶.你醒来就吃了,然后好好休息.我把你的书给你拿回来了.就在床上.言心”
  宝儿看了好感动啊.她边吃早餐边想,如果言心是男孩子的话,她肯定要她做男朋友.
  正吃着,她听到门外有人敲门.她感到奇怪,挪过去开门一看,竟然是陆天逸.
  “师兄?!你怎么来了?”宝儿瞪大了眼睛.
  “看看你啊.顺便给你带点早餐.”陆天逸举起手里的袋子.
  宝儿心里一暖.然后笑了: “谢谢师兄.可是言心给我买了早餐了.”她也举举手里的早餐.
  陆天逸看了无奈地笑了: “是啊?真可惜.”
  宝儿让到一边说: “师兄进来坐坐吧.”

下页(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