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我一个人在胡同里走着,月光很强,近乎有一点刺眼。忽然,我听见似乎有小孩子的笑声,随后,便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他们,他们嬉笑着,蹲在那里不知在干些什么。似乎很开心的样子。 

  “小朋友,你们怎么不回家?已经很晚了。”我慢慢靠近他们。 

  冷风吹过,他们忽然唱起歌来:“第一个人偶说,我是淘气的小人偶,跳下屋顶,摔的稀八烂;第二只人偶说,我是乖巧的小人偶,藏在家里,被火烧成灰;第三只人说,我是生气的小人偶,拿起尖刀,自己割断头;第四只人……” 

  不知为什么,我猛的回头,发现一个人站在旁边,“消失吧!”他手里拿着刀,突然劈向那些孩子。然后我听到一声巨响,刀劈在地上。那些孩子不见了。那个男人定定的站着,我顺着他的目光望去,那四个孩子竟然站在不远处,发出嘻嘻的笑声。一种奇怪的恐惧感充斥了我的全身。

  “第三只人偶说,我是生气的小人偶,举起尖刀,自己割断头……” 

  “住口!不知觉悟的家伙!”那个男人再一次冲了过去,小孩子慌忙逃散,可还是有一个被刀刺伤,他痛苦的尖叫非常刺耳,好象快死了一样。 

  “请等一下!”我一把拉住那个人。那些孩子趁机逃走了。 

  周围恢复了平静。“你看见他们了?”那个人一把揪住我,“你竟然放他们走!!!” 

  我感到他的刀架在我的脖子上,我立刻吓的喘不上气来。“你……你干什么?” 

  他轻蔑的哼了一声,“等你倒霉的时候,我再来好了。”

  然后,他就消失了,就像他来的时候一样。 

  “青泽,张老师要你快一点交昨天的作业,否则……呵呵。”璎珞坏笑着拍我的肩膀。 

  “哎呀,真倒霉。”我一把抢过木杉的作业本,“木杉,下节课如果老师问起我,你就说我生病回家了。” 

  “什么?又要逃课?喂,你也太猖狂了吧,这个月你已经是第23次了。” 

  “真罗嗦,好了,我走了。” 

  其实,今天逃课真的是因为我不太舒服,似乎我有什么事还没有做,却又不知道是什么事,老是有种焦躁的感觉。快到家时,我的头越来越晕,“啊,好想睡觉啊。”我自言自语,好不容易打开房门,我躺在沙发上,立刻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拿出作业,“璎珞,我的作业,让张老师批改吧。” 

  “他不会再批你的作业了……”我发现璎珞的眼睛很红。 

  “怎么?他生我的气了吗?” 

  “张老师他,他死了。” 

  “什么!” 

  “张老师是从天台上跳下来死的,公共安全专家局接到了一个奇怪的电话,赶到这里时,发现他已经死了。据说死亡时间是半夜。”木杉很不自然的整理作业本。 
 
  “奇怪的电话?” 

  “是的,先是有小孩子唱歌,然后有人说咱们学校有人跳楼自杀了。接着电话就断了。”

  “那个人八成就是凶手吧。”我觉得毛骨悚然。 

  “公共安全专家也是这么怀疑的。青泽,我看还是别谈这件事为妙,总是觉得不太吉利。” 

  “有,有道理。对了,你不是说有小孩子唱歌吗?唱的是什么啊?” 

  “好象是……关于人偶的童谣。” 

  “什么?”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青,青泽,你没事吧……”木杉被我吓呆了。 

  “我……没事。”我试图微笑一下,那一瞬间,我感到很累。 

  当他重新站在我面前时,我几乎无法控制我的怒气。 

  “要是你再有什么举动,我一定饶不了你!” 

  他仔细的看了看我,带着冷酷的好奇。“他不是我杀的。”他说。 

  “而是你,”他的刀在我眼前晃动了一下。“你难道不记得了?你那天躺在床上,然后……” 

  然后?然后我又重新站起来,走出家门……我的头突然很痛,然后我走到一个人的家门口,敲门……我带着那个人,来到屋顶,我对他说:“死吧。”…… 

  “不——”我忍不住尖叫起来。一切都那么清晰,是我干的,我让那个人跳下去,他死了,我为他的死轻轻唱:“第一个人偶说,我是淘气的小人偶,跳下屋顶,摔的稀八烂。” 

  “不——不可能的,怎么会是我!?!?一定是你对我用了什么暗示。你就是凶手!” 

  他很不耐烦。“你应该还记得那天晚上吧,知道那四个小孩是什么东西吗?他们叫做唱丧歌的人偶,听到这种不吉利的童谣的人,就会被附身。而现在,你就是害人的鬼了……” 

  “青泽?你醒醒。该你回答问题了啊。”有人轻轻推我的肩。 

  我睁开眼,教室,课桌,同学。我没有死,原来是一场噩梦。 

  可是,那么真实,让人心惊胆寒。“青泽,老师叫你回答问题呢。”木杉小声说。

  “啊,明白了,”我站起来,“这个问题……” 

  天呐!我看见了什么? 

  拿刀的男人就站在讲台上,他冷酷的眼神,锋利的刀,“不——滚开!你给我消失!”我把书重重摔到地上,书本散落了一地。 

  “青泽,青泽!你冷静点!”木杉着急的说,“你仔细看看,什么也没有啊!” 

  我鼓足勇气睁开眼,讲台上只有老师,什么人也没有。是幻觉吗? 

  我在家休息了两天,现在家里人都小心翼翼的,他们以为我因为张老师的死受了刺激。 

  “青泽,木杉来看你了。”是妈妈的声音。不知怎的,听到木杉来访,我忽然变的非常没有精神,头晕的要命……第二天下午我就接到了木杉的死讯,他是在家里被火烧死的,烧的面目全非。据说是煤气泄漏,导致了火灾,而最诡异的是报案的人依然唱着童谣。 

  那个男人不再出现了。可是在每天夜里,拿刀的男人和四个人偶就会在我的梦中出现,交谈,他总是对他们说:“你们什么时候才肯结束?” 

  孩子们总是嘻嘻的笑着,“等丧歌唱完,等丧歌唱完……”他们的脸变的扭曲,然后腐烂,露出没有嘴唇的牙齿。 

  “等丧歌唱完,等丧歌唱完……” 

  “好吧,唱完丧歌,你们就必须跟我走,否则……” 

  每当这时,我就会醒过来,我不明白等丧歌唱完会发生什么,这种恐怖的事要维持多久呢? 

  无论怎样,我还是决定回到学校,连续发生的死亡事件,弄得人心惶惶。第一只,第二只人偶已经唱完了丧歌,那么另两只呢?我一边想,一边在走廊里慢慢踱步。 
 
  “对不起。”看见对方被我撞到一边,我连忙道歉。原来是璎珞。

  “你没事吧,”璎珞露出困惑的目光,“你的脸色很不好啊,” 

  “我没事。璎珞,听说你要转学是吗?” 

  她有些尴尬。“是的,因为学校发生这种事,很多人都说这里不吉利……” 

  我本来想说些理解的话,但一种熟悉的眩晕突然冲击我的大脑,“不,不能啊……”我踉踉跄跄向后退,“青泽?你怎么了?” 

  “呵呵,你听过人偶的童谣吗?就是张老师和木杉听的那个,很好听的哦……” 

  璎珞发出歇斯底里吼叫,她用力的撕扯掉自己的头发,满手都是血,然后她又开始拼命的撞墙。我冲过去抱住她,她的力气大的惊人,拼死挣扎。“快帮我抓住她!” 

  一旁看呆的人这时才蜂拥而上,争斗过程中,我发现璎珞充血的眼睛一直盯着我不放。
 
  大家好不容易把璎珞按到墙上,这时,走廊窗户上的玻璃突然全碎了,是自己爆裂的。很多人都被碎玻璃弄伤了,璎珞再一次猛的推开所有人,飞快的向走廊尽头跑去。

  “快!快追上她!” 

  璎珞静静站在那里,不知什么时候手中多了一把尖刀,因为光线不足,璎珞的表情显得更为诡异。“嘻嘻……”她发出孩子般的笑声,和我在梦中听到的一模一样。

  “璎珞!别干傻事!”一个同学试图抢过她的刀,被她一刀划破了手臂。于是就再也没有人敢靠近。 

  第三只人偶说,我是生气的小人偶,拿起尖刀,自己割断头。 

  璎珞揪住自己的头发,一刀,两刀,三刀……我听到了脊椎骨断裂的声音,“停下!”我不顾一切的冲上去,我抓住她拿刀的手,我清清楚楚的看见了她对我诡异的微笑,我一惊,手不知不觉的松了一下,她猛的用力,我突然感到一股热热的东西喷到了我的脸上。

  一个圆东西滚向人群,是璎珞小巧的头颅。所有人都尖叫起来,璎珞的尸体重重摔在地上。我的脸在痉挛,第三只人偶的丧歌应验了…… 

  “你,等一下。”我说。 

  他停下了脚步。我又看到了他冷酷的眼睛,闪着幽绿色。“什么事?”
 
  “你为什么不除掉那些鬼?” 

  “他们是除不掉的,”他轻轻抚摩他的刀,“人偶的歌如果没有完全应验,那就会依然有人像你一样,他们已经答应我了,第四只人偶的歌唱完后,他们就跟我走。” 

  “去哪里?” 

  “无人之境,”他笑了笑,“就是从此以后永远的消失。” 

  “那么就是说没有办法了?只有等到第四个牺牲品死掉,一切才能结束?”我激动的大喊大叫。他依然无动于衷的看着我,带着一点残酷的好奇。 

  终于我没有任何力气再喊叫了。我无力的跪在地上。“你……”我苦笑,“或许不是人类吧。”

  “你说的对,”他回答。“我叫旁观者,除鬼的旁观者并不是人类。”
 
  我默默站起来,向某一个方向走去。总会到家的,我想。 

  我坐在镜子前。耳边回荡着诡异的笑声。“来吧,人偶的诅咒……”我对镜子里的自己说,镜子里渐渐出现微笑着的人偶,他们变的支离破碎。那种熟悉的眩晕又重新来临了。“第四只人偶说,我是绝望的小人偶,找出一条绳,吊在房梁上。”…… 

  以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216 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