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中科院供职的同学聊天,他说他看星际穿越也鼻酸了。 我说啊没想到科学家也晓得感动, 他说不,我没想到做科学家也得拼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