声音机里,一个女孩说:“我是一个女孩儿,特别敬重我们经理为人,他曾经细心照顾喝醉的我,整整坐了一夜,所以我想为他点一首歌。”
“哪首歌呢?”
“《算什么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