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冬瓜氽丸子

  在小芳的家里,以前都是妈妈做饭的,妈妈是个急脾气,做饭也是,这边油锅都快要着了,那边还在切菜洗菜,而且一做就一大锅,所以味道嘛,可想而知。 

  爸爸在外地工作,总是不在家,而他一旦回家,就像客人一样,什么也不让他做,好吃好喝供着,妈妈就是再累,他也不动手,可是,只有小芳能支使得动爸爸,谁让她是爸爸唯一的心肝宝贝呢! 

  爸爸的拿手好菜就是冬瓜氽丸子,他氽的丸子没有一个散的,而且味道鲜美,小芳每次连汤都要喝得干干净净,而小芳最会向爸爸撒娇了,只要她给爸爸捶捶背,再哼哼几声:“我最爱吃爸爸做的冬瓜氽丸子了!”爸爸就会乐颠颠的下厨给她做。 

  本来一家三口也算是其乐融融,但是,自从爸爸迷上了那个狐狸精,一切就变了,爸爸变得不爱回家,原本可亲的他,再也不用小芳给他捶背了,再也不给小芳做冬瓜氽丸子汤了。 

  这一天,那个不要脸的女人来到家里,把爸爸的脸都抓破了,还踢了妈妈一脚,她说,如果爸爸不和妈妈离婚娶她,她就找人把家里炸掉。 

  妈妈流着眼泪给小芳收拾了衣物,让她去外婆家暂住几天,避开家里这些事情的不良影响,小芳对妈妈说:“没有关系的,妈妈爸爸不会扔下我们和这个坏女人走的,你放心吧!”说完,她就一个人走了。 

  没过几天,附近一个出租房里有个年轻的女人跳楼了,是从五楼跳下来的,那个女人才22岁,摔下来时是脑袋着地,脑浆流了一地。 

  那个女人就是来小芳家的那个狐狸精,经过警方的调查,确认此事与小芳的爸爸没有关系,那个女人是被一个女人杀的,而小芳的妈妈去警局自首了。爸爸因为这件事情传开了,也十分没有面子,大病了一场,从此就在家里待着,再也没有上班。 

  有一天,小芳问爸爸:“你想吃冬瓜氽丸子吗?我学会了,做给你吃吧!” 

  于是,小芳就在那里做,在厨房里忙活了一上午,端出一锅汤来,只见里面白里透红的丸子,透明的冬瓜,绿绿的香菜叶,还有红红的辣椒面,尤其是里面还勾了一层薄薄有玻璃芡,非常好看,爸爸尝了尝,味道还十分鲜美,不由得夸了小芳几句,然后一口都没有让小芳吃,一个人吃光了。 

  过了几天,爸爸还想喝那样的汤,小芳就又给他做,就这样,他竟连着吃了一个月的冬瓜氽丸子汤。 

  这一天,爸爸又要吃小芳做的冬瓜氽丸子汤,小芳诡异的冲他一笑,“你再也吃不到那么鲜美的冬瓜氽丸子汤了!” 

  爸爸惊异的问:“为什么?” 
 
  “因为最后一点肉已经用完了,还有,脑浆也没有了!” 

  “什么?那到底是什么做的?” 

  “那是你最心爱的女人的肉,那玻璃芡是她的脑浆,你不是为了她不要我们吗?你不是说要和她生生世世在一起吗?我让你一点一点把你心爱的女人吃了,从最嫩的胸脯肉、大腿内侧到肚子、胳膊……你一点也没有糟塌!还有,她就是我推下楼的,她还想和我搞好关系,还想当我的后妈,哈哈哈~~~~~~~”小芳狂笑道。
 
  此时,电视上正播出新闻“日前,一具被杀的女尸被盗,至今不知去向!”

麻辣烫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罗罗爱上了吃麻辣烫,一锅沸腾的底料,随便几样爱吃的小菜,往锅里一扔,煮一会儿捞上来,又麻又辣又香,吃起来不知道有多过瘾,虽然知道有一些黑心的老板为了节省成本,把客人吃过锅底过滤一下再拿出来给下一批客人吃,还有一些店里为了拉回头客还往锅底里加大烟壳之类的东西,可罗罗还是忍不住,尤其是夏天,外面阳光热辣辣的,里面开着空调,喝着冰镇啤酒再吃着热腾腾的麻辣烫,更是一种享受。 

  这天天气真是热得离谱,快下班了,罗罗突然特别想吃麻辣烫,这种饭一定要有四五个以上吃着才热闹,于是打电话给几个有此同好的哥们,可是邪了,他们今天都没有时间,罗罗就有点不想去了,可是那馋虫在心里拱来拱去,真是难受。 

  本来明明下班了,可主任却又拿来一份文件,让他务必今晚做好,于是罗罗只好打消了吃饭的念头,于是他专心地做事,等他做好之后已经是晚上10点半多了,肚子饿的咕咕叫,由于时间已经不早了,他决定去夜市随便吃碗牛肉面什么的就算了,走到公司附近的小吃街却发现街口那家做大饼的摊子已经关门了(因为是人头饼子,没有人买啊!只好关门了!),新开了一家店,远远的就看见大大的招牌——乐山麻辣烫,锅底免费,不论荤素,一元五串!罗罗的口水一下子就涌了出来,心想,我先去尝尝,好吃了再带他们来!

  进了小店,发现里面人还不少,整个店几乎都坐满了,人人都吃的热火朝天,老板娘胖胖的,大约三十岁上下,她十分热情,告诉他,小店刚开张,八折酬宾,并把他领到一张桌子那儿,那张桌子已经有人坐了,是一个年轻女孩子,老板娘解释说:“现在人太多,能不能拼个桌?我再给上一个锅,你们俩人各涮各的,行吗?”那个女孩点点头同意了,罗罗见那个女孩长得非常漂亮,便也没有多说什么,再说老板娘也说一人一锅,有好吃的,又有美女养眼,罗罗觉得没有白来。 

  他要了一个鸳鸯锅,一份麻辣小料,一大杯扎啤,又自己去台子前选了一大堆荤素串,接着就大吃了起来。 

  这家店的味道实在不错,尤其是小料,调得真是香、麻、辣,真是三绝!那个女孩子也吃得不亦乐乎,两个人都是满头大汗,不由得相视一笑,看来那个女孩也特别能吃辣,她要了一个麻辣火锅,还要了两份麻辣小料,罗罗先开口了:“小姐,我们能在一桌吃饭也是有缘,不如我请你喝杯饮料吧?”他注意到了那女孩那边没有要饮料,那女孩子脸红了红,轻声说道:“这里的酒水很贵的,所以我没有要,可以多吃一点!”罗罗觉得这个女孩子坦诚可爱,于是给她要了一瓶冰可乐,两个人边吃边聊,非常开心,快乐的时光过得总是特别的快,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午夜12点了,罗罗吃的差不多了,看了一眼表,说:“咱们可真能吃呀,从昨天都吃到今天了!”只听那女孩子说:“是吗?”罗罗透过火锅冒出的热气,模模糊糊看到那个女孩子的脸在一点点发生变化,她的脸越变越长,也越来越白,还冒出绿莹莹的光来,眼睛变得血红血红,鼻孔里流出长长的黑乎乎的血,她好像没有发现自己的变化,还是吃着,吃着,罗罗四肢冰凉的看着。他环顾四周,发现店里所有的顾客都变了,有的没有头,有的有四只眼,老板娘突然有了八只手,这样才能忙得过来。等他再转回头来,对面那个女孩子的手已经不像是手了,而是一对爪子,长长黑色指甲,她已经不用筷子了,而是用那黑乎乎的黑指甲直接从热腾腾的锅子里捞东西,而她在吃什么呀!那锅里煮的是一团团的头发、眼珠子、还有一块块头皮模样的东西,粘乎乎的心、肝、肠子。。。。。。那个女孩吃得嘴角都流出白沫来,她用那只大爪子抓起旁边的冰可乐,不,是一瓶黑绿黑绿的粘液,她歪了歪嘴角,如果那算是笑的话,罗罗不知道有什么笑会比这个更让他心惊:“知道为什么这里的饮料很贵么?因为它们是胆汁做的,为了不让胆汁有苦味,所以,一定要吓死的人胆才能用!现代人已经刀枪不入了,被吓死的是越来越少了,所以这种饮料才最贵!”她不用再说下去了,因为罗罗已经听不见了,在他死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是:“老板,我又吓死一个,他的胆汁可以用,这回可以给我免单了吧!”

黑森林蛋糕.黑咖啡 

  下午四点,公司楼下的绿茵阁咖啡厅,林可染独自坐下靠窗的一角,面前摆着一客黑森林蛋糕,一杯黑咖啡。 

  可染肤色偏黑,一头及腰的长发总是紧紧的盘起,虽然是艳若桃李,却偏偏冷若冰霜。 

  下意识的呷一口黑咖啡,可染不由得冷笑了一声,怪不得自己落下一个“黑寡妇”的绰号,在公司,她永远是冷面冷心,从不对任何人假以辞色,二十七八岁的人仍是云英未嫁,好像也没有要嫁的意思,除了肤色黑外,又偏好黑咖啡,黑森林蛋糕,真是一黑到底!就连这个绰号,也是在洗手间无意听到了,小秘书田甜那天一天都没有开冷气——被她黑口黑面的吓的已是回到了冬天。 

  其实可染也不想这样,只是这年头年轻女子在外打拼实属不易,只要你稍具姿色,便会被冠以“花瓶”的称号,若是工作勤力又出色,则是靠美色攀到“高层”。可染摇摇头,不要再想了,桌上还有七八份文件等着自己批阅呢!一口饮完杯中的咖啡,抚平眉间的皱纹,可染起身上楼。 

  一进办公室,可染似乎带进一股冷空气,原本一个个“生龙活虎”,一下子变成了“万马齐喑”,在心里笑笑,脸上仍是淡淡的,径直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处理好几份文件,看看表已是八点多了,居然一点也不饿,取出运动衣,可染来到常去的俱乐部,在跑步机上跑的大汗淋漓,期间也有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无聊男子来搭讪,都被她身上散发的冷气吓跑了。 

  从会所出来,已是近十点了,晚上十点,正是都市夜生活的开始,可染一边看着街景,一边慢慢向前走着,咦,几日不来,街角处新开了一家咖啡馆,名字很特别——“只爱陌生人”,小小的店门前站了一个笑容可掬的女孩子,她迎上前来,递给可染一张印刷精美的宣传单,只见上面第一行就醒目的写着“本店特色,黑森林蛋糕”那个女孩子真是玲珑剔透,她主动为可染拉开了店门。可染不由自主抬腿进走进了小店。 

  店堂并不大,但布置的很温馨,一台老式留声机在墙角放送着节奏舒缓的音乐,原森的桌椅及随处可见的鲜花,让第一个都市夜归人感到家一般的温馨。 

  一个服务员微笑着向可染微微屈膝:“小姐,请问点些什么?”可染还未张口,他又接着说道:“黑森林蛋糕是本店的特色,现在还八折优惠,来一客吧!” 

  可染心里一动,他怎么知道我爱吃这个,可他的眼睛充满了致命的吸引力,可染不由得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一份堪称无与伦比的黑森林蛋糕就摆在了可染的面前,挑起一匙细细品尝,真是细腻香滑。 

  可染吃的不亦乐乎,完全不顾保持身材了,吃完一份,那个店员似乎一直在盯着她,递过来一杯柳橙汁,可染不喝:“我只喝黑咖啡的!” 

  他笑了笑,那笑容是如此让人心醉,连可染这种号称“黑寡妇”的女子也为之心动神摇。 

  他又开口了:“想喝黑咖啡?我会做最好的,怎么样,留下来,我来为你做!做最美味的蛋糕和最香浓的咖啡!” 

  可染为他所魅惑,仿佛被催眠了一般,不由自主的和他来到厨房,看着他的双手不停的忙碌,好奇的问道:“我可以帮忙吗?” 

  “当然可以!”他的唇边,是那永远的微笑,“帮我搅拌面粉糊吧!要想蛋糕好吃,就一定要用力噢!” 

  可染卖力的搅着,搅着,觉得手都痛了。她突然想起一件事:“为什么店名叫做只爱陌生人?” 

  他的笑容有一些扭曲:“因为陌生人比较新鲜,也比较好骗!” 

  可染因为他的表情而心惊,再看自己的右手,什么时候右手已经沾满了面糊,她手力想甩掉那些面糊,可却越甩越多,最后整条手臂上全是,而那些面糊沾到身体后,慢慢变了颜色,就得越来越黄,只听他自言自语说:“黄油好了!”手起刀落,可染的一截手臂就掉在了盆中,似乎连骨头也没有了,化成了一滩黄油, 

  可是可染反倒不害怕了,她反复在心里说,这只是一个梦,一个感觉上比较真实的梦。 

  她看着他一点点的从她的身体上割下不同的部位,手臂成了黄油,乳房做了奶油,挤了一些血做成了红色的甜果酱,再加上腿上的肉混合面粉做成的鸡蛋面粉糊,啊,一个完全的黑森林蛋糕做好了,他又把她身上完好的皮剥下来,在一个咖啡炉上煮啊煮啊,又加了一点点黑黑的粉沫,煮了一夜,煮成了一壶黑黑浓浓的咖啡。 

  转眼又是第二个夜了,可染奇怪如果是梦,为何她不醒来,如果是真实,为何她还没有死,低头一看,她的头颅下面插了一根管子,里面流着一些液体,也许这是维持她生命的东西吧! 

  她听到外面又进来一个女子,听到他又在介绍店里的特色——黑森林蛋糕,看着他端起那个香喷喷的蛋糕,走到外面,那个女子甜甜的声音传入耳里:“这么好吃的蛋糕是怎么做的?为什么店名叫做只爱陌生人?” 

  他的声音仍是那么诱人:“想不想看看如何做蛋糕?跟我来!” 

  他先那个女子一步进来,唇边仍是那个迷死人的微笑,可染最后的意识就是他伸来一只手,慢慢的拔掉了那根管子!

下酒菜——麻辣鸭脖

  似乎北方人原本

下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