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
  “……”
  “喂,请讲话!”
  “……”
  “你要是不……”
  “快到直播间!”一个凄冷的女声之后,就是“嘟”的声音。
  刘全从刚刚热乎的被窝里爬起来,迷迷糊糊的穿上了衣服,等回过神来才意识到刚才接了一个电话,一个告诉他赶快到直播间去的电话。
  他揉了揉眼睛,拿起手机,准备看清楚到底是谁打过来的,嘴里还嘟囔着:
  “这大半夜的,什么人叫我去直播间啊?”
  可是,在他手机的来电显示那里,并没有发现新的来电!最后的一个来电,还是电信公司给他打来的宽带维修反馈电话。
  刘全没在意这个,如果不是做梦的话,他确实接到了一个女的给他的来电。
  十分钟以后,刘全的车停在了电台大楼前。刘全没有下车,只是透过车窗望着这个一直以来都是白天才看到的高大的建筑物:这是一幢灰白色的建筑,一共有18层,而刘全的办公室在17层,直播间在3层。夜里,这座建筑显得是格外的安静,被蓝色的探照灯由下而上的照着,又显得是那么的诡异且不同寻常。
  刘全摇下车窗,从下而上的大量了这个高大的建筑物一圈,似乎还在疑问中:为什么我要在半夜来到这里?
  刘全下了车,就像平常上班一样走进电台大楼。
  电台大楼的正门是玻璃门,感应的,人走近大门,它就会自动打开,人离开,门就自动关上。可是这次刘全都快用鼻子贴到门上了,这两扇大玻璃才很不情愿的打开,仿佛在告诉我们:大半夜的,不要来打扰我!
  刘全走进了大门,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下,这扇大门在关到一半的时候,又打开了,就像又有人进来一样!
  电台大厅里还是那样的阴暗,即使是在白天,也很少有光射进来,这可能是这座大楼的缺点所在。只有从两侧一天24小时都开着灯的卫生间里传出一点光亮,才让刘全看到前面的路。卫生间里的哗哗的流水声,在空旷且安静的空间里,显得是那么的有力。
  电梯。
  是的,刘全要等电梯上3楼。电梯一直停留在17层,刘全按下“∧”之后,电梯本来就是直接从17、16、15这样一直下来的,可是这次,电梯却先上了18层,大约等了几秒钟之后,才18、17、16这样下来。
  随着“叮”的一声响,电梯来到了1楼。
  门缓缓打开,突然,刘全发现里面竟然站了一个身穿保洁员制服的女人,她在里面慢慢的擦电梯墙壁!这样一个人竟然差点把刘全吓倒!
  “你,你这么晚了,在这干什么?”刘全战战兢兢的问道。
  “擦墙壁啊!”这个女人头也没回的一个字一个字慢慢的说。
  “大半夜的,擦什么墙壁……”刘全心里暗暗的嘟囔着,走进了电梯。
  “电梯里有脏东西,所以要擦!”这个女人同样是一字一句的慢悠悠的回答着。
  刘全差点晕过去,心里想:不是吧,我都没有问出来啊!她怎么能听得到?
  刘全刚想按下“3”,手指都已经按过去了,却发现数字“3”正闪亮着!
  “你要去三楼直播间吧,我都给你按好了!”这个女人说到。
  刘全越来越感觉到不对劲,不仅是因为大半夜这个擦墙的女人,更因为这个女人这么半天就只擦一个地方,一个方圆不超过一尺的地方,没完没了的擦,而且头也不回!
  “你怎么知道我要去三楼?”刘全问着。
  “我在台里做了三年保洁员了,差不多都认识了。”她的语速就一直没有改变过的慢。
  “那你半夜不休息吗?”刘全继续问到。
  “不休息,不休息,不休息……”她的声音逐渐减弱。
  又是“叮”的一声,二楼到了。
  这个保洁员慢慢的转过身,走出了电梯,然后她又转过身来,挥动手里的抹布跟刘全道别,动作依然很缓慢。
  猛然间,刘全看到了这个女人的眼睛:她竟然是闭着双眼!
  刘全快速的按“关门”键,希望尽快脱离这个保洁员。在电梯门关上的一刹那,他仿佛听到外面的保洁员说了一句:“你自己要小。。。。。”而此时电梯门正好关上了,刘全听到了隐约的声音是:“你自己要小心!”
  喘了口气的刘全心里还是不能平静,他一侧头,看到了刚才那个保洁员一直擦个没完的地方,那里已经被擦的发亮,跟其他地方完全不同的亮,亮的吓人,亮的就像一面镜子,可以看到刘全自己的脸!突然,刘全从这面“镜子”里面看到自己身后站着刚才那个穿制服的保洁员,她正瞪圆了双眼地面对着自己,她在笑!
  刘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猛的一回身,却发现他的身后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这是幻觉吗?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幻觉?真是见鬼了!
  此时电梯门已经打开停在三楼半天了,刘全才反应过来,匆匆的走了出去。
  从电梯到直播间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要经过一个小方厅,一条长长的走廊。由于三楼已经基本上是全黑的状态,唯一的一点光亮,就是楼外面的蓝色的探照灯照射进来的光线,同样是蓝色的,沉寂的蓝色。
  刘全低着头往前走,生怕再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他的步伐很快,与其说走,还不如说是在小跑。
  “砰”的一下,刘全像是被什么挡了一下似的摔倒了,摔倒在一个横在中间的沙发上,刘全顿感一阵疼痛从腿开始蔓延到全身。

  也不知道谁吧这里的沙发挪到了中间。本来这沙发是放在那里供人们等待电梯休息用的,这大半夜的也不知道想怎么样,就硬是给挪到了中间。
  刘全从沙发上爬起来,刚想张口骂,却被一个声音给遏止住了!
  “你没事吧?”又是那个缓慢的女人的声音。
  刘全猛的一抬头,发现那个保洁员正站在电梯口,从电梯里照射出来的光打在她的侧面,让人越发的感觉到恐怖
  电梯门关上了,那束光也渐渐的消失,这个空间里剩下的还是那蓝色的光。那个保洁员竟然朝刘全这边走过来!越来越近,当刘全可以看见她的正张脸的时候,发现那蓝光让她的脸色变的是如此的苍白没有血色!
  “刚才我准备擦地面,就挪动了沙发,真是不,不好意思!”语速慢到不能再慢了。
  刘全连话都没说,起身就朝直播间走去。身后传来这样的声音:
  “你自己要小心!”
  推开一扇门,刘全面前是一条长长的走廊。一边是一间间的房间,一边是一扇扇窗户,每扇窗户都有白色的窗帘遮挡着,可能是晚上最后下班的人忘记了关好窗户,刘全每过一扇窗户,都会感觉到半夜里的凉风阵阵。风吹动白色的窗帘在不断的飘动。
  走廊这边的所有屋子晚上都是要关灯的,惟独走廊尽头有一间今天晚上没有关灯。刘全走近的时候,发现这间屋子的门是虚掩着的,刘全下意识的朝屋子里看了一眼。
  “啊!”刘全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竟然看到这开着灯的房间里那个保洁员在对着墙壁梳头!
  刘全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么一个夜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越来越多的疑问在刘全的脑海里盘旋!
  我怎么会在半夜接到那么一个电话!我怎么会这么听话的来到电台!我怎么会遇到这么多保洁员!一连串的疑问差点让刘全晕倒!
  刘全镇静了一下,几个大跨步就来到直播间的门前,拿出钥匙,准备开门。
  这个环境真是静啊,静的只能听见窗帘打在玻璃窗上面的声音。
  可是当刘全把钥匙插进锁里还没插到一半的时候,他却听到身后传来了由远及近的擦玻璃的声音。刘全慢慢的转过头,惊人的发现,那个保洁员正在他身后擦玻璃!
  刘全的手一直在抖,就想不好使一样,这门是怎么样都打不开。豆大的汗珠从刘全的额头上滚下来,他不敢向后看一眼,可是心里又想知道那个女人到底在干什么。突然,从刘全的身后慢慢伸出来一只女人的手,那只手抓住门把手,轻轻的一按,直播间的门开了。刘全深呼一口气,推开门,挤了进去,然后用力的把门关上。自己却斜靠在门上,闭上眼睛回想这一切。
  几秒钟之后,刘全平静下来,可是头脑却一片空白,而且自己好象已经忘记了大半夜的跑到直播间到底是想干什么。
  直播间的灯是关着的,只有直播台的机械灯红红绿绿的亮着,闪闪烁烁的异常诡异。刘全开了半天的开关,可是没有一盏灯是亮的,只能借助导播室的灯光来看清楚身边的东西。
  原来直播间的机器停掉了。这在广播当中是最忌讳的事情,那就是停播,这在很多电台来说,停播超过30秒就算做一次事故。刘全十分迅速的将直播台的工作站重新启动,并恢复正常播出,这一些动作加起来也不过1分钟,但是对刘全来说似乎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刘全好象有些累了,一屁股摊坐在椅子上。
  这时候,从直播间透过大玻璃窗可以看到导播室的灯在一闪一暗,就像电压不稳一样。刘全突然感觉到自己后背一凉,因为从直播间的音箱里传出了一句很模糊的话:“你自己要小心……”!刘全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那个声音不是,不是那个电梯里的女人的声音吗!刘全张着大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两眼直直的瞪着导播间里忽明忽暗的灯!
  突然,导播室的灯全灭了。
  刘全的呼吸一点一点加深,音箱里的音乐也越来越变的恐怖,而且音乐里夹杂着滋滋的声音,呼吸的声音,对就是呼吸的声音,而且呼吸的频率跟刘全的一模一样!不对,似乎这呼吸声就是刘全的!刘全强迫自己停止呼吸,音箱的呼吸也停止了。刘全再次深呼吸,音箱里也跟着呼吸起来!突然,刘全看到黑暗的导播室里站着一个人,头发湿湿的散在脸前面,还滴着黑色的水!什么!那不是那个保洁员吗!
  这时,那个保洁员慢慢的抬起头,两双深陷的眼睛发出了凶狠的绿光,瞪着直播间里已经发了傻的刘全,嘴角在露出微微一丝笑之后说了一句话。可是刘全完全听不到她在说什么,只看到她的嘴角在动。刘全实在是不能忍受下去,大喊一声“啊——”准备跑出直播间!
  可是,直播间的大门怎么拧也拧不开,刘全使劲全身的力气,可是门纹丝不动。
  正当刘全准备放弃的时候,门的把手一转动,开了。
  刘全疯了似的拽开门,可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门外站着的正是那个女保洁员,她面色苍白却面带微笑的朝着刘全。刘全一把把她推开,疯了似的往出跑。他隐约听到身后的那个女人在说:“你自己要小心!”
  刘全不顾一切的跑了出去,跑到了电梯口,拼命的按电梯按扭。一架电梯从18楼下来,18、17、16……5、4、3,平常只有十几秒的时间,这次对刘全来说就像是经过了一天一样!可是,这架电梯到三楼的时候“3”突然熄灭了!电梯就像停止运转了一样停在那里,门也不开!
  刘全准备放弃搭乘电梯,去走楼梯,他刚抬脚要跑,电梯门开了。刘全一下子又窜回来,刚要跑进电梯,突然发现电梯里面竟然是那个女保洁员在擦电梯!刘全彻底崩溃了,大叫一声:“去你妈的!”然后撒腿就跑,身后还是留下那句嗓子十分干涩的话:“你自己要小心……!”
  楼梯间里同样是黑漆漆的,三层楼并不高,可是刘全怎么跑也跑不完,每次下来一层的时候,墙上都赫然写着“3”!但是刘全并没有停止自己的脚步,他一门心思的要往下跑。印象当中似乎跑了十多层了,终于看到了“2”!最后一层,刘全就可以离开这座大楼!
  可是,就在即将冲出楼梯间的时候,在缓台处竟然摆放着一个灵台,前面还有几个水果和馒头,灵台前面有一个小盆,里面烧着纸!刘全站在那里,喘着粗气,此时的他已经忘记了害怕,径直的继续跑!眼睛的余光看到灵台上的一张大照片,那张照片上的人不是别人,就是那个女保洁员!
  刘全的速度决不亚于刘翔!他用最快的速度跑出了电台大楼,并用抖个不停的手拿钥匙开自己的车门。他坐在车里,喘着粗气,希望能平静下来。这个夜晚,对他来说实在是不同寻常,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在半夜跑去电台了!
  五分钟之后,刘全稍微平静下来,准备开车离开回家。突然,刘全在后视镜里,看到那个湿头发的保洁员竟然坐在自己的车里,冲着自己笑!刘全大叫一声,猛的回头,却发现自己的车后坐空无一人!
  幻觉,完全是幻觉!刘全这样暗示着自己,一路胆战心惊的开车回到了家。

  第二天一早,刘全十分疲惫的睁开眼睛,觉得这一觉睡的特别疲劳。刘全真的很希望昨晚的经历是一场噩梦!
  这时候,手机响了,刘全接听了电话,是同事王琳打过来的。
  “喂!刘全!咱们台出事了!”王琳的语气十分急促!
  “啊?什么事啊?”刘全就像已经提前预知了似的问道。
  “你快来看看吧,昨天晚上有个女保洁员在

下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