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买菜回来很紧张的告诉田森一件事情:今天楼下、街口到处都贴满了寻人启事,说是昨天有一个五岁的男孩失踪了,家人找了一整天都没找到,现在希望大家提供线索。
  妻子推测说,这孩子要不是被拐走了,要不就是被人绑架了!并一再总结说,一定要看好自己的儿子,儿子现在三岁,正是容易被人拐的年龄,可不能一时疏忽弄得一辈子痛苦。
  妻子从有孩子后,人就变得唠叨起来。
  说不准那孩子只是迷路了呢!田森心里想。
  今天是星期天,妻子不上班,儿子不上幼儿园,看样子是写不了任何东西了。
  一整天,陪着妻子、儿子逛街,吃麦当劳,做足了二十四孝老公
  晚上,妻子,儿子都心满意足入睡了。
  今天不知道是不是白天玩的太兴奋了,一直静不下心来。有点心神不宁。坐在电脑前好长时间写不出一点动西来.
  “铛当……铛铛……”客厅的报时钟敲了起来。一看时间,十二点了。平时这个时候正是田森工作的好时侯。
  着实写不出什么来,田森觉得还不如早点睡算了。
  正收拾书台,“叮咚……叮咚……”门铃突然极为刺耳的响起来,
  是谁呀?半夜十二点后造访,一般不是有急事,就是有不好的事情。田森心里莫名奇妙有点发慌,他习惯性的从猫眼向外看。
  走廊昏黄的灯光下并没人。
  突然,一个小孩的背影从眼前极快的晃上楼去了。
  唔?这孩子半夜三更做这种恶作剧!现在的孩子越来越调皮了,但这是谁家的孩子呢?楼上是天台,那应该是楼下哪家的孩子了。真是的,一想到天台,田森就有点气恼。
  当初买这套房子时,发展商说买顶楼送天台修整好的花园。结果等收楼时才发现所谓的花圆只不过是一块空地而已!空地上水泥板块乱七八糟,边上护拉栏又矮有低,做个花园既废工又废时,而且还很不安全。所已除了几个高高耸立的水箱,还有.能有什么呢1
  那孩子上天台干什么呢?
  田森本来以为只是个偶然事件,岂料到第二天夜里……
  “铛铛……铛铛……”报时钟照例又响十二下。
  田森莫名其妙停下工作,心随着钟声一下一下跳动。
  “叮咚……叮咚……”他又来了!
  田森迅速打开房门冲了出去!
  没人!怎么没人!回头看看楼上的楼梯,黑洞洞的空无一物!这时一股阴冷的风吹过来,田森竟不住哆嗦了一下。
  “谁!谁按我家的门玲!”田森有点气恼不已
  声音在楼梯间回荡,没人回答,可田森的第六感官告诉自己有人在某处注视着他!
  这时,他看见自己家门口有滩奇怪的水印一直延续到楼上的楼梯,长长的一道,显得极为怪异!
  突然!田森听到儿子在屋里大声哭起来。妻子正安抚儿子,儿子一脸惊恐,不停的哭,小手指着门口断断续续的说:
  “小哥哥……小哥哥在哭……小哥哥身上都是水……小哥哥好难看!”
  田森吃了一惊,赶忙回头看,哪有什么小哥哥?田森感到特别头皮发凉,想到这两天发生的怪事,怀疑儿子看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这孩子做噩梦了,胡言乱语呢!”妻子哄着儿子说。
  儿子终于睡着了。脸上仍有惊魂未定的感觉。田森感到不能让妻儿再在这个家呆下去了,得明天找个借口让他们去父母家住几天。
  明天!不管他是人是鬼,我都要把他给扭出来!问问为什么要骚扰我一家人!田森心里狠狠的想。
  第二天,田森一早对妻子说这两天公司催得紧,自己想把企划案赶紧做出来,需要清静的环境。让妻子带儿子去父母家住几天。妻子是个简单而柔顺的女人,并没多想就答应了。妻子的爽快让田森松了一口气。为了怕妻子受到惊吓,只能这样骗妻子一回了。
  当一个人在等待某件事发生的时,往往会坐立不安,心神不宁。更何况田森现在等待的是什么?田森自己都不知道。
  急迫,甚至恐惧,让时间是那么难熬……
  好不容易快到十二点了,钟还没响,田森扒着门从猫眼向外看。
  门外静异常,楼上是天台,这个时候是不会有人走动的。
  “铛。。。铛。。。”钟声响起,田森感到自己的心都快跳将出来。
  只是在眼前一闪的功夫,猫眼中突然出现一个孩子!
  那孩子大约五、六岁的样子,背对着门站在那儿,透着说不出的诡异……
  他转过身来了!田森看见了他。
  这一看,田森只感到全身一麻,吓得跌坐到地上!
  田森看到的是一副快要腐烂的孩子的脸,浑身湿漉漉的不断滴着水,而且……而且他在哭!
  田森惊恐的盯着大门,全身惊怵不已。
  他会不会进来?
  田森感到一种从心底蔓延开的恐怖让他没有了一点气力,甚至令他感到羞愧的是……他想哭。
  好久,或者是田森这样觉得,门外没有一点动静。
  田森感到勇气又开始回到自己身上,他慢慢爬起来,小心翼翼的站在了门口。
  田森眼睛凑向了猫眼,心好象被拧在了一起,窒息似的发痛,身上不由自主的发抖。
  没人,他又走了!他到底是想干什么?不能再这样了。为了妻儿不受惊扰,田森觉得一定要查出原因来,鼓足勇气心一横,田森打开了房门。
  门口又有一滩水印。
  水印通向天台,田森决定上天台一探究竟。
  人真的是很奇怪,当惧怕过后,倒觉得敢去面对了。田森返回家取出手电筒一步一步向天台走去……
  天台一片漆黑,当田森的手电筒的光柱划过夜空,一时间反而什么都看不清楚。
  田森感到穿着拖鞋的脚好象踩到了水,水黑而冰凉,而且散发着一股腐臭的气味,当田森借手电筒的光线适应了天台的环境后,居然发现整个天台一片汪洋!
  哪来的这么多的黑水?田森小心的随着手电筒的光柱仔细查看……
  水来自天台中间的一个水箱,水箱口黑水沸腾着一股一股冒出来,同时哗哗的流下天台,好象要淹没整个世界……
  田森有种奇怪的感觉,他感到水箱中有东西在向他召唤。田森突然明白,一切因果就在水箱里!
  田森沿着水箱边的铁梯向上爬……水不断从头顶浇下来,迷住了眼睛,并让人呼吸困难,田森感到浑身彻骨的寒意使手脚慢慢有些僵硬。

  爬上箱顶,水奇迹般的恢复了平静,露出了漆黑的水箱口!
  他就在那儿!田森知道。
  田森深吸一口气,爬向水箱口,用手电向箱口探下去……
  看见他了,那可怜的孩子!
  孩子双手被紧紧的反绑,头向下在黑水中漂浮,乌黑的头发如水草般散开,蔓延着骇人的气息。这孩子死的好惨!
  田森心里居然没有了害怕,有的是愤怒、心酸。这孩子冤死在这里,一次次找到田森,只是得到人的帮助,知道他在这里。
  他只是想……想回家!
  后来的事,大家应该都猜得到,水箱中的孩子就是几天前失踪的孩子。那孩子被隔壁的两个少年诱骗到家里,绑架并想敲诈孩子的父母。孩子哭叫,他们惊慌失措,残忍的杀害了他,然后弃尸到田森家楼顶的水箱中。现在两少年被拒捕,那两少年才不过十五、六岁!唉……
  这件事就这样过去了,田森一直没有对人说起过,只是一想到那孩子,心中就不由酸楚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