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个小时候最皮的事,没有之一的(有点长)
以前我爸是石场上给人炸石头的,他们炸石头都是用土雷管,就是要用导火线的那种。
那时候我二年级,和老爸一个屋住,房间里有个写字桌。写字桌抽屉和柜子都是带锁的。我也没见过里边装的是什么,一直都很是好奇。
一天,老爸有事,回家很忙的进了一转房间就出去了。我当时在院子里玩,很好奇。跑出去看,老爸都骑上自行车走远了。
玩了会,感觉有点困,准备回房间去睡会,当时进房间了,看见我作业还没收,还在写字桌上放着,我就想,我先把作业收上,免得到时候找不到。结果,爬到凳子上后,脚一登,“夸他”一响,我回头一看,“咦?这柜子怎么门开了,”我很好奇,老爸在里边放了什么。然后我先把出去院子里看了看,确定了家里没人后,进房间,关上门,还上了小锁,心里很忐忑的打开了柜子门,柜子里上边是个抽屉,下边是两个盒子,我先看了看下边两个盒子,盒子里都是我爸衣服,然后我拉了一下我爸衣服,“咦?这是啥,”映入眼帘的是一大圈和绳子一样的东西,我用手捏了下,“哎呦,还挺硬,这是什么个东东,”也就没注意。我就打开抽屉,然后里边东西还挺整齐,好多一大圈一大圈的报纸裹着的东西。还有个绿皮铁盒子。铁盒子还挺大的,都占了抽屉一大半,剩下的全是报纸裹着的东西,还有大有小的。当时我把报纸裹着的从头打开了一个看看,里边全是和钢镚一样的东西,但是有点大,上边有个大光头,银色的。
我一看,也没兴趣了,就把报纸放好,然后准备拿绿皮铁盒子出来看看。
结果一用力卡抽屉,把一整个抽屉都拉出来了,“嘭”抽屉掉在地上了,还砸到了我的脸,当时好疼。一看,东西全掉出来了,绿皮铁盒也打开了,里边全是我爸的证件什么的,还有钱。全是绿色的,上边有四个人头。还是十块的,差不多有个二十多张。“这下发达了”心里想着,后来脑子里在想,就抽一张,就抽一张,然后我就拿了一张。在我全收拾好以后,准备把抽屉放进去,但是我怎么也放不进去。
我就把抽屉放在地上,研究下看看,结果我就看见柜子上边,抽屉夹缝里全是用报纸抱着的小盒子。我想都想,就拿了版下来,然后用手捏了捏,感觉里边都是和七号电池差不多大小的东西。然后我有拿了个出来,还是一样,一包里边有十个。然后我就听到外边有说话的声音。
“小春宝快开门。”姑妈来了,当时赶快把抽屉放好,然后关上柜子,那两包东西我藏在了床下,老爸皮靴里,毕竟那个皮靴老爸不怎么穿。我就开门去了。姑妈来了后问我“你怎么这么半天才开门。”我有点心虚。就和姑妈说“我在睡觉呢”,“哦,你爸呢?”“不知道呀,姑妈,你找我爸?”“我爸出去了,大概有十多分钟了吧,你打个电话给我爸吧,我也不知道去哪了。”“姑妈就走了。”看着姑妈走远后,我打开报纸盒子一看,“哎呀这玩意不是炮仗嘛,还是红皮的。”那玩意和我经常去买的炮仗差不多,就是五毛一包的美猴王炮仗,里边有两个大的,样子很像。上边还有个黄色的擦皮用的,后边也是堵上的。
第二天,我拿了五个出去,去清真寺找我最好玩的朋友马清。找到马清后,“你看我有好东西”我从裤兜里掏出一个给他看“这是什么,炮仗???”“这他妈还是红色的???”“这么牛逼?”“你那里找到的?”“我从我爸抽屉翻到的,”然后我们就下楼。
当时他家有个大蜂窝煤炉子,一次烧三个的那种。里边还有火,但是没放锅。然后离得有点远,他都没想,抬手就扔了个进去。“嘭。”我们两个被吓了一跳,“卧槽,这么牛逼????”地上,一个大炉子,直接炸成了三大块。“这尼玛,完蛋了。死定了”马清当时就懵逼了,我当时心里就想,这么吊。然后我和马清就出门去了,去外边玩去,结果我们出去河边上,放了个在地上,然后点了火就跑,躲在树后边看。“这尼玛,什么鬼,假的吧!!”当时我们两个都是严重的怀疑。这玩意只会冒黑烟啊!!没兴趣了。我就回家了。
晚上,我回家后,我在家看电视。然后就看到了打仗时候的电影,发现里边用来点炸药的玩意和我爸柜子里的绳子有点像。立马溜达到房间里,看见我爸刚好钥匙在桌子上,我爸应该是洗澡去了。当时立马打开柜子,找了个剪刀,把那个玩意剪了大概有四圈下来。差不多也就三四米吧,藏在柜子下边。然后关上柜子,放好钥匙,继续看电视去。
第三天,我带上东西,全在书包里,去找马清,结果马清他爸妈回来了,(当时他家做月饼还有糕点什么的。他爸妈主要去拉货,家里有个大车)他被他爸妈打惨了。简直就是没人样。我看见后,忍着,各种忍着。然后他妈就说,“春宝你自己去玩吧,他不去了,他作业没做,还把家里炉子给弄坏了,”“哦,那我走了,阿姨。”我边走边笑,一想起马清那个样子我就忍不住,“让你手贱”。
过了几天,好像我爸也没有发现,一切都过得很好,这天,老妈要带我回外公家。离我家也不远,差不多四五公里。还有弟弟妹妹也回家。然后我就带上书包。
回到外公家,外公带着弟弟妹妹玩,舅舅家哥哥和弟弟带我去山上放牛,还有马。我当时就带上了导火线和雷管。出去了,到了山上,栓好了牛马,我就带着我弟和我哥,我说我有好东西。拿出来给他们看,“这是什么,怎么这么奇怪,这个小的是炮仗吧,这个大的事什么?”“不告诉你们,看着吧,这是好东西,”山脚下是河,河边是大舅家鱼塘,鱼塘是土的一个大坝那种样子的,大概有个两米多宽,车都可以过,当时我带着哥哥和弟弟,我脑子一抽。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去大舅家鱼塘大坝脚下,当时快过年了。河里也没什么水,然后我们三兄弟在大坝脚下打洞,也就大概锄头把这么大的一个。差不多有半米这么多深,然后找了个小瓶子,把雷管和导火线给绑在一块。对好。放在了洞里。一切都和电影里的差不多。就和炸小鬼子碉堡一样。
放好了所有东西,然后我掏出了火柴,我就点火,然后我们就头也不回的跑,跑到了对面的山坡上。“最精彩的时候来了,”我和哥哥弟弟说,说完“嘭~”耳朵里全是回音。“哗~”然后大舅的鱼塘坝没有了。大舅那个鱼塘挺大的,差不多有四百到五百个平方,差不多二十米的坝,被我们炸了三米左右。水圈流出来了,鱼都炸飞了好多。河边上好多鱼,“牛逼吧”“死定了,这下死定了”我哥当时就反应了过来。我弟一脸懵逼。我还在为我的成果感到自豪。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嘈杂的吵闹中,一个村子的大人都跑来了。然后我们三个兄弟瘤被抓了。后来……不想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要不是炸了我大舅的鱼塘,这个寒假绝逼是完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