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两岁的我,手里拿着肉,脸上全是油。
我六亲不认的步伐,风骚的走位,终于成功的吸引了一条土狗的注意。
它觊觎良久,到底还是抵挡不住诱惑,凶狠的向我扑了过来。
眼看一出悲剧正上演,老妈母性的光辉闪耀,以常人难以企及的速度赶到,然后飞起一脚……一场危机完美解除了!
多年后,听人谈起这事,我激动的问老妈:您当时是怎么想的?
老妈不好意思的说:母亲的本能反应吧,就是护子心切!
我问的是:您为什么踢我?
老妈振振有词:你不咬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