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谎言都是一次玩命,那时村里没有学前班,在添了小妹后,我成了千年老二,父母觉定把我送去学校……
年龄没到,老爸找了不少关系,报名那天,好家伙,一年级第二学期,交了学费后老爸挠着头宽慰我说“没事、没事,天热好学习”
耳濡目染的我也学会了几个字,作为全村第一个同龄中上学的孩子,完全沉浸在了学习中,偶尔还教教他们读书写字,
这天我谁也没说早早的去了学校,一到学校,尼玛,忘了今天星期六不上课。看着冷清的学校,我去了小卖部,买了根冰棒,
拿着冰棒转身离去那一刻,我看见了一个包装袋白里透红,艰难的读出了那几个字“速冻汤圆”,看着手里的冰棒和速冻两字,觉得有必要拿回去好好研究研究……
装好袋子后,我向着家跑,一路上想像着自己是一个武林高手,不断的飞踹着路边的杂草,双肩的书包背带不断滑落到手臂,书包撞的屁股噗噗作响,
就在我又是一个扫堂腿向着一株杂草扫去时,我扫出了一堆发白的土狗屎,看着这白白的圆圆的狗屎,啵~灵光一现,这不和那个“速冻汤圆”一样的吗……
拿出那个速冻汤圆袋,在草丛中找了起来,不一会就满满的一袋了,很是满意的装进了书包,就往家跑,这次跑得更快了,
来到村口看见,大毛二胖三丫他们一大群孩子在那,我挥动着手臂:“嗳!大毛、二胖、三丫我回来了,看我给你们带了什么”?说着就掏出那包狗屎汤圆,
一大群孩子围着我转,二胖:哥 这啥玩意?我指着那几个字一个一个的读着:速~冻~汤~圆~特意去学校买的,可好吃了,赶紧回家去拿锅来,我们玩过家家,煮汤圆吃,
不好意思说忘了今天星期六不上课,只好撒了个谎,大毛看着我:二狗,我们还没读书,你可别骗我们啊!我拍着胸口道:绝对没骗你们就是速冻汤圆几个字,
三丫怀抱小拳头崇拜的说道:哇 二狗哥 好厉害!这么大的字都能认识,我一脸不屑而又骄傲的说道:还不快去准备,你们不想吃吗?
众人四下散开,回家拿东西了,不一会又聚在了一起,一切就绪,水涨后,我倒下那袋狗屎汤圆,为显示珍贵,没倒完,看着锅里咕噜咕噜的冒着白泡,
二胖率先捞了几颗开吃,大家一看,这还得了,狗日的敢先吃,都争先恐后的捞着吃着,看着大家的样子我好奇的问:味道怎么样?二胖:哥 下次别买这玩意了,像沙子,还特苦,大家点着头符合道:嗯~嗯~
咬了一口的大毛有些怀疑的看着我,我偏着头不理他,看着在二胖的带头下,如此疯狂的小伙伴,我有些害怕了,毕竟不知道有人真会吃啊……我想跑了,但又舍不得这难得一聚的欢乐时光,
就在为难之际,突然有大人喊回家吃饭了,前前后后的都有大人喊了,各回各家,二胖还不忘说道:吃了饭再来玩啊……
回到家吃完饭,老爸撇了我一眼“没出息,读书读傻了吧,都忘记今天不上课吗”,一气之下我拿着书包就去了屋里,砰的一声关掉门吼道:别打扰我看书,
一晃就到下午,老爸干活回来了,一来就和老妈说“今天不知怎么,全村小孩都去医院了,说是吃坏肚子了,咱家二狗没事吧”,一听坏了,不会是那顿狗屎汤圆惹的祸吧,我急忙答应道:爸 我没事,好着嘞
这时大毛家妈带着一大群婶婶来家了,在门口就喊道:二狗在家吗,老爸:嘘 在看书 小声点,
大毛妈一听就火了:看书?这才读几天就骗了全村小孩吃狗屎,要再看看还不连大人一起骗了?只咬了一口的大毛把事情说了一遍后,老爸气冲冲向我房间走来,一脚踹开屋门,知道大事不妙的我早已经带上书包从后门跑了,
远远的听见老爸安抚好七大姑八大姨后,说是去医院看看孩子们,临走时还对我爷爷道“爹,你把二狗找到抓住等我回来”,
大毛妈也对着大毛说到:你叫上你哥和大一点的孩子帮你大爷爷把二狗抓到,还反天了他,说着一群人去了医院……
而我则往村外跑去,路过一片仙人掌林,我拿着书包挡着刺钻了进去,躲在林中的我听着村里,到处喊我的声音,“二狗出来,我们不会打你的”,
听着这些声音不屑道“我信了你们的邪才出去嘞”,一直躲在林中的我不出声,最后没法,他们征用了村里的狗到处找我,听着狗叫声我慌了,虽然全村的狗我都拉屎喂过,难免有黄眼的啊,
身处仙人掌林中看着那又长又粗的仙人掌刺,我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拔下仙人掌刺,从我衣服里往外扎,不一会我全身上下连书包都扎满了刺,看着这些刺,心想看谁敢抓我……
实在不行我舞动着书包,就和他们拼了,最后我连头上都弄了一块,像皇帝上朝时戴的那个帽子一样,当然全部刺都朝外,想着到时我像牛一样埋着头,往一个地方冲应该没人敢出手抓。不信有人不怕疼,哼!和我斗……
全副武装的我等待着被发现,可天已经黑了,狗累了,看着暗下来的夜,心虚了,不知道在那睡,家是不能回了,那阵式不死也得脱层皮啊,
于是我慢慢的往村里走,想着在那应付一晚好嘞……
来到村口看见了一堆稻草,我决定在那过一夜,而村里的人也找到了村外,
最先来到村口是我爷爷,他一边走着一边喊道:二狗 喽~喽~喽~,一听这不是我妹拉屎喊大伯家狗来吃时的声吗,虽然很生气,但我不能答应啊……
心想管他的,来到稻草堆前,我低着头,跪在地上撅着屁股就往稻草堆里钻,可全身是刺的我,不好钻啊,
当我还有个屁股在外面时,爷爷到了,看着一扭一扭的屁股,爷爷停下脚步,拐杖在地上跺着,嘴里吼着,去~去~去~
头在稻草里的我听见声音后,这是被发现了吗,急忙又把身子往外退,就在我头出来后伸直了腰准备站起来要跑时,爷爷怯生生道:是黄大仙吗?  我心里一想:嗯??有戏
不敢出声的我,想着爷爷应该没认出我,我爬着跑过腿脚不便的爷爷一段距离后,一下就站了起来,
这时爷爷大喊一声:卧槽,是只豪猪,咦?站着跑?嘛的!都成精了,还跑!看来道行不深啊,
爷爷指着我背影又喊到:抓住那只豪猪精,它的刺能治孕妇坐月子落下的头痛,后面的人也赶到了……
这一喊坏了,连路过我们村赶路回家的人,都停下脚步,开始对我进行围堵了,看着满身是刺的我又有人喊到:是~是~是~是豪猪精,我看见刺了,
我右突右撞,围住我的路人,伸手往我身上就是一掠,就像鬣狗围住狮子一样,没人敢下手抓,但都往我身上撸一把,感觉身上的刺越来越少了,
看着包围圈又小了一圈,我急了,这可咋办啊,被抓住后这可得罪加一等啊,
没办法拼了吧,我认准仙人掌林的方向后,埋着头,向着一个方向冲了去,心想再去弄些刺,出来再战,
相当顺利,我又冲进了仙人掌林里,就在我拔刺往书包上扎时,外面亮起了火把,我被围在了林中,看着越来越多的火把,我手抖了,拔不下刺来了,我快哭了……
这时我那当赤脚医生的二爷爷也来了,对着我爷爷问道:在里面吗?爷爷没答应,旁边的人说话了“在”,二爷爷和爷爷“嗯”了一声,嘛的,有人拿着长竹竿开始就往里捅,又有人扔石头,我身上被石头打了好几次,
但这都在忍受范围内,我咬着牙,心想“不出声,等下他们找不着东西就回去了”,然而,不知道谁一竹竿就捅在我书包上,接着又是几竹竿,喊到:找到了,圈着身子有篮球那么大,
人们一听兴奋了,举着火把吼吼的喊叫着,有人跑回家拿着镰刀穿着水鞋,砍着仙人掌就进来了,我特么忍不住了,哭了起来,喊到“爷爷,我在这嘞,你们干嘛嘞”
爷爷一听:二狗 你咋在这嘞?我:我从家跑出来,怕你们抓住,就躲这,结果睡着了,突然有东西从我身边跑过去,戳了我一下,把我弄醒了,
我满身是血的向外走,由于第二次进来太急,没用书包挡着,全身是伤,当我这副容貌出现在村民年前时,他们已经忘了我给他们小孩吃狗屎的事了,
一个劲的问我“有没有看见一只豪猪”,我一想那特么不是我吗。但我不敢说,只好又撒谎道:看见了,好大一只,咻的一下从我身边跑过去,你们一吼,它又咻的一下跑过来,在我身边来回的跑,我就是被它扎的……那速度快得像一阵风 ,
我站在爷爷旁边,看着打了鸡血一样的人们满林子的找,最终他们放弃了,
这时牛婶叹口气:唉 我这月子落下的头痛看来是好不了了,可惜了啊,又看了看我“二狗啊,你说你它都在你身边跑了那么多回,你要抓住它脚,不就抓住了吗”,
我抓着头皮有些不好意思嘿嘿的笑道:吓着了 ,没敢动手,这时老爸老妈也带着那群去医院的孩子们回来了,
听爸妈他们说没啥大事,肚子疼过后拉了几次,医生开了点药说没事,以后别吃那玩意就是了,本想立马动手打我的老爸,看我满身是血问了一遍咋回事,
一个婶婶又说了一遍,此时老爸放弃打我的心思,被老妈拉着衣角悄声说道:你去找找有没有刺掉下,我这头也疼得紧,看我爸去林中找什么时,这下人群又沸腾了,
这时我瞟了一眼刚从我身上拔下刺的那几个赶路人,只见他们伸手摸了摸包里的刺,慢慢的走开了……
一无所获的村民看着我的模样,想着医生的话,和老爸的赔礼道歉,反正孩子也没事就没为难我,我也一一道了歉,
而我们村出现豪猪精的事也传开了,外人都指责村里大人没用,那几个拿到仙人掌刺的人也没出来辟谣……
可知子莫如父,后面只要我眼珠子一转老爸对着头顶就是一巴掌,眼珠差点没把我拍出来,还问一句思路断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