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的冬天白雪皑皑,很多年以前那时候还让捕猎,我跟我表哥准备去抓东北神兽,傻狍子,那时候家里穷,也全当补贴家用,在东北抓狍子只要能看见它就很好抓到它,应该说很好等到它,因为它好奇心特别重,你抓不到它,它一会就会回来看你,所以才叫傻狍子,我们终于在深山里一个偏僻的地方看见他了,我跟我堂哥在那挖陷阱,这货就在那瞪两眼珠子看着,也不跑,我们挖完了就假装回去,果不其然。这傻玩意果真过来看来了,它好像没完全傻透,还知道走走停停,我们就在那趴着,等它掉下去顺便寻找新的猎物。(那时候气枪已经开始大面积没收了,还是有很多家有私藏的),这时表哥看见了一只老鹰,山里的老鹰体格并不那么大,大伙都知道熬鹰吧,我表哥跟我说想抓只活的,想熬鹰。就在这时,那只傻狍子掉到陷阱里去了,惊动了那只老鹰,可是老鹰并没有飞走,而是俯冲下来去抓狍子,我心想这是有故事啊,我跟表哥也去抓狍子,这鹰好像跟我们耗上了,别说,这鹰劲还挺大,给我表哥裤子都抓坏了,露了半拉屁股。我表哥急了,都说老虎的屁股,不对,表哥的屁股摸不得,表哥拿枪便射,这鹰多贼啊,看见枪飞的老高。表哥也打不着,只好拿狍子出气。给狍子拽出来之后给了它屁股一脚,泥菩萨还有三分火气呢,狍子也给了他一脚。这两货冬天就在雪地里撕把上了,因为是山里,雪太厚他俩谁也跑不动,也浪费体力,最终表哥气喘吁吁的压在了狍子身上,半拉屁股也露了出来,狍子呢,也遍体鳞伤的躺在了一边。我看着他俩,又看了看头上的鹰,我发现鹰如炬的双眼流出寂寞的眼泪,嘶叫一声飞走了,我的心针扎似的痛了一下,现在才明白,什么叫山鹰寂寞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