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有一个和谐美满的家庭,妻子漂亮贤惠,儿子13岁,学习成绩斐然,爸爸和后妈同我们住在一起,一直都是尊老爱幼,其乐融融。 
  记得那是一个天色晦暗的黄昏,我下班途经豫园,也就是城隍庙,天上飘起了细雨,我躲在牌楼下暂避,无意之中与一个蹲在檐下的算命先生的目光不期而遇。 
  “先生,你身上的阴气很重,不久家中恐怕要遭遇变故。”那算命先生是个老太婆,满脸皱纹,阴鸷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我。 
  我淡淡一笑,心想我本身就是一个中学物理老师,算命这种唬人的把戏无非是骗钱而已,根本不屑一顾。 
  抬头看天,只有稀稀落落的雨点,我转身离去。 
  “你家里一定有人整天在和尸体打交道。”那老太婆在我身后冷冷的说。 
  我停住了脚步,后妈是今年初才嫁给父亲的,一开始只听说她是搞美容的,后来才知道是在龙华殡仪馆给死尸化妆。 
  犹豫之中,老太婆又开口了:“现在还来得及,等转移到孩子身上就晚了。” 
  不管怎样,先问个明白也好,‘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嘛。 
  “好,我就听你说说看。”我蹲了下来。 
  老太婆定睛在我的脸上打量着,然后自言自语道:“奇怪,竟然还是个老尸。” 
  “不错,果真有两下子,连老师都能看出来。”我诧异她竟一眼道破我的职业。 
  “你是怎么惹上老尸的呢?”老太婆好像是在问她自己。 
  “什么叫惹上老师,我就是个老师。”我不满的说。 
  “不要满口胡言,老尸哪能是随便说得的。” 
  “我就是老师,109中学的物理老师。”我斩钉截铁。 
  “我说的是尸体,老尸体。” 
  “……!”冰凉的雨滴落入我的脖颈里,不由得打了个冷战。 
  “你说老尸?老尸是什么东西?我才不信呢。”我感到不可思议。 
  “你不信还问我做什么。”老太婆满脸的不高兴。 
  “是你先问我的。”我感觉这老太婆有点怪怪的,不愿再理睬她,于是站起来离开。 
  刚走了几步,听得她在身后叫道:“月圆之夜,凌晨子时。千年老尸,蜕皮之日。山西老醋,淋而杀之。切记。” 
  胡扯。我头也不回的走了。 

  后妈是个老处女。在那个火红的年代,知青上山下乡的浪潮中,她辞别多病的双亲,毅然背起背包,踏上南下的列车,去到了云南生产建设兵团。 
  一晃经年,她又懵懵懂懂跟随着返乡大潮回到了上海,分配到了龙华殡仪馆。初次见到死人时是一个溺死的男人,肿胀变形,她吓得尿了裤子,一连好多天都在做噩梦,这些是她告诉我父亲的。 
  日子久了,也就慢慢习惯了。她的工作是为尸体化妆,当然也是美容行业其中的一种,称之为化妆师。这个工作挣钱是比较多的,但是谈恋爱就困难重重了,想到年迈体弱多病的父母等钱用,她咬紧牙关坚持了下来。 
  这一坚持就是二十来年,父母也都去了,她仍旧孤零零一个人活在世上,青春已逝,晚景怕是寂寞凄凉了,直到有一天遇到了父亲。 
  我从小没有母亲,她在生下我后没几天就去世了,据说是产后风。父亲是里弄小工厂的工人,独自把我抚养成人,师范毕业后,我就当了教师。 
  父亲大后妈十多岁,今年初结婚了,与我们小夫妻俩同住在一栋老式平房里。后妈对我们和孩子很好,经常买鱼买肉回来,还顺便给孙儿稍些零食和书籍等等。我生日那天,她送了我一部电脑,妻儿都高兴坏了。每次吃饭,后妈总是不停的往我们几个人碗里面夹菜。 
  她爱我父亲,因而也爱我们,看得出来,她把这个家作为了晚年的寄托和归宿。这么好的人,是不可能是老尸的。 

  回到家中,打开电脑,百度搜索引擎中键入“老尸”两字,哗啦啦还真不少条文,但都是讲香港的一部影片《山村老尸》的,至于科学的解释“老尸”是什么物体以及如何对付它的信息却一条也没有。 
  晚饭时,我有点心不在焉。 
  我闷头吃饭,尽管未抬眼,但还是感觉到了后妈那颇为奇怪的目光,饭后离开餐桌回屋时,后背上麻酥酥、凉凉的,我敢肯定,她在盯着我。

  老尸,顾名思义,应该是老年尸体或是死去很久的尸体。在上海,火化已经实行了好多年,而且抓得极为严格,老尸应该是无处藏身才是。再者,老尸毕竟是尸体,又如何来到我的家呢?难道坐公共汽车或是打的士? 
  我笑了,一派胡言…… 
  我的笑容凝固了…… 
  客厅墙上贴的整张年历,上面有人用红笔在上面画上了12个记号,每个红色的记号标记的日期都是农历十五,月圆之夜…… 
  老尸在我家! 
  “月圆之夜,凌晨子时。千年老尸,蜕皮之日……”老太婆的话在我耳边蓦地响起。 
  我冲出房门,奔向城隍庙。 
  路灯下,已不见了老太婆的踪影。 
  我漫无目标的在城隍庙里外寻找着…… 
  夜半时分,我拖着疲惫的双腿,失望的走回了家。 
  掏出钥匙,正待插入院门的锁匙孔,门突然无声无息的从里面打开了。 
  月光下,后妈迷离的眼神儿正看着我…… 
  我心里一紧,浑身冒汗,是冷汗。 
  “今天的月光好白啊,”后妈眼望着圆月,“唉,明晚十五了,又是月圆之夜。” 
  我抬头望向夜空,一轮明月,月色融融,柔情似水,是好圆好圆……,突然,我下意识的伸手护住喉咙处,感到那里有点发痒。 
  后妈笑了,我觉得那笑容有点诡异,护着喉咙的手还是不要放下为好。 
  “你今天有些异常。”月光下,她的眸子深处泛着白森森的光晕。 
  你才异常呢,我心里想。一面警惕的观察着她的牙齿,看有没有变尖变长。 
  “我一直想跟你谈一谈。”她看着我的眼睛。 
  “谈,谈什么?”我的腿在微微发抖。 
  “谈月圆之夜。你看见客厅墙上的年历了么?一年有12个农历十五,12个月圆之夜,要发生12次……”后妈止住话头,眼睛直视我的颈部。 
  “你的脖子怎么啦,干嘛总摸着它?”她终于发现了。 
  倒吸了口冷气,头皮一阵发麻,脊背上冰凉冰凉。 
  “哦,今天讲课说话太多了,”我希望能够瞒得过她,“我太累了,我想先回房休息。”不待她回话,我已经转身头也不敢回的去了。 
  “其实,当老尸也是很辛苦的……”听得后妈自言自语道。 

  妻儿已睡熟,我轻轻将门撑住,然后躲到床上,彻夜未眠。 
  次日一早,我换上了一身轻便运动装,今天是农历十五,月圆之夜,我必须有所行动,绝不能束手待毙。到了学校请好假后,便直奔城隍庙而去。 
  城隍庙牌楼下,昨天遇见老太婆的地方,今天蹲着一个算命的老先生,也是满脸的皱纹。 
  我犹豫的上前,正要开口询问。 
  “先生可是昨晚来这儿的老尸?”那老先生似有未卜先知。 
  “是老师,阿婆今天没来吗?”同一个音,意思却天壤之别。 
  “她昨晚死了。”老头儿发出长长的叹息。 
  “死了?”我大吃一惊,颈后阵阵发凉。 
  “她是怎么死的?” 
  “被人杀死的,喉咙这儿。尸体脸蛋儿上用红笔画了一张嘴。”老先生淡淡的说。 
  “多嘴!”我猛地意识到了那含义,赶紧一下捂住了嘴。 
  老尸下手了! 

  老尸隐藏之深、遇事之果断,手段之毒辣,我想想就不寒而栗。 
  “对了,你怎么知道我昨晚来过,而且是老师。”我回过神儿来。 
  “她有一封信留下给你的。”老先生摸出一张皱皱巴巴的纸片递给我。 
  这是一张旧的黄裱纸,正面画着一道红色的朱砂符,背面是歪歪扭扭仓促写就的几行字,字迹十分潦草:年青人,你家中的是一具戾气极盛的千年老尸,如有危险,火化此符,混于茶水之中,骗其喝下,可将老尸逼出人体。如不行,仍需月圆之夜,趁其子时蜕皮之际,淋以山西老醋杀之。切记。 
  我默默无语,这个颇有道行的老太婆都惨遭了毒手,我哪里是那千年老尸的对手。 
  突然一种预感袭上心头,老尸既杀老太婆,定是早已知道我与老太婆见面之事,为什么留我活口?莫非是看在我父亲的面上,不好下手?好,在你动手之前,我先下手,为了妻儿,也为了父亲。 
  我买了一小桶山西老陈醋,撕去了标签,挺直腰杆,来吧,今晚决一死战。

第二章 
  与老尸对决,须得酒足饭饱才是,也许这是我人生最后的晚餐了。 
  后妈下班六点钟回到家中时,我已经大鱼大肉做了一大桌。全家人围坐在餐座旁,年老的父亲很开心,晚年看到家庭和睦、婆慈媳孝,竟滴下两滴老泪来。后妈看见了,拿出手帕轻轻地替父亲揩去眼角泪水。 
  我心中酸楚,差一点打退堂鼓,我怎么忍心下手呢? 
  我想起那个惨死的老太婆,人鬼殊途啊,爸爸,请你原谅我,我不得不大义灭亲,铲除老尸。我端起酒杯,说道:“我今天发了奖金,备点酒菜,孝敬二老。爸爸,感谢你把我从小拉扯大,无以为报,不孝子先干为敬。”我仰头一饮而尽,眼泪差点掉了出来。 
  后妈端起一杯酒,似笑非笑,瞟了我一眼,然后目光盯在了13岁的儿子身上,意味深长的说道:“今天又是月圆之夜,自来到咱们家,我深深为这个家里的人间亲情所感动,我希望大家携起手来,永远就这么快乐的走完人生最后的旅程,愿每一个月圆之夜,都是一个平安之夜。答应我吗?” 
  完了,她一定是猜到了我的企图。她的话里是威胁吗,还是恳求? 
  我尴尬的笑了笑,没有回答,只是一饮而尽。 
  我仰脖地的一瞬间,感觉喉咙处突然发痒,眼睛的余光里瞥见父亲异样的目光,那是一丝嘲讽的眼神儿…… 

  我的心情异样沉重,我再也忘不了父亲刚才那一瞬间的目光,似乎他清楚许多事情,似乎他也清楚我决心要下手,似乎他更清楚我根本斗不过后妈,似乎……似乎他已经被后妈降服了。噢,我可怜的爸爸。 
  老尸,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明天我就要让妻儿搬回娘家住,我光棍儿一条豁出去了。 
  千年老尸想来一定是阅历丰富,参透人生,稍有流露必被其察觉,因此我必须格外小心谨慎。 
  我借口如厕,回到房间,关好房门,俯耳门上,听无动静,取出符来,以火化之,倒入后妈茶中,以指搅之,动作迅速,一气呵成。 
  自从非典以后,我们家习惯各用各的茶杯,后妈也有专用的,那是市民政系统先进工作者奖杯,尽管已经旧了,她也一直舍不得丢掉。 
  分量要足,才能逼出来老尸,我想。至于老尸出来后下一步怎么办,我忘了想。 
  “顺便泡了茶,这是一个福建籍的学生送来的上好铁观音,孝敬二老,请先尝尝。”我尽量装做自然一些。 
  父亲赞许的点了点头,后妈更是满面春风,二老不待多说,相互碰杯,“咕噜噜”大半已然落腹。 
  “你好像今天很开心呢。”后妈笑着对我说。 
  我当然开心,只是不知道老尸几时才会出来,我在等。 
  晚餐吃完了,我在等。 
  妻子收拾完厨房,我还在等。 
  电视连续剧“大长今”结束了,我仍在等。 
  11点钟,大家回房了。我不能再等了,子时已到,老尸即将蜕皮,必须痛下杀手。 
  我回房取出儿子的塑料射水枪插在后腰,枪内早已灌满了山西老陈醋,回头望着熟睡的妻儿,心中暗道:再见了,将来或许有一天,你们会为我自豪的。 
  我挺起胸,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门,只是感觉腿有点软。 
  十五的月亮,皎洁清凉,月色如水,撒在院子里清晰可辨。 
  子时的月光下,一个孤独的女人长叹一声,似有无尽的哀怨,那是后妈的身影。 
  我悄悄的接近,右手按在装满山西老醋的手枪上。 
  “你来啦,我等你很久了。”她幽幽说道,头也没回。 
  果然是千年老尸,冷静沉着,料敌于先机。 
  我咳嗽了一声,尴尬的说道:“你,你猜到我要来?” 
  “你今天很反常,就像那些家属一样,每当我化妆好一具尸体的时候,他们都觉得陌生,我一眼就看出来了,你今天也一样陌生。”后妈慢慢转过身来,面色苍白,目光逼人。 
  “你在茶里放了什么?我都腹泻了。”她淡淡说道。 
  原来那符真的敌不住千年老尸,逼不出来,看来只有玉石俱焚了。我缓缓的由腰间拔出手枪,对准了她的脸…… 
  “对不起,为了我们家平静的生活不被破坏,我不得不这样做。”我咬紧牙关道,此刻腿也不软了。 
  后妈笑了,笑得很凄惨,她叹道:“唉,我早该知道你也是老尸。” 
  “什么?”我没有听懂她的话。 
  “你也别装了,开枪吧,对老尸再好也难

下页(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