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砰!砰!”敲门声越发剧烈了,不能再装作没有听到,他叹口气,从她身上爬起来,走近门上的猫眼一看,顿时变了脸色。
  
  “我老婆!”他惊慌的抓起内裤,却手忙脚乱的穿反了,又急着套上外裤,匆忙中却踩住了裤脚,在宾馆的地毯上一跳一跳的…她却出奇的冷静:“还有谁 ?”
  
  “我老婆,还有谁!?”他忽然变得楞头楞脑的。
  
  “我是问你外面还有什么人,看一下!”她厉声叫道,他跳到门边,在上面看了半天。 “没……没有,就她一个。”她冷笑一声,既然没有管区警察陪同,就算捉奸在床也没有用,倒不如乘这个机会摊牌,她不相信自己斗不过一个平凡庸俗的家庭主妇!
  
  “开门,让她进来。”他迟疑了一下,把衬衫塞进裤子之后,又回头张望,看见她坚定冷冽的目光,才叹口气,开了门。
  
  女人探头探脑的进来了,但没有如预期的大哭大闹、捶打丈夫、辱骂情妇、边流泪边吵着要离婚,反而一脸诚挚的笑容:“嗨!老公,我就知道你在这里。”
  
  他本来鼓足勇气打算翻脸的,一句“抓到就抓到,怎么样?”硬生生吞了回去。
  
  “你好辛苦哦,上班这么累,还要到这里来?”听来是嘲讽的口吻,可是仍带着微笑,他的下一句“离婚离婚,怎么样?”自然也就平空消失,反而有点腼腆的,嘿的笑了。她躺在床上,裹着被单看这个男人怎么应付他老婆,没想到那女人的脾气出奇的好,竟然帮他先生着起装来了,套上西装、打好领带、拍拍肩上的头皮屑,还退后两步,像在看一件艺术品般仔细端详:“嗯!真帅,难怪老是有小女生看上你。”
  
  突然她看见地上的一个粉红色的盒子,拿到手突然笑了起来,“难怪这么容易就到手了,都开始用艾敏可了。”(艾敏可aiminke具体不解释,自己到网上去百度一下)
  
  他用眼角的余光瞄她一眼,像一个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让妈妈牵着手乖乖回家,“没事了吧?那我们回去了好不好?”
  
  太目中无人了!她想破口开骂,却找不出什么话来,正要开门出去的女人好象才注意到她:“哦,对不起,我们先走了。”手里仍紧抓着老公的手,轻轻掩上门时,仍是一脸诚恳的笑:“我先生功夫不错哦…拜拜!”
  
  最后,还要附加一句:老公,上次玩的那个好象比这个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