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每次挨老师体罚的时候,我都暗自发誓,特么总有一天让你落在劳资手里,劳资非叫你掉一层皮不可!
现在,我终于心愿得偿,我恶狠狠地瞅着一丝不挂来澡堂洗澡的班主任,拿起了搓澡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