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正两手抱着头苦恼着,不知道老婆怎么突然间就无理取闹,搞得我一个头两个大。正当她闹着要回娘家之时,我家的二哈不知从何处叼来一根骨头放在她跟前,可怜巴巴的一汪泪水的望着她,她立马指着我说:“你看看,你个大木桩,竟然还不如一条狗机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