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朋友请我们吃肥肠火锅。他尝了一口,热情地对我们说:“这肥肠真正宗!好纯的猪屎味!”那天饭局散得格外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