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以下这个故事是我从林杰嘴里撬出来的关于英飞、林杰和水鬼的故事。虽然不是亲见,但从林杰讲完以后的样子看来,应该是真的。曾经在我不知觉的时候,英飞曾到过林杰的家乡,并且遇到了离奇古怪的灵异故事

  “如果时间,你把我们经历的故事写下来,大家一起坐在这里看。”英飞曾这么说过吧,他的故事也就是我的故事。想到这里,我决定把这个故事写下来。

  一、灵山和冰泉

灵山脚下是通灵家族祖祖辈辈定居的小镇。小镇没有名字,不过却因为有通灵人的存在而变得神秘起来,往年每到清明都会有很多慕名而来要求灵异服务的人。

  “可惜今年不会有了。”林杰说,“我耐心的给大家解释,通灵家族人丁单薄,唯一的传人我还要忙着功课不能接待。如此也过了很多年了,要是还有人来,不是消息闭塞,就是个傻子。”

  他正在浇灌的那片草皮就跟听懂了一样胡乱摇摆起来。

  敲门声,林杰歪着脑袋向院子门口看,有个长发的男子向他微笑。

一般长发男子不是有艺术家的气质就是五官秀气典雅,这一个自称叫王役的却是例外,在林家“太极八卦天地阴阳宅”的客厅里坐下,他抬起满是麻子的脸热切的盯着林杰。

  “我这次来,是想麻烦大师请鬼。”

  林杰不动声色道:“我因为忙于学业已经不能再开展这种业务了。”

  王役一愣,随即道:“可是除了你们林家,还有谁能把他请来呢!况且他是在冰泉里死的,只能在这里请啊。”

  林杰大吃一惊,说:“难道你想请的是他?不成,你不要命了吗?”

  王役道:“我的确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想要找他出来,如果真的那么险恶,我这条命不要也可以。”

  林杰猛地从沙发上跳起来,说:“你不要命,我要命!你马上给我出去!该回哪里回哪里去,我劝你不要再打这个主意!如果你擅自去冰泉,我绝不会饶了你。”

  王役被他一吓也就软了,泱泱出门,林杰见他徘徊了一会儿走了,松口气,上楼回房。

  “李冰石,男,当过兵,后从部队逃跑,于灵山林塔寺宣布出家。”家族大事记里有这么一页,旧相片上高额的长发男子眉清目秀。

  后面的记载密密麻麻,林杰看不下去,手摸着泛黄的书页,脑子里回忆着父亲的话:“我们灵山上有个封起来的冰泉,你千万不要去寻找,而且还要记着不要让别人找到。”

  “为什么?”林杰那时还小,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手里摆弄着一只蚂蚁。

  “有个非常凶恶的鬼被封在里面,如果不小心破坏了封印放它出来,那么咱们镇上的所有人都活不成了。”

  “我们不能消灭了它吗?”

  “傻孩子,那只鬼是集合了你太爷爷,爷爷,还有爸爸的全部力量也不能杀死的啊!”

  就是这个人了,林杰盯着相片中的长发男子,虽然面貌不清,但是尖细的下颌好像白骨一样闪着莫名其妙的光。“错觉吧。”他想,合上本子,几乎没发现在被压进黑暗的一瞬间,相片上的李冰石诡异的一笑。

  二、封印

  这山林杰不知走了多少遍了,从来没有见过冰泉。

  “真是的,总觉得有点不对劲,我是不是太多心了?”正想回去,忽然有树叶磨擦的声音,林杰马上俯身观察,却没看见什么。

  不过他没时间纳闷,眼前一黑,已经晕了过去。

  什么地方有水声,很清亮,林杰醒过来的时候,正有人把冰冷的泉水泼到他脸上。“你是谁?”他警觉的问。

  那古铜色脸颊,双眉上挑的少年笑道:“这种话还是应该爬起来再说吧。”

  林杰站起来,看看四周,诧异道:“这样的泉水,难道是冰泉?”少年道:“不错,就是冰泉,你这笨蛋怎么也找不到,我只好把你打晕扛过来。”

  林杰怒道:“是你把我打晕的?你想要带我找冰泉,为什么不直接跟我说!”

  少年道:“因为那个地方不好说啊,我本来打算让你自己发现的,结果你东找西找就是找不到,我在树上看的烦了,只好如此。我想你现在也不在意了吧。”

  林杰在他说话时一直专心查看冰泉,回答道:“那个以后再跟你算帐,不过我来这座山多少次了,怎么就不知道这个冰泉,你倒底是谁?”

  少年淡淡然道:“我姓程,叫英飞,我妈你该认识吧,她叫林紫湘。”林杰眼珠子转一转道:“我知道了,你是紫湘阿姨的儿子。”

林家通灵之术从来传男不传女,到林杰这一辈,男性的传人只剩了他一个,女性的亲戚还有很多。林紫湘是家谱上林杰三爷爷的女儿,曾经回乡来拜过祖先。林杰当时还小,记性却奇好,曾经听这个姑姑说有个儿子姓程。算起来是表亲吧。

  “废话不说了,我带你找冰泉是要你帮我请鬼的。”

  林杰道:“请鬼?莫非你也要请那个人?”

  程英飞道:“我必须请他出来,你是通灵家族的人,应该知道如何打开封印。”

  林杰嘲弄的一笑道:“你可真会自作聪明,我本事不大,就算你带我找到了冰泉,我也不会打开封印。”

  “李冰石的事你知道多少?”

  林杰道:“不多,我爸爸去世的时候我还小。”

  程英飞道:“他是你们家族封起来的水鬼,如今他惹了事情,就该你打开封印来解决。”

  林杰不服气道:“为什么偏要打开封印来解决,放这个恶鬼出来,你能摆平吗!”

  程英飞冷冷道:“那到时候再说,今天天黑以前,你一定得给我打开封印,否则莫怪我不客气。”

  “为什么?”

  英飞看他脸色,觉得还是把话说清楚比较好办事:“当年这个李冰石,是在你们林家祖先出家的地方林塔寺出的家。不过他并不是因为礼佛,而是仅仅为了逃命。后来你们的祖先,也就是你太爷爷,爷爷还有你爸爸那几个家伙发现了他的一个企图,把他封印了起来,这事情没有做利落,李冰石在被封印之前下了一个毒咒,咒你们林家的女人通通活不过二十岁。”

  林杰道:“这就是我两个姑姑夭折的原因吗?那么三姑姑,你的妈妈……”

  程英飞道:“我姥爷,也就是你三爷爷不是通灵家族的正宗掌门,也就是说我们家其实是个分支,本来不必承担你们的毒咒,可是我妈妈前几天忽然病重,看了许多大夫都不好。有个和尚说是中了毒咒,大概是因为受到了你们的牵连吧!明天就是我妈的四十岁生日了,她要是有什么事情我饶不了你。”

  林杰十分不屑,爬到泉边的青石上,朝泉水里扔了一块石头,扑通一声,激起一圈圈涟漪。“快到春天了,这泉水还真漂亮呢!这样的泉水里也有水鬼吗?”他回头对程英飞道:“你该带你妈妈再看几个大夫!水鬼的事情说不定根本是个传说罢了。”

  英飞还没回答,林杰忽然觉得手腕一沉,被什么抓住了。

  是手,从水里伸出的一只泡得发白的手,钳子一样狠狠的抓住了他,黝黑发绿的指甲划破皮肤嵌入肉里,一滴滴鲜红的血淅沥流下。

本来清冽无比的泉水被血染了竟越发的美丽起来,表面飘着一层宝石一样的颜色。

  “啊!”林杰惊呼一声,慌忙向回抽自己的右手,水底像有千斤大石一样,那手巍然不动,只是扣的更紧,血随着林杰的挣扎越发流得快了,他只觉得一根胳臂一下子变得冰凉,所有的生命力都随着血注入这泉水中去了一样。

  林杰再次回头,英飞就在近在咫尺的地方,瞅着泉水。

  “你是李冰石吗?”他问,右膝支地半蹲着,手中倒握着一把短剑:“如果你还不放手,我就把你这根胳臂卸掉。”

  水地好像有东西呻吟,林杰觉得腕上那可怕的力量松开了一点,忙战战兢兢收回手臂,一屁股坐在地上,气都不敢大喘一口。

  程英飞却像一点都不害怕一般,继续朝泉水里道:“我把通灵家族的传人带来,不是给你吃的,我们刚才的谈话你也听见了,咱们来讲讲条件吧,要怎么样才能让你消除对我妈妈的毒咒?”

  淡红色的泉水中间出现一个漩涡,久久不息。

  “你要我把什么扔进去吗?”

  程英飞问一句,没有听到回答,只有奇怪的嘎嗒声响起来了,林杰听到十分惊恐,用剩下的力气连滚带爬的想逃的远远的,不料刚起步便被人拽住了脖领子。

  “我想你不应该这么急着走吧?你可是通灵家族最后的传人了,好歹拿出点勇气来。”英飞这么说着,把他往泉水那边拖。

  “我不能过去!他是想解开封印啊,你知道通灵家族最厉害的封印是用什么解开的吗?必须用传人的血和肉!他是想你把我扔进去啊,你别傻了,跟什么水鬼谈条件,就算杀了我,他也绝不会放过你妈的。”

  英飞松开林杰,眉头紧锁,站在青石上。漩涡更急了,像个贪吃的猛兽的喉咙。

  林杰却没有走,只是看着英飞,心里寻思:如果现在逃跑……他不会放过我的,这家伙身手不错,我又受了伤,绝对打不过他。

  不能让这个水鬼出来啊!他想着,这个姓程的简直是疯了,看样子为了他妈他什么都干,说不定一会儿发起疯来一脚就把我踢下去。

  林杰额头渗出汗来,英飞的侧影在他看去越来越狰狞。

  我不想死,不想这么快就做鬼啊!他想着,双手用尽全力,把英飞推进了水里。

  一切好像在梦中,看见英飞掉进那个血红的漩涡,消失了踪影,林杰仍然木呆呆。

  三、背叛与拯救的交点

  拼命的跑了好久,再回头,哪里还有什么泉水,只有初春发了芽的新树的一片郁郁葱葱的叶子。林杰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向哪里去,靠着一棵树坐下,静静地想。

  “我杀了人了……”他拼命回忆程英飞被推进漩涡时候的样子,却连一个表情都想不起来。

  “我真的杀了他么?”扪心自问,这是肯定的,掉进那个漩涡肯定连骨头都剩不下了,林杰觉得自己真不是人,竟然可以这么冷静的思考如此残酷的问题。

  “我……以后该怎么办?”他把头向后狠狠撞击树干,几乎眼前发黑的时候,面前的草丛哗啦响起来。

  有人过来了!这个山里怎么会有别人?镇上的人是不敢来的啊。

  难道是……他直勾勾盯着,激动的手脚冰凉,而且牙齿打颤,末日的感觉第一次如此强烈的震撼着头脑,让他忘了其他的一切。

  不过草丛分开了,并不是如愿以偿的水鬼或者英飞残缺不全的肢体。只是个长发男子而已。

  “你……不是王役吗?”

  王役惊讶道:“小林先生?原来你自己来冰泉请鬼了。”

  林杰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像女人一样失声惊叫起来:“我……我不会请鬼的。”

  王役指着他的左臂道:“你的手流血了!”迅速撕下一条衣服给他扎好伤口:“得小心一点啊,伤了脉搏会很危险的。”

  林杰看他手法熟练,撕了那件看起来挺值钱的衣服丝毫不心疼,忙道:“谢谢……谢谢你了,我好多了。”靠在树上歇了一会儿,心想,这是个好人来着,我不能让他遇险了。

  “你马上离开这里吧,我看水鬼的封印不牢了,留在这里会有危险的。”

  王役道:“不会,只要封印还在,他绝不能走出冰泉。”

  林杰晕晕糊糊的道:“那咱们逃吧,漩涡……会把什么都吃了的。”

  王役好像是点了头,搀扶起林杰走过去,茫然间走了许多路,面前是青色的山壁。林杰越发的感觉体温失去了,额头滚烫起来,整个人靠在王役肩头。“好高的山壁,好像在哪里见过,又好像从来没有见过……”

  王役带着他,又向前走了一步。

  猛然间刮起寒冷的风,林杰的精神为之一振,山壁发出银白的光芒,一阵巨大的水声传来。白色的,似曾相识……他睁大了眼睛,差点叫出声来。

  面前就是刚刚逃离的冰泉啊,怪不得山壁如此眼熟,形状一样,只是颜色和动态的不同啊。

  “我知道了,封印让泉水从远处看上去像山一样,除非亲自走到正确的地方,否则是一辈子都看不见这眼泉的!”林杰恍然大悟。泉水已经褪去了红色,咕咚咕咚冒着白色的水泡。

  “封印还没有完全解开啊!”王役说着,忽然一甩肩膀,把林杰摔在地上,从腰上抽出一把大号水果刀来。

  林杰虚弱的坐起来说:“你……你倒底是谁,想干什么?”

  泉水里飞出一股细细的水流,直接注入王役的额头里,林杰只觉水气扑鼻,再看王役长长的头发飞到脑

下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