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家饿的不行了,看见桌子上放着中午没吃完的一个鸡爪,赶紧拿起肯,肯的快剩骨头了,只听媳妇说:赶紧把桌子上的鸡爪拿给我,让我把这该死的老鼠毒死。吓得我赶紧跑卫生间,抠着嘴呕吐,吐的都虚脱了,就问媳妇媳妇,鸡爪你放的是啥药啊?媳妇说:还没放呢!咋了,有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