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有天早晨莫名其妙的醒来,五点。外面的天空出奇的亮,我以为看见了橘红色的夕阳。阿标从他的铺上爬下来,捅我。

  “干嘛?”我问,同时准备着再次进入梦乡。

阿标不让我睡,走到寝室门口,打开门。门外扑进来淡灰色的烟,呛的我当即开始咳嗽。可以看见对门的哥们儿一个个蹦豆一样蹿出来,有一位还只穿个大裤衩子。“着火了!”大虾一声尖叫,从上铺就往下跳,正好跟子强撞个正着。

黑子一把一个,揪起滚在地上的这两个人。“快走吧,烟越来越大了,呛都会呛死。”他说,这边我已经穿好外套。楼道里烟雾几乎跟人一样多。我出门时顺手抄来的湿毛巾派上用场,捂在脸上呼吸通畅许多。逃到楼下还是只看见烟,大概因为时候太早,六点不到,大家穿的单薄,每个人都哆里哆嗦的。

  我在人群中寻找我们寝室那伙人,结果半天一个熟面孔也没看到。我们宿舍还真是大啊,平时不觉得,现在仔细一想逃出来的兄弟们应该有两千多了。我仰头,看见滚滚的黑烟从三楼的一个窗户冒出来,直冲向天,仿佛记忆中小时候家门口工厂的烟囱。

  一、第一场火一直抓在手里的手机好像在响,我低头一看,是林杰。

  “小狼你在哪儿?”

  “东门下边,你哪儿呢?”

  那边的声音夹杂着牙齿打颤的鼓点,林杰说:“我,我在旁边食堂,来找我。”

  反正看这情况,一时半会儿不能回去了,我走进旁边的食堂。

  一进去就再次闻到了那股子焦糊味道,都乱套了,里面挤满人,大概都是从宿舍里跑出来的。我在这些人当中寻找林杰,结果没有收获。眼前好像都是相同的脸,大家的身上无一例外带着火灾的气息。我浑身不自在,仿佛跟这气味有仇,还是走吧。

  到了门口,棉布帘子里猛地伸出一只手来,拉着我就往里拽。

  我大骇,正准备挣扎,冷不防帘子里面再接再厉的又出来个脑袋。

  “进来,小狼,进来说话,我冷。”

  这个林杰可怜巴巴的说。

  ※※※

  披上我的外衣,林杰终于肯从棉布帘子里面出来,跟我站在食堂外面,只是模样羞涩,仿佛离了壳的蜗牛。“真的没事吗?”他说,“我光着膀子呢。”

  我后悔没多带一件衣服,安慰道:“谁看的出来?”

  林杰回忆,脸有点红:“刚才我冲出来的时候,有个女生冲着我叫。”

  我跟他说你算了吧,人家一定是没一次见过这么多的排骨,惊讶。

  林杰问:“是吗?”过了几秒才给我一拳:“你说点好听的不行吗?”

  我笑,问他:“什么时候下来的?我看那个冒烟的窗户似乎离你挺近。”林杰说:“何止是近,隔壁!308,你知道不?我还做着梦呢,忽然就着了,那帮哥们儿一通呼号,我被吵醒了,连忙找裤子,然后找存折,然后找钱包,饭卡,手机,充电器……最后实在太呛了,会完蛋的,我没办法,就跑下来了。”我啼笑皆非,好奇道:“你没把电脑也扛下来?”

  林杰理直气壮道:“当然想!可是我抬起主机的时候觉得显示器也很贵,搬显示器吧又觉着不能不要CPU,当时怎么找螺丝刀啊,没办法卸下来拿走,同时都搬不可能,最后火烧眉毛,只好自己跑掉。”

  我说:“你还知道命比较重要啊!”

  林杰道:“当然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嘛。”说罢脸色凝重起来,“你知道不,这次恐怕会有人挂掉。”

  我吃了一惊:“不会吧?不是都跑出来了吗?”

  林杰的眼神有些处于回忆中的迷离:“有人没跑出来。”接着他抽动一下鼻子,“我,是我们那一层楼里面最后一个出来的,当我跑到楼梯口,就要下楼的时候,回过一次头。”

  他哆嗦,不知是不是冻的。

  “有人,我看见一个清清楚楚的人影在浓烟里挣扎。”

  “你为什么不过去救他?”我问,此时第十四辆救火车从我们鼻子前呼啸而过。林杰说:“我被呛迷糊了,虽然当时也想过回去救他,可那时候,只过了几秒钟,他身后全是火!是明火!那种热辣辣的感觉,我觉着我看见死亡……然后他倒下了。倒在火里。”

  我说:“然后你就跑了?”

  林杰一脸老实相:“我的腿带我跑下来的。”

  ※※※

  天开始亮了,附近宿舍的同学出来很多,周围唧唧喳喳的议论声响个没完。大多数是笑,各种各样的笑,爽朗的,尴尬的,或者是苦笑。人真是个奇怪的动物,高兴会笑,哭泣也会笑,甚至受到了意外的惊吓,心有余悸的时候,大多数人也都会露出笑容来。

  不过我想今早笑得最开心的应该是这个食堂的承包人,大家都在这里吃早点。我跟林杰干掉了一屉包子,他抹着嘴,意犹未尽,好像我请的包子跟平日里相比有什么特殊的美味似的。

  “真好,”林杰说,“开学原来这是头一次吃到早餐。”

  “没这么夸张吧?现在都快期末了。”我说,“谁叫你每天早上都睡到日上三竿,直接吃午饭的?”

  林杰傻笑。宿舍已经可以进入了,我们走到门口,正巧消防队员从里面抬出一堆黑糊糊的东西来,连带着好大一股热乎乎的焦糊味道。林杰把脸扭过去不看,问我那是什么。我说:“像是棉被!我看这次是够厉害的,308里面一定烧个精光,什么都不剩。”

  “可火是怎么烧起来的?”林杰上楼的时候问我,“晚上没有电的时候,怎么会忽然着火呢?”

  我想了想,的确令人费解啊。

  楼道里全是灰,一走一个脚印。“整个一庞贝古城。”我说,“光是这些灰就能整死咱们了,不管怎么说都是够倒霉的了。”

  林杰点头,非拉我去他的306看,隔着好远就闻到焦糊味。到屋里一看简直简直就是刚刚烤过地瓜的铁桶内部——到处都是灰,但幸运的没有任何损失。

  火只是把隔壁的屋子烧得什么都没有了。

  ※※※

  我想恭喜林杰一下,却见他皱着眉。“失灵了。”他说,“我的地狱光线,手电筒,符咒,什么都失灵了……你看!”

  他柜子里那些工具还是像往常一样乱七八糟的摆着,可就连我都看出,不一样了,跟往日那些仿佛有生命和呼吸的通灵工具有天壤之别。“是不是灰搞的?”我问,“火太大了。”

  林杰摇头:“普通的火不可能。”

  ※※※

  “砰!”一声,吓得我们都回头,门口是几个消防员正在搬运隔壁的门。那个门板没有完全烧坏,甚至有一部分还是白色。那个白色的中心,是个血红的圆圈。好像是油漆一类的画上去的,可以看见涂料往下流淌的痕迹。

  “那是什么?”我问,“你们隔壁有人在门上画红圈吗?”

  没有,我听见林杰很紧张的说,“不过这个红圈昨天我的门上也有,我以为是谁恶作剧,所以拿抹布擦下去了。”

  二、火中的孩子宿舍二楼有个伸出来的用途大概是挡雨的台子,我跟林杰很小心的爬过去,蹲在一个巧妙的角度。让楼下拿大喇叭的警察看不到我们。

  他们正在开会,讨论这次火灾的原因。

  这地方是宿舍的死角,没想到能聚集这么多人。林杰低声道:“听听他们说些什么。”

  五分钟后。

  会议还在继续,我们两个爬回去。

  “你听见了吗?起火原因不明,而起火点是在一张床上。”

  我说:“对,不过奇怪,大半夜的怎么会忽然着起来呢!”

  林杰想了想,说:“不知道,但愿不是火童。”

  “那是什么?小孩的灵魂吗?”我问道,最近尽量不说鬼这个字了。

  “火童是在火中烧死的儿童形成的怨灵,它们喜欢借着火灾出没,有的时候还会借着被烧死的人的尸体还阳。”

  我说:“如果是火童,你应该有办法吧?”

  林杰诚恳的说,办法是有,小狼,我们出去租房住吧。

  我给他一拳。

  ※※※

  走廊里乱七八糟,加之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刚才的火,显得更加聒噪。林杰死活不愿回到自己的屋里去,我就带他回我们屋。还没有走到,迎面过来个戴眼镜的男生。林杰跟他大声打着招呼,对方只是点一下头,爱搭不理的让我们老大不自在。

  擦肩而过的时候,我感到一股惊人的热气也擦过来。

  “他是谁啊?”

  林杰道:“他叫王易,住我对门的,其实人不错,大概着火吓着了。”

  “他身上很热。”我说,“刚才经过的时候,就好像在燃烧一样。”

  林杰皱了皱眉,说:“我怎么没觉得。”

  于是我们两个都回头去看,楼道里还是那么乱,可却没有王易的背影。

  “拐到哪个屋串门去了。”林杰说,故作轻松的笑。

  可我眼前怎么还是有灼热的痕迹?

  ※※※

  晚饭的时候,林杰跟我借钱。

  “我要回家取一些道具。”他说。

  “你不是觉得危险就逃了吧?”

林杰道:“怎么会呢,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啊,我迟早还得回来。你要不放心,我把存折押在这儿。”

  “不必了,”我说,“500块够不够?”

  林杰老实不客气的说:“差不多。有件事情还要拜托你。”

  说吧,我安然道,反正这家伙吃定我了。

  “今晚能不能在我屋里住?我不放心我那些道具。”

  “不是全部失灵了吗?”我诧异道,“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林杰道:“感觉……就是感觉,我觉得这次火灾好像在针对我一样。”

  沉默,然后我说:“没这么邪乎,你赶紧走吧,我晚上过去就是。”

  ※※※

  寝室306,楼道里的日光灯管毫不吝惜的透过门上的玻璃窗普照着每一个角落,我本以为我不会睡着。

  热,怎么会如此燥热,我掀开被子,一睁眼便被橙色的强光晃的生疼。我的眼珠子灼热起来……马上捂住。烟钻进我的鼻孔,烫极了,我大叫一声蹦起来。

  着火了!

  棉被,还有周围的一切都在呼拉拉的烧着,时不时的噼啪做响,再也顾不得什么,我唯一的念头就是要跑出去……

  这时竟然有哭声,是小孩的哭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却清晰无比。

  清晰的连周围的一切声音都听不到了,我只听到哭声。不断摇晃的火苗中,我看到了那个动荡的小小的影子,是那个孩子,他蹲在地上,捂着小脸。我冲过去,打算抱起他,不料被他先抓住了胳臂,没看见他的小脸,只听得到他说:“哥哥,不要走……”

  此时我觉得浑身都在燃烧,那是出离的再也不能忍受的痛苦,我大叫一声……

  ※※※

  坐起来,是在黑暗中,楼道的灯光熄灭了,隐约只能借着窗外的光看见屋里的种种。我是在林杰的铺上,现在是半夜,而刚才,只是梦吧。

  一个热辣辣的关于火灾的梦。

  我想该去厕所,或许可以顺便研究一下楼道里面一向尽忠职守的管灯为何灭了。摸索着爬下林杰的床,我走了两步,脚底下踩到什么东西。好像是一些纸吧,可是记得临睡前收拾过林杰的破烂。我有些吃惊,但更吃惊的还在后面,宿舍的门开了,我听到嘎吱一声。

  但是没有人。

  我听到哭声,轻轻的,幽幽的,是那个小孩子。火里的小孩子,我想起来了,现在他就在我身后的某个地方,蹲在地上,捂着小脸,哭。

  ※※※

  “火童是小孩子被火烧死以后形成的怨灵,它的威力很大。”林杰说。

  现在我眼前一片漆黑,半回过身,看见那个小孩子蹲在地上,身畔发着幽幽的绿光。

  他还是在哭。

  我感觉浑身汗毛倒竖,手脚冰凉,那孩子的哭声越来越清楚,而且仿佛在一点一点的靠近。有东西抓住我的裤腿,那孩子不知何时竟然到了我脚下。“哥哥”他的小手抱着我的腿,那冰冷一直渗到骨头里去,“……不要走……”

  我垂下眼睛,叹了一口气,跟一双幽蓝的眼睛对个正着。那是怎样一双稚嫩而绝望的眼睛啊……我觉得整个身子猛然间沉了下去。

  ※※※

  敲门声,忽远,忽近。

把我吵醒了,起来一看,门根本开着。黑子在门口问我为什么不去上课。我抹一把脑门上的汗,说:“起晚了。”黑子一笑,说:“你这几天怎么颠三倒四的啊,昨天也是,自习连书包都忘了拿回去,落在教室里了

下页(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