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情敌
  
  现在的女人们应该做好心理准备,关于:这世道,相貌俊美的男人永远比美女更吃香。
  
  尤其是上海,大龄剩女一抓一大把,而如果长得不赖幸好条件又稍好些的男人那肯定是少不了自我陶醉挑三拣四眼高于顶的。
  
  好在现在年轻的女孩已经非常清楚的认知到了这个残酷的现实——“外科病房住进一个交大的男学生。帅得天妒人怨啊~~~~~”
  
  配药间的药剂师们一边熟练的分配药物一边不忘击节赞赏一下男孩的美貌。
  
  “是啊。护士们说,追他的小姑娘加起来能抵十个加强排!”
  
  “真看不懂现在大学生,年纪轻轻的不好好读书就想着谈朋友、嫁人!”
  
  “没办法。据说那男孩家世好,成绩好,相貌好。十全九美啊——女生不倒贴才怪!”
  
  “咦,为什么不是十全十美?还有一美哪?”
  
  ………………
  
  “程医生。”蓝兰好容易抓住程峰诉苦,她夸张的抹着脸上的汗水,“蒋伟这孩子把我的护士们迷得神魂颠倒!你是他的主治医生,请他放过那群姐姐阿姨们行不行?”
  
  程峰皱了下眉。
  
  蒋伟这笑一笑就是那阳光万丈令陋室生辉的男生如果一定说要有缺点那就是太过“众生平等”。无论对谁,都报以他那能杀死人心的笑容。搞得这两天外科部的护士们头脚飘飘每天没事就往他病房里钻!昨天还有个不拘言笑妈妈级的护士特地熬了骨头汤带给他喝!所有人都看蒙了!
  
  “我知道了。”程峰走进办公室,低头瞥见警员沈晖坐在他的位置上——“咦,你咋又来了?”
  
  沈晖一本正经。
  
  “我是来查案的。”
  
  程峰耸耸肩:“什么案子?”
  
  “蒋伟。那个漂亮的男生。”沈晖认真的望着程峰,“他在今年大学生自行车比赛中受伤,左手手臂骨折。他比赛中使用的自行车事后被工作人员发现做过手脚。前车轮有三根钢丝被锯裂。”
  
  程峰苦笑:钢丝被锯裂的后果很简单,一定的转动后折断,然后卡住甚至戳破轮胎。导致蒋伟摔下车手臂骨折。
  
  “听说他是这次比赛的冠军热门。”蓝兰若有所思,“来看他的女生都很惋惜他出了意外,否则冠军肯定是他的。”
  
  沈晖露出饶有兴趣的表情,眼睛也发亮。这种表情让程峰觉得沈晖虽然有警察这种让人敬畏的职业,但人还是很单纯可爱的。
  
  “好。我要去查一下这届比赛的冠军。”沈晖迟疑了一下,又讲了一句,“帮我多留意他的女朋友们。”
  
  程峰还想再问,沈晖急急的就走了。
  
  没几天,程峰就领会了沈晖那句话的涵义。
  
  蒋伟的魅力实在如魔似幻,每天都有漂亮的女生轮班来探望他,而他的反应是——一视同仁。
  
  他对每个女孩都温柔得体,但他越是如此,越是让那些女孩疯狂。
  
  有次程峰来看其他病人,却觉得屋里气氛不对劲,仿佛如绷紧了弦的琴、上了火的火药包。回头一看才发现蒋伟床前两个漂亮的女生正各自向对方发射着X光。
  
  “病人需要休息。”程峰以此为理由把两个女生赶走了。她们走后,蒋伟特意向他道歉,说自己的朋友太爱使小性子,请他见谅。
  
  程峰本来也没太介意,他这么一来,更没啥可讲的。但是当老白出现在他们门口时,蒋伟的反应很让他惊讶。
  
  “咦!医院怎么会有猫!”他漂亮的眉毛纠在一起,厉声讲,“有人会对猫过敏,再说你们医院有妇产科,要知道猫是会感染孕妇弓形虫病引发流产的!快把它赶走!”
  
  病房里其他人进医院都比他早,他们早就知道了老白的名头,平时躲它都来不及,现在更是个个缩头不语。心想:要赶你自己去赶。我们可不招这晦气!
  
  “老白在这家医院已经有八、九年了。”程峰是医院里为数不多的,看着老白从小长到大的医生。冷冷的说完他就带着老白走了。
  
  病房里的人这才争先恐后的将老白的丰功伟绩告诉蒋伟,最后结论:老白是只狩灵猫。专狩人的灵魂。你怎么可以得罪它?
  
  蒋伟的脸白了。
  
  
  一人一猫,走在病房间的长廊上,程峰低头问老白:“你觉得他是个什么样的人?”随后自言自语,“我的直觉,蒋伟不是个好东西。”
  
  老白意外的给了他一个回应:“喵!”
  
  程峰嘿嘿笑了笑,蹲下身子:“最近有啥目标没?”
  
  老白侧了侧脑袋,似乎有些拿程峰的死缠烂打有些没辙,退后一步,转头跑远了,边跑还边甩着它粗粗的尾巴,一颠一颠。
  
  这晚,轮到程峰值班。值班前程峰特意找到工程部,投诉外科病房那层楼厕所的灯坏了很久,不修好晚上坏吓出人命的。工程部的兄弟们打包票肯定修好。程峰这才放心的回去干活。
  
  医院十点钟息灯。查完房后程峰回休息室休息,睡了一会儿,肚子痛了起来。只好上厕所
  
  但厕所的灯点不亮!
  
  工程部竟然没来换灯泡!程峰极为愤慨,拟画着明天要找他们算账,一边颤颤微微的摸黑坐到了抽水马桶上。
  
  正在努力的时候,厕所门吱呀一声,又来一个人。
  
  “小慧,你知道我最爱的是你。除了你,其他的女孩我全没有放在眼里。”
  
  蒋伟!
  
  程峰不自觉的拼住了呼息。
  
  “好啦好啦,等我手臂好了,天天抱你亲你。”蒋伟的声音在夜中滋生出一种致命的性感。尤其是在瓷具环绕的厕所内。
  
  “亲口。BYE-BYE!”挂断电话,程峰又接通了另一个女生的手机
  “敏敏。”他这种温柔的叫法让程峰听了浑身起毛。
  
  “敏敏,你还在生气?别生气,那天的死医生真不长眼,这么漂亮的敏敏也忍心赶走……”
  
  程峰的脸青了。
  
  臭小子,你骂谁死医生
  
  “敏敏你别哭,小慧的话你也相信?她巴不得你跟我哭跟我闹,然后趁虚而入哪!”
  
  程峰的脸红了。
  
  被气红的。
  
  他知道世上有“贱男人”这种生物存在,但真的出现在他面前时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应付?
  
  显然敏敏被蒋伟说服了,他又甜言蜜语的说了大段的肉麻话后,才心满意足的挂机回房。
  
  程峰的便意早就消无踪影,他走至洗手台前心情恶劣的用力洗手,镜子中闪过一道锐利的蓝光。他惊恐中回身,却看见老白蹲在窗台前,目不转眼的盯着紧合的大门。
  
  老白——你也听到了?
  
  大概是错觉,老白点了点头。
  
  程峰刹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种预感……灵验在了其他的地方。

  医院大片的绿化地带,负责清扫的阿姨们在早晨突然发现很多麻雀零零碎碎的的尸体,翅膀僵硬的躺在青草中,可怜又透着古怪。

  第一天,医院也没注意。但是第二天第三天,仍旧有大批鸟类的尸体被发现,事情就不对劲了。

  程峰好奇心比较重,他观察了鸟的死亡状态及现场的一些零碎食物,觉得事有蹊跷,于是将鸟尸打包进礼盒送进病理科。

  化验部的同事工作效率值得赞扬,很快给了他答复。

  “被毒死的。毒物是三氧化二砷,就是砒霜。”

  程峰惊呆了:是谁、为什么要毒杀医院的鸟?

  “还有,这些象是食物的东西,是猫粮,还是搀了煮熟鱼肉的猫粮。”

  程峰恍然!

  猫粮——全医院只有一只猫!

  居然有人敢打老白的主意。程峰失笑,老白也不知是哪年修成的精,会上当才有鬼。

  他找到保安科,一条中华扔给科长——“最近有人在医院的绿化地投毒。你们最好看看监控录象有什么可疑人物。还有,拜托你们快点把我那楼的厕所灯修好行不行——”

  科长一脸惊愕:“什么?我们昨天不是修好了吗?我亲自验收过呢!”

  程峰同样一脸惊愕,冲回厕所,开灯,果然是好的。

  真TMD妖了!

  程峰苦笑时,接到沈晖的电话。

  “沈晖啊,案子查得怎么样了?”

  沈晖有气没力的讲:“蒋伟的自行车应该不是这次夺冠的冠军为了赢取比赛做的破坏。”

  “你能证明?”

  “冠军的成绩已经接近专业选手,蒋伟虽然是夺冠热门,但他最好的成绩与他也相差甚远。”

  “哦,人家根本没必要陷害一个对自己不构成危胁的人,对吧?”

  “没错。”沈晖叹口气,“你那边有什么发现?”

  发现……很惊人。程峰苦笑:“蒋伟是个坏心眼的花花公子。”

  “呃!”沈晖沉默了片刻,叹口气,“女人不好惹的,他自找麻烦嘛。”

  ——程峰灵机一动:“你去申请搜查他最好女朋友的宿舍。看看能不能找到跟锯断轮胎钢丝吻合的工具。”

  “你怀疑——”

  “试试看吧。”程峰嘴角弯起,“记得请我吃饭。”

  下午,刚刚结束了一天工作的程峰被保安科长叫到保安科。

  指着定格在屏幕上一个年轻女孩的身影,科长问他:“就是她。摄象头拍到她在几块绿地里投放可疑物品。要不要报警?”

  “再等一等。”

  程峰的记性非常好,虽然看不清楚女孩的脸,但她的服饰打扮很明显是自己见过的蒋伟的女朋友之一。顿时他怒从心头起疑向胆边生——蒋伟和老白无怨无仇的,为何要毒害它?

  他决定今晚加班。

  十点息灯以后,厕所里的灯果然又坏了。

  程峰藏在老地方,等待着猎物的到来。

  “敏敏,那只猫怎么还活着?今天我又看到它在我走廊上散步。真讨厌!”

  程峰捏紧拳:果然是你这臭小子!

  “……因为它是狩灵猫啊。我得罪过它,它肯定会报复我的。”

  程峰心想你什么时候得罪过老白?难道上次他说要赶老白走所以就此提心吊胆?这白痴把老白当成什么了?!

  “敏敏,你改天再弄些毒药来,搀在它的水里,肯定毒死它!”

  太狠了吧?!

  “耶?你说什么?警察今天来搜你的宿舍?!”蒋伟吃惊的声音也响了,“他们要找什么东西?——钳子之类的工具?放心啦,没事的。对了,今天小慧打电话邀请我暑假去瑞士旅游——别生气别生气,我当然拒绝罗。这个暑假我哪儿都不去,就陪我的敏敏。好不好?”

  好不容易他结束了敏敏的通话。吸了口气,又打给小慧。

  小慧似乎很激动,她在声音在电话的那端显得很嘈杂。蒋伟听了一会儿毫无动静,老半天才从牙齿里挤出几个字:“怀孕了?怎么可能?我一直很小心的!”

  哈!

  程峰冷笑,我看你怎么收场。

  “你别急。我一定负责。你明天到妇科医院去,检查?打胎!要是我父母知道会被他们打死的!这件事千万不能让第三人知道,否则你的名声就坏了!一定要听话,别哭了!你再忍忍,毕业后我立刻跟你结婚!真的!”

  挂断电话后,蒋伟喘了口气咒骂:“蠢女人,别以为怀孕了就能要胁我!你也配得上我?”

  这时,他的手机又响了。

  “敏敏?怎么又打来了?那么快就想我啦?”

  程峰听得快要吐血。

  这男人,真正死不足惜!


  程峰准备尽快赶走这人渣。好在蒋伟因骨折引起的伤口感染已无大碍,他立刻通知住院部赶人。

  “程医生

下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