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小三

  “老白!过来,我给你梳毛!”程峰特意在宠物店买了把毛刷,一到医院就兴高采烈的准备试用。

  老白瞪着那把系着粉红蝴蝶结的刷子看了半天,扭转屁股就走。
  
  “老白——”程峰很挫败,自言自语,“不是说猫咪都喜欢梳毛的吗?”

  蓝兰抿嘴笑:“老白又不是普通的猫咪。”

  那倒也是。

  程峰只好把梳子塞进抽屉。

  “对了,我刚刚收到张大海和齐眉的检验报告。”

  程峰挑眉:“今早车祸送进来的两个病人?”

  “是的。”

  一辆豪华奔驰,因为闯红灯撞上了一辆转角的货车。年轻的齐眉很幸运,因为她坐在后坐最安全的位置又系紧了安全带,所以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但是男人的情况非常严重,已经陷入昏迷两天。

  “报告中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齐眉怀孕三个月了,幸运的是,孩子居然没事。”

  “孩子?”程峰若有所思,“我记得张大海入院后,他的妻子不分日夜的守在他的病房里。”

  蓝兰苦笑:“是的。”

  “那……齐眉的孩子是谁的?”

  “这些留给警方调查行不行?”蓝兰没有普通女人的八卦心思,她的工作都忙不过来。

  于是程峰给沈晖发了条短信。

  “一起吃顿晚饭吧。我请你。”

  很快,沈晖给他回复:“少废话,我请你。”想来他还记得自己欠过程峰一次情。

  程峰笑了。他喜欢沈晖这年青人,长得不赖脾气直爽也好相处。

  回了一副笑脸后程峰心情很好的继续他的门诊。

  程峰喜欢吃辣,饭店定了“川国演义”。谁知沈晖一进饭店脸就泛白。每道菜都是红通通的辣油,吓得他筷子都不敢动。

  程峰嘲笑他:“大男人吃不了辣吗?看看周围,女人都比你强!”

  沈晖白净的脸浮上层红晕。

  “水煮鲶鱼,别看辣椒多,其实不辣的。吃块尝尝!”程峰只好哄他动筷。

  沈晖拗不过他,只好闭着眼往嘴里塞,谁知咬了两口,嗨,还真不辣。而且入口即化,美味极了!

  两人风卷残云,把一大盆的鲶鱼消灭后还嫌不够尽兴。

  沈晖拍着桌子喊:“再上一盆!”

  程峰看着他笑。沈晖被他笑得有些起毛,“你找我肯定有事。”

  程峰点头。

  “张大海的车祸是你负责吗?”

  “我是刑侦科的。交通事故不归我管行不?但我认识那边的人,怎么了?”

  “我很好奇车上两个人的关系。”

  沈晖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模样。笑道:“就知道你是为这事找我的。我早帮你打听过了,张大海是近年来上海滩有名的企业家。有钱的男人你也明白,少不了沾花惹草。但是张大海的私生活还是比较检点的。齐眉是不是他的情人还很难说。”他压低声音,“但这是一起车祸,警方没有权力一定要她说出孩子父亲的身份。”

  “这样啊……”程峰不语了。

  医院花园的木椅上,坐着一个容貌姣好的中年女子和一个年轻美艳的女孩。

  程峰站在办公室的窗前,看到这一幕诡秘的场景。

  他认得这两个女人。

  中年女子是张大海的原配柳宛,那女孩,手臂还缠着绑带,就是张大海车上的齐眉。

  两人不知在说些什么,柳宛的眼泪很快流了出来。

  程峰叹口气,这幕戏,通常叫“小三逼宫”。

  柳宛的神情又渐露惊讶,不可思议的盯着齐眉的肚子。

  好了。她知道情妇怀孕了!程峰几乎可以想象两人的台词。

  “我已经孕了,孩子是你丈夫的。”

  “——你想我和大海离婚?”

  “离婚?我没那么狠。反正大海现在这样子也不知道能不能救得活。我只要我孩子的那份遗产!”

  “——”

  程峰的心思忽然间飘远,仿佛被风吹过一飘二荡的吹到三年前,他亲眼见证的一场绝妙的“原配反逼宫”。

  那是医院妇产科的李笑薇李医生,她结婚七年,与丈夫稳定的感情让医院所有的人羡慕。她的丈夫也是个生意人,经常满世界飞,但每到周末,他必定会亲自开着私家车来接妻子共进晚餐。但不知什么原因。两人一直没有孩子。

  程峰清晰的记着那是个天气晴好的寒冷冬日。正是李医生当值。周日的病人不多,医生也少,程峰偶尔经过妇产科,走廊侯诊处空空的,只有一个年纪仅二十出头的女孩刚刚走进诊室。

  女孩的身材极好,因为冬天大家都穿得很臃肿,但她仍然是该凸的凸、该翘的翘,还蹬着一双足足有十公分之高的豹纹靴子。只是一张青春美丽的脸被浓妆掩没有些可惜。

  “吴小姐,恭喜您。您已经怀孕了。”李医生的声音柔和动听。“记得不要再穿高跟鞋,也不能再化浓妆——”

  意外的,程峰被这句话阻住了脚步:“李医生。你知道我的孩子是谁的吗?”

  李笑薇的表情一定有些惊讶。一旦有个素未谋面的年轻女子对你提出这种问题,你就该考虑一下自家丈夫的嫌疑了。

  果然,吴小姐高傲的声音又响了起来:“我怀的是你丈夫的孩子。”

  程峰静默了。

  李笑薇也静默了。

  但竟没有想象中的任何一种情形发生。李笑薇竟然轻声笑了起来,随后轻描淡写的告诉女孩:“我的丈夫?我想你一定搞错了。我已经与我前夫离婚一年半了。”

  离婚

  什么时候的事情?程峰讶异极了,前天他还看到那辆黑色的宝马来接李医生下班哪。她的丈夫殷情的搀着她手——难道是假象?

  年轻女子显然没想到这个回答。又惊又奇又怒:“什么?你已经跟他离婚一年半了?他从来没有告诉我!他总是说你是他的原配一起风风雨雨走过来的,因此不可能跟你离婚——”

  李笑薇微笑着打断她的连串质问:“他为什么要告诉你?”

  这副药下得够猛!

  女子的脸刹时铁青。

  没错。男人为什么要告诉她?她不过是他的一个情妇,说不定他还有其他的情妇,告诉她自己离婚了给她登上正妻宝座的希望吗?还是这个宝坐他想留给其她女人?

  “不管怎么样。”女子吸了口气,得意洋洋的说,“我怀孕了,我怀了他的孩子。”

  李笑薇依旧微笑。

  “知道我们为什么没有孩子吗?”

  “——”

  “不是我不能生育。是他天生精子存活量极低,根本不可能致孕。”她打量了下女子的小腹,又下了一贴烂药,“你确定你的孩子是他的么?”

  女子的脸终于惨白如鬼。

  “你、你——你不要告诉他——”

  李笑薇点点头:“我跟他早就没了关系,他的事,与我无关。”

  女子趾高气扬的来,失魂落魄的离开。

  “程医生。”李笑薇早就看到他在门口张望。“进来吧。”

  程峰吸口气,偷听别人谈话实在是件不道德的事,可况又涉及到了他人的隐私?

  他红着脸跟李笑薇道歉。

  李医生只是笑笑,请他坐下。

  沉默了片刻,她才说:“其实我没跟我丈夫离婚。”

  程峰更惊讶,但他飞快的明白了。

  “我只是想打乱她的计划。浇灭她的焰气。”天薇的面容很是无奈。“谁也不愿意这样跟人勾心斗角的争夺自己的丈夫。”

  程峰点点头,又问:“那不孕的事……”

  “也是我无法生育。呵呵。”她笑得轻蔑,“之所以骗她,我只是想套一套那女人的话而已。没想到她不打自招。”

  真是——太厉害了!

  “其实我早就怀疑我的丈夫有外遇。但一直没有证据。”笑薇从桌子的文件堆下抽出一只录音笔。“现在证据确凿。”(注:该医院为避免纠分,要求每个医生都录下病人的诊断经过。)

  从此以后,程峰对女人一直怀以一种畏惧的态度敬而远之。

  而不久,李医生真的与他丈夫离了婚,并且得到了他半壁江山。而那位吴小姐当天离开后就转身去了另一家医院,打掉了孩子。

  真正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一年多后,李医生再婚。对方是一名忠厚的大学教授,文学功底非常深厚,两人的感情好着哪!

  只是不知道现在这位柳宛女士有没有李医生的智谋与快刀斩乱麻的魄力?

  唉……看样子是没有。

  病房有人在叫医生,程峰急忙跑了出去。

  花园里,柳宛低头捂面跑了。齐眉得意的望着她跑远,捂着肚子小心翼翼的站起来,一脚踏出去碰到一只柔软的东西,一看,竟是只白猫。

  “滚!死猫!”她一脚踹开老白,“害我差点儿摔跤,孩子要是没了我剥你的皮!”

  老白被她踢开后只是抬头用碧蓝的眼瞪了瞪她,随后慢慢的走到程峰办公室,躺在他椅子边等程峰回来。

  果然,程峰回来后见到它毛上有脚印勃然大怒:“谁踢的?真该死!”抱起老白替它揉伤口,老白哼都不哼一声,闭着眼睛。

  程峰突然想起自己买的宠物毛梳子!于是偷偷的从抽屉拿了出来,轻轻梳理老白的毛。

  老白真的老了。

  轻轻一梳,满梳子的毛。吓得程峰不敢再梳,立刻扔掉了梳子。

  “请问——”门口站着怯怯的柳宛。“程医生。我想找您谈一谈。”

  老白识趣的跳下程峰的腿,程峰拉开椅子请她坐下。见她紧张局促的样子,又倒了杯热茶给她。

  “谢谢。”柳宛喝口水。平静些。才红着眼睛问,“我想知道我丈夫……他昏迷了这么久,到底还有没有救?”

  程峰看了眼老白,怎么说哪?按理讲以张大海的伤势他是活不久的,毕竟伤到了内腑。但他现在还是很坚强的撑着。所以究竟会怎样还很难说。

  “柳女士,我只能说你的丈夫意志力很坚强。但毕竟伤势太严重,我劝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柳宛的眼泪掉了下来。

  “你们有没有孩子?”

  柳宛抽泣着说:“儿子在瑞典读书,已经在飞机上了。”

  程峰松了口气。还好,这女人将来还有儿子能照顾她,

  “你放心。我们医院一定尽力救治你的先生。”程峰只能说些空话,真希望奇迹能够出现啊!可奇迹出现了又能怎么样?这女人怎么面对自己丈夫的外遇?而张大海又怎么面对两个女人及她们各自的孩子?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音乐竟然是:啊啊啊黑猫警长~~~~~~

  其他的医生忍不住偷偷掩嘴笑,柳宛也不禁莞尔。

  “沈晖?你要来医院?什么?查案?查啥案子?”

  “张大海的案子转到刑侦部了。现在归我管!”

  “为什么——不就是件交通意外么?”

  “现在不是交通意外了。”沈晖低声说,“犯罪实验室彻检了车子,刹车被人做过手脚,所以才会在红灯的时候收不住车冲了出去撞上货车。”

  程峰望了眼柳宛,应道:“好。我等你。”

  挂断电话,他越界的问了个不该他问的问题:“张先生平时跟人有结过怨吗?”

  敏感的女人立刻睁大眼:“没有。大海人很好。医生,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程峰摇头:“还是等警察来了由他告诉你吧。”

  半小时后沈晖风风火火的进了办公室。

  “程峰!”他转眼看到柳宛,立刻整出付严肃的模样。“柳女士,你在场是最好的了。我们能不能找个安静的地方谈谈?”

  于是程峰把他们安排在小会议室。自己也赖着不走做旁听,老白比他们动作更快,早就抢了舒服的沙发椅占着不放。

  沈晖瞅这一人一猫的无赖样只能苦笑。

  “柳女士,如果你希望程医生离开——”
  
  “没事没事。”柳宛急

下页(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