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暗示

  “凄迷的月色中,少女的脸仿佛一朵绽放的幽兰,暗香四溢清纯皎洁。阿五不禁伸出手拂过她柔亮的长发,刹那间触电般的感觉流窜全身——”阿五张开嘴,万般温柔的讲,“我说你该换家牌子的洗发水了咋这么多静电啊!”

  “哈哈哈哈!”沈晖拍床大笑,“程峰,这本书你一定要看看!作者太有才了!”

  天气渐冷,程峰抱着笔记本半躺在床上搜索资料,他可不象小警察那么有空看小说,看看原版的医学杂志就够他受累的!眼皮都没抬:“你的房间在隔壁。”

  “谁让你只有一条电热毯!”沈晖动了动好不容易捂热的腿。“我那房间又是朝北向,晚上冻得要死!”说着话就往程峰那边又挤了挤。“你看啥哪?”

  “……日本最新研发了一种抗癌药物。据说是从中国某种古老的植物中提取出来的……”瞥了他一眼,程峰低头淡淡声的讲,“明天去超市买只热水袋给你。”

  “——我就要电热毯!”沈晖不乐意,“热水袋会变得冰凉,半夜冻醒我还爬你床上来!”
合上笔记本,程峰叹口气:“那就帮你买条电热毯行不行沈大少爷?”

  沈晖嘿嘿一笑。想了想,问:“你那师兄——”刚刚讲出四个字,程峰用眼角瞥他。

  “呵!呵呵。”沈晖干笑,“他对你挺好啊!”

  程峰随手捞过他的书,看了眼封面书名和作者《让我为你洗头吧》BY周墨,笑了笑,小警察尽看这种无聊的东西。

  “我跟欧阳是在大学认识的。”程峰翻开小说第一页,“他一直都很照顾我。”

  沈晖呃了声。瞅瞅程峰不象生气的模样,又问:“他是个咋样的人?”

  程峰想了一会儿,才说:“他是个很要强的人。因为是名门之后,父母都是有名的医生,所以他对自己的要求也就更高。加上他的家境非常好,人也有些傲气。对当时的我来讲,他是类似于太子那样的人物。高不可攀。”

  少年心中的高岭之花遥不可及的梦——沈晖蓦然间想到《让我为你洗头吧》这本书中的一句话。忍不住自己也寒了下。

  “那你们怎么认识的?”

  “……学校分配宿舍,”程峰的回忆很愉快,“竟然把我给漏了。结果害我没地方住。好在学生公寓有个空铺,所以就临时把我安排进去了。学校的学生公寓是两人房的,我的室友就是欧阳。”

  “那后来你们——”

  “我说这本书……”程峰拧紧眉头若有所思,“我以前好象看过。”

  “耶?”沈晖拍他肩膀笑道,“怎么可能!这可是周墨的最新力作!出版才两个多月——你也看通俗小说?”

  程峰有些茫然:“周墨?他很有名吗?”
  
  “他可是现在最红的年轻作家!”沈晖如数家珍,“十四岁参加作文大赛获得冠军,十五岁开始写短篇小说在杂志社出版,十七岁出版了他第一本小说《罪城》。这部《让我为你洗头吧》是他第二部小说,狂卖!听说他下一部作品正在酝酿中……程峰?程峰!你怎么睡着啦?!”

  程峰穿着白大褂坐在就诊室,瞅到外边晴朗的天空,不禁心生惋惜:多好的周末!应该和朋友们野外烧烤才对啊!

  “喵~~~~”老白坐在窗前晒太阳,懒懒的甩着尾巴。忽然碧蓝的眼瞪大——美女

  “医生。”年轻的女孩面容姣好,只是略带忧郁。“我这两天一直头痛。老是忘记重要的事情!我会不会得了健忘症?”

  程峰苦笑:“你应该去看精神科。”正准备打发走她,却撞到女孩楚楚可怜的眼神,不禁有点心软。好吧!他放下笔,抬头问她,“之前有没有头部受伤?撞击之类的?”

  “没有。”女孩皱着眉,急着解释,“我的记性一向很好。可是最近总是忘东忘西。我昨天买了一条红色长裙,塞进衣柜时才发现,我竟然已经有了一条一模一样的裙子在柜子里!连吊牌都没拆过。男朋友跟我的约会我不是搞错时间地点就是忘得一干二净。还有我最好朋友送我的生日礼物我也找不到了。”女孩苦恼的挠挠头发,动作十分可爱,“我刚换了新公司,我担心这种健忘又带到工作上……”

  程峰耐着性子听她讲了半天,还是决定打发她去精神科。

  “小姐,我看你最好还是去——”

  “喵呜!”老白从窗台跳到他腿边,“喵喵喵!”

  你个色猫!

  女孩见到猫,脸上露出惊诧意外的笑容:“医院还能养猫啊!”

  老白踱到她脚下,凑上脸轻轻蹭她的脚,女孩笑着弯身摸它的白毛,惊叹:“好软滑的毛啊!也不怕生,比我以前养的小咪还聪明哪!”

  瞬间,女孩的面色阴沉,眼中竟流露出一丝恐慌不安的情绪——“喵~~~”老白软软的叫,那叫声绵软到让人以为听到了天使的声音!女孩的情绪渐渐缓和,吐了口气。

  程峰一直关注她的面部变化,乍然看到她粉色的毛衣上挂着一根长长闪闪的黄水晶链子,很华丽。程峰改口问:“这根项链很漂亮。什么时候买的?多少钱?”

  女孩顿时涛涛不绝的回答:“喔。这是我前年在太平洋打折的时候买的。买三百送一百,我那天凑齐两千一百块钱的衣服,正好折有700块的券,买了这根链子和一副水晶耳环。”她撩撩头发,露出一款与项链配套的黄水晶耳环,同样非常美丽。面对程峰的赞赏眼神,女孩即害羞又有些得意。“这副耳环是我今天第一天戴。以前从来没戴过。因为我前两天刚刚打好耳洞。”

  程峰点点头,问:“你的职业是——”

  “哦。我是做设计的。”女孩微笑,“在广告公司上班。”

  “你先前说你刚刚换了工作,是不是在以前公司上也出过记忆问题?”

  女孩低下头。沉默了半天,才说:“我替原来的公司设计了一个广告idea,但是事后才发现这个idea跟另一家公司的广告几乎相同。”

  “怎么会这样?”

  “我……我想我是偷了我好朋友的设计。”女孩子苦恼的揉着眼睛,“Rina说她跟我讨论过设计的细节,我忘了。但是这个 idea因为太出色了所以就留在我的脑子里。”

  “Rina?”程峰觉得事有蹊跷了。

  “她不怪我。她早就发现我有健忘的毛病。所以一点都没怪我。还帮我找了家新单位!”女孩的口吻很感激。“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程峰皱眉问:“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有健忘症的?”

  女孩子想了想:“大概半年多前吧。我认识了我前任男朋友以后……因为我的健忘,我跟他已经分手了。”

  程峰再度看了看女孩社保卡上的名字:林雀。

  很容易就记住的名字。

  “林小姐。我会安排你去精神科做下记忆力测试。”程峰手中的钢笔敲了下桌面,结果一定非常有趣。

  林雀的表情很受伤:“还要去看精神科咩?我这种病算是精神病吗?”

  程峰笑了笑:“你还没有确诊。我不能随便下定论。下周三有空吗?我们这边有位叫欧阳平的坐客医生。我帮你把病历转给他。”

  中午,程峰决定去食堂随便解决一下温饱问题,欧阳平约他午餐。

  程峰握着手机皱眉:“不用了。”正拒绝间,沈晖笑咪咪的站在门口拎着必胜客的大纸袋,程峰冲他点点头,“我叫的外卖到了。改天。”

  挂掉电话,程峰带沈晖去休息室解决披萨。

  “你怎么说来就来也不打声招呼?”

  “这叫惊喜。难得我们周末一起加班。”沈晖买了一份海鲜披萨,十只鸡翅!他没忘老白,特地给它带了份雪鱼堡。

  老白还在程峰办公室的窗台下晒太阳,闻到鱼香味自然巴巴的跟来,嗅嗅汉堡,叼出当中的鱼块啃得干干净净!

  沈晖呆了,向程峰控诉:“老白它挑食,浪费!”

  程峰笑笑:“它从来不吃垃圾食品,今天吃了块鱼算是给你面子啦!”

  沈晖只好继续啃鸡翅,话说回来,程峰也很少吃垃圾食品,周末总是自己烧饭煮菜,很少出去吃。“晚饭吃啥?”

  难怪这么主动请他吃披萨,原来是在担心晚餐。程峰笑了笑:“最近天冷了。我想吃热的东西。最好有浓汤有肉有蔬菜,烧起来也方便些的。”

  “火锅!”沈晖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我下班就去买火锅料!今天周末,超市一定有好东西!”

  程峰微笑:“你知道吗?刚才你已经接受了我的一个暗示。”

  沈晖的脸孔拧了下,神情苦恼的喊:“午饭时间呐,别提这些东西好不好?”

  “怎么?”程峰有些意外他挫败的语气,“碰上疑难杂症了?”

  扔掉秃秃的鸡翅骨,沈晖允着食指,皱眉:“最近接手一幢案子!妻子服药自尽。留遗书说自己患了胃癌,已经晚期。不愿拖累家人所以自杀!”

  程峰挑眉:“有问题吗?”

  沈晖叹气:“问题是,尸检证明她根本没患癌症。她只是有些胃液倒流。可以治好的!”

  “遗书是真的吗?”

  “鉴定过笔记。货真价实。”

  “有没有医院开的诊断书?”

  “没有——我们搜索过,没有发现癌症诊断书。”

  “没有医院证明,她凭什么断定自己患上的是晚期胃癌?”

  “问题就在这里。”程峰摇头,“不能解释这个问题,就算是以自杀结案我也不能安心!”

  “——丈夫那边有没有动机?”
  
  “——没有。”沈晖顿了顿,“据我们调查,他们感情很好。”

  “朋友呢?”

  “这是林雀的病历。”程峰把资料压在欧阳的办公桌上。“麻烦你看一下。”

  欧阳平瞅瞅程峰严肃的模样,拾起病历扫了两眼:“健忘症?”

  “但是两年前买的东西她连地点和价格都记得很清楚。”

  “很正常。健忘症不等于失忆症。”欧阳望着程峰,“这个女孩哪里很特别吗?”

  程峰皱皱眉:“你先替她看看。是不是真有病。”

  欧阳收下病历。“好。看在你的面子上!”

  回到办公室,程峰接到一个电话——“程医生么?我是林雀,你还记得我吗?”

  “林雀——”程峰颇为意外,“当然——”

  “不好意思程医生。”林雀的声音怯怯的,“请问,我上次离开后有没有遗落我的耳环?”

  “耳环?那副黄水晶耳环?”程峰下意识的往桌椅下边扫了两眼。“没有。”
  
  “好的。谢谢!”林雀的声音突然间充满愉悦。“非常感谢!”不等程峰问她何时复诊就迫不及待的挂了电话。


  半月后,欧阳再来安华医院时,找到程峰:“林雀对吧?她没来就诊。”

  程峰楞了楞:没来?

  莫名的,他有些担心这个女孩。会不会出了意外?她的精神状态不是很好,难道真的诱发了其他毛病?但他最担心的,还是另一种可能——

  欧阳平扯扯嘴角:“你托付的事情我向来做到最好。”

  林雀失约后,欧阳平通过她的医疗纪录在医院电脑里搜到了她的社保卡信息,最妙的是,还有她家里的电话。

  但电话打过去,竟然是已经注销的空号。

  这样一来欧阳的疑惑加深了。他十分擅长利用资源,居然找沈晖帮忙!

  沈晖原本还想搭搭架子为难他。但是欧阳一说这个病人是程峰特别关照的后,立刻没了声音。

  “林雀。对。住址是衡山路191弄3号楼1605室——”

  沈晖猛地提高声调:“林雀?程峰认识她?”

  “是病人。没来复诊——怎么?”

  “她是我一个案件的相关人员。”沈晖闷闷的回答。

  欧阳看着程峰绷紧的脸孔,继续:“于是我就小警察的案件了解了一下情况。”望望手表,“我约他下班后到医院报到。”

  “耶?”

  “林雀勾起我的好奇心了。”欧阳笑笑,“反正有地址,我们一探究竟去!”

  “喵——”老白急促的叫声显得有些恼怒。

  程峰摸摸下巴苦笑:“还要带上一只猫。”


  三人一猫赶到衡山路的花园公寓,门口被保安拦了下来。

  沈晖出示警证:“我们找3号楼的林雀。”

  “林小姐?!

下页(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