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牵着长辈的手,从湖边走过,男孩心里忽然有种悲伤的感觉……

  第一章 归乡

  乡下人对城里人有种天然的排斥,自己那边尤其严重。望着前方的道路,段林皱起了眉头……

  “嘿嘿!我赢了,来来来!快把事先说好的赌资拿来!”

  “讨厌!你肯定耍老千!怎么老赢?”

  “这车真慢,估计赶不上我老婆生孩子了……”

  “老王你明天记得来接我啊,我三点到站……”

  车厢里到处喧哗,这就是火车交通史上一种比较古老的交通工具,因为速度和舒适度的缘故已经被很多人抛弃,不过,还是有些人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乘坐。

  短程的旅途还好,大家会比较安静地忍耐那不长的旅程;倘若是长途就不好说了,行程一长人就容易无聊,而人们一无聊就容易烦躁,于是火车里现在充斥了各种各样人们打发时间的声音。

  吵闹的场所,倘若忽然出现一处静悄悄,势必非常引人注目,于是段林他们的位子便异常引人注目。

  静悄悄……明明是六个人面对面的座位,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说话,在这车厢里还真有些诡异。

  段林便是在这静默中醒来的,他是那种一旦无聊就会睡觉的人,无论多吵都能睡着,可能是处在归家途中的缘故,向来很少做梦的他似乎梦到了小时候的事情,小时候和外公经过湖边的时候的对话……

  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古远的事情忽然出现在自己的梦里,梦到已经过世很久的外公固然让人欣慰,可是梦醒过后就是空虚的怅然。终究只剩自己一个人了,外公也不可能活转过来。

  睁开眼睛,段林眯着眼向窗外看去:天亮着,火车慢悠悠的前进速度和自己睡前没有什么不同,不过窗外的景色已经和自己睡前大为不同,看来自己这一觉睡得有够长……

  紧接着映入眼帘的就是沐紫,坐在窗边的位置。少年静静地看着手里的书。沐紫似乎永远都有看不完的书,每次见他基本上都在看书,他有包书套的习惯,所以段林一直不知道他看的是什么书。

  他会跟来,是段林料想不到的事情。学校进入暑期,段林忽然兴起了返乡的念头,只是口头上礼貌地问了沐紫一句“你要不要来做客”一类的话,不想对方竟然答应了。

  “反正也没有事情做。”沐紫当时是这样说的。

  听到对方这样说,段林便没有任何想法的答应了。没有事情可做,没有想要见的人……某种程度上,自己这位神秘的室友也是和自己一样孤零零的人吧?带他回去也好。

  终于适应了现在的光线,段林向对面看去,他这才发现,似乎在自己睡觉的期间,自己的对面换人了……头转向左边才发现,原来左边的人也变了,自己睡得还真是熟!

  不过,段林庆幸自己的“邻居们”都很安静,自己对面中间坐着一个女孩,大概是自己睡熟的时候上车的。她的旁边是两个男子,那两人比自己上车还要早,从自己上车起就是静坐,帽沿拉的极低,盖住了面部看不清长相,而现在,那两个人仍然是那样一个姿势,没有任何变化。

  段林正想着,忽然发现来自对面的视线,诧异地将视线对过去,才发现对面的女孩求助地看着自己。“抱歉!先生,能和你换个座位么?”

  段林几乎是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只是换个坐的地方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于是段林很快和女孩换了座位,女孩高兴地和自己道谢之后,开始和周围的男人以及沐紫打招呼,喔?看看女孩旁边两位男性的长相,段林忽然明白为什么女孩要找自己换座位了,毕竟,自己旁边坐的是女孩眼里的帅哥,所以自己这个长相平平的人,自然毫不犹豫地被选择换掉了。

  段林笑着,闭上眼睛决定继续睡……忽然……

  “小子,你这玉哪里得来的?”

  脖子一紧,段林猛地睁开眼睛,才发现原本在自己旁边静坐的两个人,居然都醒了过来,其中一个人还拉住了自己脖子上面的玉佛。

  “啊?”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段林皱眉打量着面前的人。

  乱糟糟的头发,黝黑的皮肤,精壮的身材,拉着段林的是个大约三十多岁的男人,有着狼一样的眼光,对上他眼睛的时候,段林感到自己心里一颤。

  “老赵,你别吓坏了小孩子!”自己的另一边,另外一个声音响起。

  段林慌不迭将视线转移过去:这边的人年纪和前面一个差不多,也是三十左右的年纪,细长的一张脸上,有着一双细细的狐狸眼,是个一看就很精明的人,此刻正笑咪咪地看着自己。

  段林注意到了他嘴里有颗金牙,阳光下闪着光,看着那人的笑容,段林大白天里莫名其妙打了个寒战─他们身上有自己讨厌的味道。

  段林皱起眉头,对方是活人,可是身上却有腐败的味道,怪不得那个女孩和自己换座位……

  “这个是老家婆婆给的。”淡淡地应对着,段林不着痕迹地挣开了那个壮汉的手掌。

  “小兄弟,你老家是哪里啊?”狐狸眼却仍然笑咪咪,和自己搭着话。

  “小地方而已。”

  “是哪里啊?大家同行一场,旅途寂寞,多聊天可以打发时间么!”

  狐狸眼仍然笑咪咪,看他似乎得不到回复是死不甘休,段林叹了口气。

  “是汾岭,没听说过吧,只是一个很小的地方,地图上根本找不到。”

  “哦?真的没听说过……”狐狸眼瞪着细细的小眼,挥挥手,段林右边的壮汉竟然掏出了一张地图,段林这才发现这两个人搞不好是认识的,糟糕!自己怎么被夹在两个认识的人中间了?

  “小兄弟,你给我们说说,你老家在地图哪个地方啊?”狐狸眼笑嘻嘻地摊开了地图,眼里却坚定。无奈,段林看着地图,在地图上随便指了一个点。

  “就是这里,距周围市区都很远,没有通车。”

  “啊,这里离我们要去的地方很近呢。”狐狸眼得到了回答,却不立刻收起地图,反而继续在旁边指东指西问着问题。

  接下来的时间,只听对方没完没了,笑嘻嘻地向自己东问西问。在三人“相谈甚欢”的同时,对面的年轻男女却是真的相谈甚欢,等到火车到达下一站的时候,对方两人的关系已经急速进展到可以手拉手下车的地步,那两个处处透着诡异的男人也按照段林虚指的地方下了火车,看着空出来的座位,段林松了一口气,急忙坐回了自己原来的位置。

  走了一批旅客,同样,又上来了新的客人。新来的客人似乎也是结伴而来,穿着光鲜的年轻男女,有几个坐在了自己背后,其他的则坐到了自己的旁边和对面。

  原本还想继续装睡度过接下来的时光,不想头还没低下去,忽然听到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

  “段林学长?!”年轻男子的声音,有点耳熟……

  段林面带诧异地抬起头来,“杨志华!”

  对面的男子长相端正不花俏,身材健壮颇有几分英俊潇洒,看起来是非常整洁健康的青年,笑起来很有亲和力。男子是段林大学里面的风云人物,他的摄影作品在国内频频获奖,段林毕业那年,这位学弟甚至在国际上拿了一个大奖项,这些事迹见诸于媒体,给了学校很大的面子,孤陋寡闻如段林,也听过这位学弟的名字。

  “这是我老乡————段林,也是你们的学长。”杨志华笑呵呵地将段林介绍给自己的学弟、学妹,听到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段林本来就够诧异,等到对方说出对自己的介绍的时候,段林不解地抬起了头。

  “段学长毕业当时的同乡聚会,不是还请我们几个学弟吃了一顿饭么?我记得很清楚啊!特别一提,段学长当时请客的那家店的川菜,做得实在够道地,我现在还常常请学弟们去那边吃呢!”仿佛没有看到段林的窘迫,杨志华仍旧面带微笑地说着。

  段林怔了怔,半晌点了点头。似乎是有那么一回事。

  聚会想当然不是自己号召的,而那几位同乡其实也不算是同乡,大多是段林住的地方附近大城市的孩子,而自己却是道道地地在乡下长大的。自己居住的地方非常偏僻,原本以为没有人知道,不想杨志华却说他也是那地方的人。不过杨家早在一代前就搬离了那个地方,在城市里长大的杨志华严格说来,也不算自己的老乡。

  “哈哈!学长,您真的只请学弟么?我看是经常请学妹吧?”忽然从段林背后发出的男声吓了段林一跳,不过段林所谓的吓了一跳的反应,也无非是微微睁大眼睛抬头向后面看去。

  说话的是一名年轻男子,烫了一个爆炸头,眼睛小小的看起来很精灵狡猾的样子,此刻正对对面的杨志华挤着眼睛。

  “别当着前辈的面胡说!对了,学长,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小子也是你的学弟,比我小一届的陈渐东,和我一样也是摄影系的。别看这小子说话这么不正经,可是我们社团下届社长内定人选呢!”

  陈渐东笑着从上面伸出手来,段林被动地伸手和对方握了握,随即松开。

  接着,杨志华又介绍了其他的人给段林:“这位是张哲。你叫他大头张好了,呵呵,你看他的头是不是很大?”指着一名身材高大,肤色黝黑的男子,杨志华笑呵呵介绍着。

  这名被称为大头张的男子看起来脾气有点暴躁,快人快语,和段林匆匆握手后,便又开始和旁边的女生打闹。

  “这是高明远,我们影协里面最努力的人,就是运气不太好,哈哈。”高明远是一个身材瘦小的男子,嘴角下斜,看上去非常的阴鸷,一看就是平时诸多抱怨的人。

  “看到那边的大个子没有?那是黄石,是我们的新进社员,喂!大石!过来和学长打个招呼。”顺着杨志华的手指看去,段林看到那名一来就靠着椅背睡着的男子,看着对方似乎很难受的样子,段林匆忙阻止杨志华叫对方起来的行为。

  “你这家伙有没有点眼力啊?没看到那家伙不舒服么?”比段林更快的,是不知何时来到杨志华身后的一名女子。画着浓浓的妆,长相非常艳丽的女人,不过看起来有些轻佻。

  发觉段林正在打量自己,女人抹了蓝色眼影的眼用力瞪了段林一下,段林匆忙讷讷地收回眼,不敢四处张望。

  “来介绍一下,这是安小楠大姐,很凶悍的,别招惹哟。”对着段林,杨志华挤了挤眼睛。

  “别打扰他了,我似乎听到一点消息,他女朋友……似乎自杀了、他心情不太好……”正在促狭,忽然从那边过来一个女孩子,拿着毛巾,女孩似乎刚从洗手间弄湿毛巾过来,清秀的短发,大大的眼睛,流露出犹豫的神色。

  “我去弄块湿毛巾给他。”众人点了点头。

  看看妹妹,安小楠有点诧异,妹妹什么时候和黄石那么熟悉?不过想起前天上车时候两人似乎是一起来的,可能是那时候说的吧?想到这里,安小楠便将那个疑问抛在了脑后。安小北只是对姐姐笑了笑,然后拿着毛巾走开。

  这样一个娇弱的女子出现在男性为主的摄影协会,有点不太协调,不过段林很快得到了答案。

  “嘿嘿,段学长不要看得太入迷哟,这是安小北,刚才那位安小楠大小姐的妹妹,如何?看起来完全不同吧?”杨志华说着,秘密似地凑到段林身前,“是最近令我着迷的女人。”

  杨志华的声音虽小,可是恰好让所有人都听到,话音刚落众人便炸开了锅。

  “什么?!杨学长你拐学妹喔!”

  “啊?已经交往了么……”

  众人似乎之前并不知情,女方的姐姐也不知道,众人的反应尤其以安小楠为最,拉住妹妹,“你什么时候和那家伙在一起的?”

  安小楠不可思议地问个不停,直到安小北通红了脸,半天支吾不出来。

  轻轻揽住女孩的肩头,杨志华笑了,“不要吓坏小北,大姐!”

  “妈的!你叫老娘大姐?”安小楠果然如同她的长相,是个泼辣人物,几个人起哄的起哄,吵闹的吵闹,车厢里很快乱成了一锅粥。

  人来的很多,加上由于刚才那么一闹,杨志华忘记介绍位于角落里的女孩。段林的学弟们总共是五男三女,几个人都是段林母校摄影协会的,无法一次记住太多人的名字,段林只能硬着头皮和对方一一握手。

  对于那个名声太过响亮的社团,段林向来是没有研究的。

  好不容易介绍完,摄影协会的部员们纷纷坐回原来的位置之后,段林总算松了一口气。往常都是自己一个人回家,一路上一个人一本书,安安静静的上车,安安静静的下车,像今天这样这么多人一起,还真是从来没有过。

  段林随手拿起一本书,刚刚开始看,背后影协的讨论却不由自主地传入耳中。

  “学长你是不是记错了啊?这附近哪里有湖啊!”

  “应该不会,我小时候回老家时见过的,印象里非常雄伟,我上次翻小时候的照片忽然想起来的,记得小时候看到湖的那天刚下完雨,非常绮丽

下页(1/16)转